首页> 绝世古剑仙> 第一百零七章 谈判

第一百零七章 谈判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匹夫,你少吹大气!”李衍听得心头一跳,看了眼正在疯狂攻击的白浪,见他虽然仍旧勇猛异常,攻击力却在不知不觉间比之前差了一些,顿时信了七八分,只是在嘴上仍旧不肯承认。

  “哼哼!无知小儿!”老者冷哼了数声,不再说话,开始全神贯注地操控巨雕抵挡白浪进攻。

  说话时,他嘴角边挂着的那丝不屑,让李衍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测。

  这种情况下,除了拼命,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拼了!”李衍手掌一翻,取出个锤子一样的法器,却是得自于火鸦道人的储物戒指。刚到冰谷时寻隙祭炼后,现在已能运用的得心应手,只不过还没有试过威力,不知和想象的有多大差距。

  抬头看了眼阵法东方的青龙,随手把锤子扔到空中,并打出一道法诀。“咔”一道神雷蓦然从上空劈下来,正中翻转不休的锤头。霎时,雷蛇四射,银光漫天,本来只有婴儿拳头大小的锤头毫无征兆的变大起来,直到方圆丈许才停止。上面雷光隐隐,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李衍伸手一抓,将锤子握在手里,一个纵跃,跳到了老者上空。

  锤头高高举起,随后狠狠落下,带着“呜呜”的风声,闪电一般砸在了光罩上。“砰”一声大响。那本来已经被磁元珠消去了表面雷光的巨锤,在接触到光罩的刹那忽然再次爆发出耀眼强光。

  这一下他已经用出了吃奶的力气,再加上“雷光锤”的增幅以及青龙的九天神雷之力,终于把这一击的威力提高到了另一层次,使得先前在火龙柱不断攻击下都丝毫无损的光罩再次不稳起来。

  李衍得势不饶人,借着两下接触的反弹之力,身体迅猛上升,同一时间,一道神雷击打在了锤头上。

  “嗞嗞……”盘着无数雷蛇的巨大锤头此时看起来更为狰狞。

  “哈哈,老匹夫,看小爷不砸死你!”扬起巨锤,再次猛砸而下。

  “这混帐小子!”老者心里憋屈无比,却又无可奈何。他现在操控巨雕抵挡白浪的凶猛攻击已经非常勉强,要不是有数颗“大回元丹”顶着,运用耗损法力甚巨的“化宝成型”根本挺不了这么长时间。可现在不但要继续承受白浪疯狂攻击带来的压力,还得分心维护防御光罩的稳定。

  这一瞬间,他竟然产生了一种虎落平阳的感觉。

  “痛快!真是痛快!”李衍一边攻击,一边发泄着心中积累的怒气。

  “小子,你少得意!老夫还没有输”老者咬牙切齿地说了半句话,便因为无法分心而停下来。

  另一边,白浪攻击得更加狂猛了。

  “情况不妙!”李衍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心中再次打起鼓来。“决定胜负的时刻到了,也该那小丫头出手了!”手指一弹,一条白线从戒指中激射而出,迎风便涨,转瞬变成长达十数丈的白蛇。

  “妞妞,替哥哥把这东西敲碎!”李衍拿手指了一下老者身周的那层光罩。妞妞虽然也是五级妖兽,可除了力气大外没有任何神通,加上毫无打斗经验,早早出来,未必会对老者造成多大麻烦。

  “嘶嘶……”巨大的白蛇昂起头,随后又晃动了一下脑袋,才终于弄明白李衍的意思。听话的点点头,在李衍一锤砸落之后,上身一低,尾巴猛地抬起,仿佛一根鞭子般,狠狠地抽了下去。

  “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光罩毫无抵抗之力地被拍得粉碎。

  “怎么可能还有一只五级妖兽?”老者看着那个巨大的尾巴余势不衰地继续往他砸来,顿时惊恐得张大嘴巴。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那么即使以他的修为也必定丧生在妞妞的铁尾之下。可他毕竟是出窍初期巅峰修为,一生中经受过无数风浪,小小危局,岂能当真要了他的性命?

  蓦地,凭空出现一团雾气,随之人影消失无踪,却是危急关头他施展出五行遁术逃到了十数丈外。不过虽然暂时躲过一劫,可刚刚再次现出身形,不知为何,又是一口鲜血猛然喷吐而出。

  与此同时,银雕的哀鸣在另一边响起,光芒一闪后,重新化为一柄银色飞剑。老者伸手一招,将之收回。可紧随其后的却是一个巨大身影,凶厉嗜血,让人不由自主地升起恐惧绝望的感觉。

  老者脸色一变,顾不得调息,连忙遁到十数丈外的空中。他此刻内伤极其严重,再加上法力几乎耗尽,根本没可能抵挡住白浪的攻击。刚刚现身,便无奈的叹了口气,“停!老夫有话要说!”

  “想说什么?打算跟我们讲和?”李衍伸手制止了打算继续攻击的白浪。

  老者被他猜中了心思,难得的老脸一红,随后点头,“不错!以我冰宫长老的身份,相信对你们还是有些用处的,比如可以让你加入冰宫,并且给你一个客卿长老的身份,如此一来,对你以后的修炼必然会多出很多便利……”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示弱到了极点,要不是妞妞的突然出现,让他觉得没有了丝毫取胜希望,根本不会这么轻易就认输的。

  “你在开玩笑吗?难道你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李衍嘴角一翘,不屑地笑了笑。

  “那你想怎么做?”老者脸一沉。

  “很简单,今天能走出这里的,咱们二人中只能有一个,而我又不想死,那么死的人就只能是你了!”李衍道。

  “小子欺人太甚!”老者听了这话,先是脸现怒气,沉默片刻,忽然冷笑了一声,“恐怕还有第二种选择吧?不然你不会和老夫说这么多的,说吧,想让老夫答应你什么条件,你才会放我离开!”

  “没条件,只要你有办法让我相信,在你安然离去后可以不出卖我,那么我就可以放了你。”李衍说道。

  “这么简单?”老者犹自不信。

  “对!就这么简单!”李衍摊了摊手道。

  “老夫可以发下‘心魔血誓’,终生不会把你的秘密说出去,而且还会答应你一个条件,只要在老夫的能力范围内,就会尽全力满足你,包括法宝、丹药、以及修炼功法等物。”老者想了想说道。

  “你这个办法虽好,对我也有一定的诱惑力,却还是不能答应你。‘心魔血誓’虽然对修士有很大约束力,但难免有特殊情况。假如你老哪天觉得自己修为到了瓶颈,并且耗尽寿元也无法突破,那时,这血誓恐怕就对你没有约束力了。毕竟‘心魔血誓’被激发,也只是阻碍你突破瓶颈,对其它方面却基本没什么影响。”李衍状似仔细认真地听他说完,皱着眉头想了想道。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这样吧,你给老夫下个‘禁神术’,终生受你约束!”老者点点头说道。

  “这个更不妥,你想啊,‘禁神术’虽然能约束你,却约束不了别人,万一哪天你反悔了,只需派个元婴高手,就能把我给咔嚓掉,那时,‘禁神术’再厉害又有什么用?”李衍听完,仍旧摇头。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