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一百一十三章:讨回公道

第一百一十三章:讨回公道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不知道胡凤楼的这种变态思想,是从哪里来的,但是在他将狐丹放进我的身体里还没多久后,我身上的伤确实是痊愈了。

  一点伤疤都没留下。

  怪不得之前玄妙子这么想要胡凤楼的狐丹,这么厉害的力量,换谁都想要。

  而胡凤楼见我全好了之后,一把便掀开了我的被子,将我一把就从病床上抱了下来,向着窗户下跳下去,直接就带我回家了。

  当我再回到家里躺在床上的时候,看着眼前的天花板,从前的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一幕幕的浮现在我的眼底,可是这些不是梦,是真实的存在,而纵使发生现在这一切的,就是从我们救了赵初云开始。

  赵初云跟我说过,是董生叫他爸妈来找我和胡凤楼的,而那条公路上的二十八星宿路君阵,就是董生布下的阵法,这种阵法是取人性命做牺牲,不管在哪个教派,都是属于禁忌的法阵。

  之前董生跟我们说过他从前也是出马弟子,但是出马弟子一般都走正道,不可杀生,并且出马弟子,又属于萨满教,萨满教崇尚自然,崇尚大地上的世间万物,而那个28星宿路君阵,根本就不是萨满教的阵法,手法上倒是很像是道教的,可是又比道教来的狠毒。

  想到董生说过他的家人都在日本,他也刚从海外回来,我忽然就觉得他这个人,决对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可能我们这一切,其实就是董生暗中操作的,他牺牲人命布阵,迟早都会遭到天谴,为了避免天谴,他就告诉了赵初云他们一家,要他们来找我和胡凤楼处理,让我们替他背这个锅。

  一般来说,不管是弟马仙家,还是任何懂玄学法术的人,都知道如果不能解的单子,宁愿看着灾难发生,也不要接,因为可能会因为一件事情,而牵连广泛。

  就比如这路底下的地阎王,法力强大,在这路下面藏了这么多年,吸食了这么多人的精气,都没有哪个弟马仙家,敢说要驱赶走它,不是因为不想,而是因为没这个实力。但是这次董生他宁可冒着生命危险,也出手了,用了最极端的镇压了这路底下的地阎王。

  他出手了就要承担后果,为了不承担后果,他一步步的安排好计划,让我们去接这单。

  当时我和胡凤楼也没了解情况,我第一次弟马,胡凤楼也是第一次当仙家,胡凤楼年轻气盛,我又心大,觉的东北最厉害的狐仙都是我的仙家,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可只要我和胡凤楼准备出手,我们就要替董生承担所有的责任,路已经修好,就算是我和胡凤楼把所有埋藏的路君的魂魄全都收了起来,镇压没了,那这条路下的地阎王也会作乱,我们破坏了镇路的阵法,出的人命,就会算在我们的头上,所以才导致了后面我们不断的走向歪路,又犯下错误。

  当时我们唯一正确的做法,就是不能接这生意,更不该只救出只救出赵初云,让其他路君死于非命,那我跟胡凤楼,根本就不用在这么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内,反目成仇,让胡凤楼又平白无故的伤了四条性命。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董生。

  他把我们害的这么惨,可他却逍遥法外,想到那天董生很得意的将责任推到我和胡凤楼身上的表情,我心里就特别恨他,是他一个举动,将我和胡凤楼推的相隔这么远。

  胡凤楼回到了家之后,可能是因为这件事情的对他打击也特别大,也很少说话。虽然我不知道他怎么可能就在我跟他认识的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内,就舍得为我付出这么多,看见我嫁人了,就动这么大的怒,但是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他应该还是喜欢我的。

  只是他这份喜欢让我无福消受,这次的经历,让我就只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要过平静的生活,不仅要变强,心思还要缜密,以后没有确定下来的事情,绝对不能冲动的先动手。

  既然这件事情董生就是始作俑者,那我也绝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我跟胡凤楼的私人感情是一回事,但是董生是我们一致的敌人,又是另外一回事。

  晚上睡觉的时候,胡凤楼去洗完澡,就躺在我的身边,可能是觉的我背叛了他,虽然他原谅了我,没有杀我,并且还继续想让我跟他在一起,但是并不代表他就这么善罢甘休了,在我身边躺了一会后,然后问我说:“赵初云有没有碰过你?”

  此时我连我为什么会跟赵初云结婚的事情,都不想跟他说了,更不要说是跟胡凤楼解释这种两性问题,于是就直接将脸转过去,并没有回答胡凤楼的话。

  胡凤楼见我不回答他,一把就按住了我的肩,向着他的面前掰过去,十分用力的掐住我的肩膀,再问了我一句:“只要你回答我这个问题,我就什么都原谅你,也不再追究你嫁给赵初云的事情。”

  见着胡凤楼都这会了,他不去想这次他又杀人了人,要怎么办才能逃脱,而是继续纠结着我们的这种问题,我真是对他一句好话都说不出来,想转身也转不了,就直接跟他说:“就算是我跟你说我跟赵初云 发生了关系,你又能将我怎么样?想杀的话就杀了我,不想杀的话就别问这么多,你不觉的你现在特别可怜吗?”

  胡凤楼听我说着这话,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似乎想跟我说什么,但是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到最后便跟我说了一句:“韩秀,你真是变了,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就自己检查,你要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时候,我得把你拿到嫩江里洗个十遍上百遍,把你洗干净到了为止!”

  说着,手直接就向着我的腰上掐了过来,一个翻身,顿时就向着我的身上压了下来。

  此时胡凤楼的动作,十分粗鲁生硬,似乎只是想让我痛苦,想让我求他,但是整个过程,我憋着一句话都没有说,也不配合他,只是直直的用眼睛看着胡凤楼,看着他全程做完,眼睛都不眨一下。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确定我有没有跟赵初云有没有发生关系的,但是他从从我身上下来后,似乎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但是看着我看着他的冷淡表情,他也根本没有半点兴致,从我身上下来之后,像是给我个交代,或者是给他自己一个交代似的,跟我说了句:“你身体还是我的。”

  听着胡凤楼说这话,我一时间忽然就开始厌恶我身体为什么还是干净的,我倒是想看看,我背叛了胡凤楼后,他现在到底想对我怎么样。

  见我没回答他,胡凤楼忽然又向我转过身来,伸手将我向着他的怀里拉进去,跟我说了一句对不起。

  “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是我对不起你,既然我们之间已经这样,那以后都这样吧,你要是还愿意当我的仙家,我还是愿意供奉你,但是有件事情,你得要和我出去一趟。”

  我这会也好不容易对胡凤楼说了一句很平缓的话,这让胡凤楼顿时就高兴了一些,也没纠结我前面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而是直接问我说:“你想让我陪你去哪里,我哪里都去。”

  “你知不知道董生的本事有多大?你陪我去找一趟他,我们会变成这样,都是他害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这么多条人命,全都是因为他而起,为了我们自己,也为了那些死去的人,老天不惩罚他,我们代替老天给那些死去的人讨回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