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世古剑仙> 第三十二章 入阵

第三十二章 入阵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火系灵兽?为什么可惜了?”李衍将地址告诉了洪远,随后问。

  “说起来很奇怪,世俗界这样灵气稀薄的地方没想到竟然也有灵脉,而且还是个火灵脉,虽然很小,却也很难得了。”说着洪远拿手往远处一指,“倒也不远,就在离这百里开外的深山中。”

  “莫非在火灵脉里发现了什么宝贝?”李衍想了一下道。

  “说它是宝贝倒也没错,按理说在世俗界发现灵脉这样的事情已经很稀奇了,更稀奇的是据说还孕育出一头灵兽,并且已经到了产期,或许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分娩,那时将是她最虚弱的时候。而不管是它本身还是它产下的幼兽,即便品级较低,对修真者来说也都是至宝。我说的可惜,是因为我受了伤,对我至关重要的火系灵兽已经与我无缘。”洪远略有些惋惜地道。

  “会有很多人来?”李衍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洪远显然误会了他的意思,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不要抱有什么非分之想了,即使我没受伤,得到的几率也非常低,元婴期修士倒未必会出现在世俗地界,结丹期修士却至少有数十个,你不妨想想那是个什么场面,你还认为自己有机会吗?”

  “师兄教训得是!”李衍露出一副受教的模样。【愛↑去△小↓說△網w qu 】其实他只是想知道在世俗界修士出现的几率有多大而已。

  收了洪远分出来的部分低阶晶石和一个储物袋后,李衍继续往山下行去。

  不长时间,忽然听见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果真是这三人!”李衍略一想,便纵身一跃,拦在了路上。

  “又是你!”张乔一脸煞气地吼道。同伴被掳走,让此人心情变得更差,眼中的杀机毫不掩饰。

  “你们的女伴现在情况可非常不妙,如果你再耽搁时间,我可不敢保证她还是完好的。”李衍眉头一皱说道。此刻已经很晚了,经过之前洪远的耽搁,他确实开始担心起那三位女子来。

  “你知道她在哪里?”那三人闻言都是神色一震。

  “跟我来!”李衍不再废话,一转身钻进了密林里。

  三人对视一眼,纷纷下马,运转功力,将轻身功法施展到极致,努力跟上。

  可即便他们已经尽了全力,却丝毫无法拉近与李衍的距离,这才知道遇到了高手。

  山洞中,中年人正在静修,忽然眉头一皱,似乎察觉到了些什么,冷哼一声后睁开双眼,扫了一眼洞内的三人,对其中一人说道:“元浩,外边来了几个客人,都是些普通人,你出去看看。”

  那位被称作元浩的修士连忙站起身,“是,师叔。”说罢,快步而去。

  “怎么还不回来?而且附近怎么没了他的气息?”片刻后,中年人收回神识,有些疑惑地说道。

  “想必是元浩师兄追出去太远了,我们两个出去找找,万一遇到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另一人道。得到中年人允许,那二人立刻起身出了山洞,往四外看了看,纵身一跃,往山下而去。

  不多时,却见前方张乔正慌慌张张地往林子里跑。

  “在那里!”其中一人喝道。

  “那边还有一人,我去追那个!”另一位修士说罢,转身往另一方向追去。。

  暗处,李衍眼中杀机一闪而过

  “找死!”中年人刚刚将神识探出,就气得立即飞身而出。那时,一位筑基修士刚刚被一剑洞穿前胸而死。另一人则先一步去了地府报到,其尸身此刻正以一种诡异的形状倒在数十丈外的林间。

  “稍后我把那人引走,你们就上山救人,然后立刻有多远躲多远,可清楚了!”李衍凝重地说道。

  “此番大恩,我等铭记于心!”张乔诚恳地道。刚刚这番动作,才让他真正认清了自己与这位少年的差距,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相差不可以道里记,若他想杀自己,只需一根指头。

  “那人来了,快走!”李衍目光凝注山上的虚空,手上青筋暴起,这还是他首次真正对上结丹期修士。

  “保重!”张乔说完,三位捕快迅速隐入林间。

  “你是何人?”随着一声怒喝响起,中年人瞬间出现在李衍的头顶上空。

  “取你狗命之人!”李衍说完,直接一个翻滚射入了旁边的密林中。

  中年人见状一愣,随后却怒气更胜,嘴一张,吐出一道寒光,却是个斧状的法宝,稍作停留直劈而去下,却由于李衍速度太快只劈到了空处。“轰”一声响,地面被劈出一道六七丈长的巨大斧痕。

  李衍丝毫不敢怠慢,调动起全身力量,将速度提到极限,拼命地往山下跑去。面对结丹期修士,他根本无法保留,不然随时都可能丧命。即便如此也是惊险连连,身前身后的树木在巨大斧光下接连折断,如果不是他魂力强大感应力无比敏锐,或许此时已经被劈成了一堆碎肉。

  “小爷是想激怒你,但也没让你这么怒啊!”李衍暗暗叫苦。

  再一次躲过擦肩而过的巨大斧头后,一个纵跃没入另一片较稀疏的林子,隐在树丛中不见了踪影。

  中年人此时已经怒火攻心,根本没多想,毫不迟疑地追了下去。刚刚进入树丛,却见眼前景色蓦然大变,原来那郁郁葱葱的树木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处深深的峡谷。头顶乌云漫天,四周崖壁陡峭,隐约间,可见四杆大旗在四面崖壁的中央迎风飘舞,让人不自觉地产生一种发自内心的压抑。“怎么回事?”此时他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逐渐从狂躁中冷静下来。

  “你是在找我吗?”李衍问道。

  听到声音,中年人迅速扭头,发现数十米开外李衍正笑嘻嘻地看着他,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怎么感觉不到这小子的气息?这要是偷袭我的话……”他自然不会知道此阵的妙用,身为阵法掌控者只要身在阵法范围内静止不动,别人就休想感应到他的存在,除非修为高出他太多。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