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一百一十二章:同年同月同日死

第一百一十二章:同年同月同日死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根本就不用想,我就知道这是胡凤楼来了。

  本来我不想见他,没想到他自己跑过来找我了。

  现在跟我同病房的家属都出去吃饭了,病房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这狐狸跳进屋里后,走到我的身边来,变成了人的模样,就坐在我的床边。

  此时胡凤楼已经完全就没有了刚才白天时的那副暴戾凶残的模样,看着我脸颊上被他抽到的伤,于是就向我再坐过来了一些,伸手朝我脸上摸过来,轻声的问我说:“疼吗?”

  既然打都打了,又何必这种时候再来跟我惺惺作态?哪怕是我从前过的再怎么艰苦的时候,也没人这么将我打的死去活来,胡凤楼他就是个畜生,我竟然还妄想着跟一只畜生谈感情。

  我将头往病床里面一转,根本就不想让胡凤楼碰我,而胡凤楼看见我这么讨厌他之后,他摸我脸的手都愣在了半空中,像是缩回去也不是,再继续向我脸上摸上来也不是,刚才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脸色,此时又是怒意升起,差点就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只不过在他的手要打在我脸上的时候,他又强行的停了下来,嘴里问我说:“怎么,我把你老公杀了,你现在就连看都不想看我一眼吗?!”

  我一句话都不想跟胡凤楼说,根本就不想回答胡凤楼的任何话,当胡凤楼看见我对他这幅冷若冰霜的模样,那原本想打我的手,立马就向着我的头发里用力的抓了过来,直接就将我的脑袋转过来,看着他,而他却再满脸狰狞的看着我:“为什么不回答我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我才不过走了一个月,你就嫁给别人了,不是说要跟我领结婚证吗?为什么要连多一天都不愿意等我,我为你连修为,命都可以不要,你却是这么报道我吗?”

  胡凤楼的手使劲扯着我的头皮的时候,我疼的都感觉我整快头皮都要被胡凤楼给扯了下来,看着他这幅一副我就是个婊子,我为什么要对不起他,他恨我的这幅模样,我忽然间就很想笑,于是我就真的对着胡凤楼笑了出来,骂他说:“是啊,我就是不肯多等你一天,别说一天,我连多一个小时都不愿意等你,我一个人,怎么能嫁给畜生,现在听到答案了吧,你一家人全被我爷爷一把火烧死了,你还喜欢我,你还骂我贱,到底是谁贱,你为我做了什么?说出来很值得炫耀吗?我有求你要你为我做吗?没有,是你自己犯贱,然后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来,是你自己贱,别怪我!”

  我骂着这些话的时候,因为用力过猛,扯得我身上所有的伤口一齐都在流血,胡凤楼见我这么骂他,那张脸顿时就变得异常的难看,像是狐狸,又顶着张人的面皮,就跟电影里放的那种恐怖妖怪的特效差不多!

  而现在胡凤楼不是特效,他就是妖怪,我趁着他这会怒气即将要到达顶端的时候,再火上浇油的跟他说:“现在你知道是你自己犯贱了吧,是不是特别恨我,既然恨我,那就杀了我啊,不杀我你就不是男人!”

  此时我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惧怕胡凤楼,我一看见他,我就想起那些被他杀得人,我没办法接受他为了报复我而杀了这么多人,我也不想活了,我就想刺激他,让他杀了我,好让我去为那些人赔罪。

  果然在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胡凤楼就像是要发了疯一般,随着他对我的怒气越长越盛,整个病房里开始狂风大作,这风吹这着病房的门嘭的一声就关住了,而胡凤楼此时浑身变的根本就没有平常时候的那副人的模样,双眼猩红,满口瞬间爆出了狐狸尖牙,几乎就是狂叫的跟我说:“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我要把你的魂魄吸干,让你魂飞破散,永世都没有轮回!”

  胡凤楼说着这话的时候,张开他的血盆大口,就向着我脖子里凶狠的撕咬下来!就像是杀死赵初云那般。

  我吓得猛地就把眼睛给闭上了,但是此时心里却长松了一口气,我终于要死了,这二十一年来我活的太辛苦了,我终于能死了。

  不过就在当我以为胡凤楼也将我像咬死赵初云一样咬死的时候,我脖子里都感觉到了胡凤楼那尖尖的长牙已经陷进了我的皮肤里,但是胡凤楼在疯狂之际,忽然间就停下了所有的动作,陷进我脖子里的牙齿,呀逐渐的缩了回去,整张脸埋在我的脖子里,我感觉有热乎乎的东西参杂着我脖子里的血,向着枕头上流下去,而胡凤楼此时根本就不再顾忌我任何感受,忽然双手端过我的脸,在我根本就不愿意跟他有任何肢体接触的情况下,两瓣热唇就向着我的唇瓣上覆盖了上来。

  胡凤楼还是没有杀我,这让我心里感到一丝欣慰,又无比的绝望,在胡凤楼的唇瓣在我唇上辗转吸咬的时候,我没头推开他,但是也没有配合他,只是睁开眼睛,看着胡凤楼在我面前扩大的那张脸,我心里无比痛苦和无奈。

  我家上一辈子的事情,是他们之间孽,那为什么这个孽的后果,为什么要我来承担,为什么上天就不能对我公平一点,让我在水深火热中度过了二十一年,可脱离了这深水后,我又被命运安排,进入到另外一个更加痛苦的漩涡里。

  在我骂着我的命运的时候,只觉的我的口中一凉,一颗圆圆冰凉的东西,从胡凤楼的口中吐出来,渡进了我的嘴里。

  这东东西在口中滚动的时候,我想把它吐出来,但是胡凤楼此时的舌尖却在我口中,带着那颗珠子,向着我我的喉咙里给渡了进去。

  我口中满是我和胡凤楼的口水,在胡凤楼的压迫下,按圆圆的东西顺着我口中的液体,一下就被我吞进了肚子里。

  而在那个东西进入我的肚子之后,我感觉我浑身都轻飘飘了起来,身体的重量全都没了,并且在胡凤楼给了我这东西之后,我身上的伤口,开始有些发痒,竟然开始在自动愈合。

  这是什么?

  难道是胡凤楼的狐丹吗?他竟然将他的狐丹给了我。

  我一时间并不了解胡凤楼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他把狐丹给了我,就不怕他自己会变成原形吗?

  但是胡凤楼此时并没有,而是在他将他的狐丹给了我之后,这才从我身上慢慢懂直起了要,跟我说:“我做不到,我还是没办法杀你,我一想到我如果真把你杀了,我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了,一想到这个,我心里就开始痛的让我难以呼吸,所以不管你爱不爱我,想不想跟我在一起,你的这条命,是我饶过了你,你才有机会活下来的,既然是我给你的命,你这辈子就只能跟我在一起。”

  胡凤楼说着的时候,从我的病床上站起了身来,看见我正在疑惑他刚才给我吃的是什么东西,于是也就向我坦白说:“既然你这么讨厌我,那我不妨让你将我讨厌的更彻底。我把我的狐丹放在了你的身体里,但你是肉体凡胎,根本就承受不住我狐丹的威力,只要你离开我百米,你就会被我的狐丹活活烧死,而我也会因为失去了狐丹而变回原形,我要是死了,你也得死,你要是死了,同样我也会死,既然我们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那我们就同年同月同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