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一百一十七章:重归于好

第一百一十七章:重归于好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秀秀你就原谅我好不好?你就看在我喜欢你的份上,看在我愿意为你出生入死的份上,你就原谅我好不好,我知道我杀了人不对,我有错,我罪该万死,可是我要是死了,赵初云他一家也不会活过来啊,倒不如,你跟我一起,我们去一个新的地方,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再开堂口,我以后一定好好救人于危难,只做好事,只救人,弥补我的过错可以吗?”

  狐狸跟我说着这话的时候,不断的就用它的小脑袋向着我的怀里蹭来蹭去,不停的撒娇,那尾巴也不断的往我的怀里扫来扫去,他这变小了的模样,要比他变大要来的乖巧可爱的多,我都还没被他蹭几下,就想伸手摸摸它的小脑门,在它毛茸茸的皮毛上狠狠的亲上一大口。

  可是胡凤楼一向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要是我这次就这么轻易的原谅了他,他下次还会再犯。

  于是我此时就冷着一张脸,忍住了想摸它的冲动,对着他面无表情的就说了一句

  “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相信你。”

  见我这会真的是认真的,胡凤楼这会真的就急了,蹭着我我动作也越来越用力,见撒娇没用之后,它便又学着我们人下跪的姿势,后曲着两条狐狸小腿,就跪在了我的腿上,两个前爪子就对着我做这求求你的这个动作,语气也开始无比的难过了起来:“秀秀你就不要对我这么不好好不好,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我知道错了,你要是再不理我,我可就真的伤心了,你忍心让一个这么喜欢你的人伤心难过吗?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就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我们重归于好不好,去找董生报仇,重新立堂口,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任性了,求求你原谅我……。”

  如果这话是胡凤楼说出来的,打死我也不信,指不定还会起一身的鸡皮疙瘩,这死狐狸怎么可能对我说这么不要面子的话,对他来说面子大于天,什么都可以不要,但是面子一定要,这会我看见他变成了这小狐狸的模样后,为了求我原谅,什么不要面子的话都说的出口。

  待胡凤楼就跪在我腿上求我原谅又说了一堆好话之后,见我还是没反应,顿时就泄气了,难受极了,张开爪子就朝着我怀里抱了进来,那张小脸就紧紧的帖在我胸口,急的就使劲的在我身上跺着他那细长的小脚,就连说话声音都带了点哭腔:“秀秀,你就原谅我吧,不然我真的要哭了。”

  看着跟胡凤楼此时这幅乖巧又怪可怜的模样,还有他抬着一双眼泪汪汪的小圆眼睛看着我的时候,我心里瞬间就心软了,也实在是舍不得再给他脸色看,伸手摸了摸胡凤楼那突起圆滑的小脑袋,抱着他就将他的额头送到我的唇边,狠狠的在他脑门上亲了一口,然后跟他说:“好啦好啦,我原谅你了,但是要是你下次再敢杀人的话,我一定不会再原谅你了。”

  听我说到这话之后,小狐狸这才转悲为喜,一把就将头埋在了我的脖子里,连着叫了我好几句秀秀。

  此时听着胡凤楼喊我的名字,喊的我心都快要化了,明明就是他对我不好,自己误会我所做的一切,并且对我各种极端,但是他现在一认错,我感觉我之前对他的那种厌倦和不耐烦,就全都没有了,只想好好疼它。

  怪就怪胡凤楼是只狐狸,变成人的样子让我不耐烦了,他转身就又变成一直可怜兮兮的小动物,往身上一黏,几乎是什么对他的不满和生气,都能被他黏没了。

  可能胡凤楼知道我此时已经被他要萌化了,这会他也跟我认错了,而是专职的跟我撒娇,从我脖子里趴下来,翻着肚皮就躺在我的腿上,用爪子饶着我的手,带着我的手向着他的胸腹上摸上去。

  “秀秀我给你摸摸我的心,你摸到没有,你要是再不原谅我的话,它就要伤心的碎了,你要多摸摸,才能把它摸好。”

  我手里抓着的就是一把狐狸毛,摸的什么鬼心,我知道胡凤楼这会又要开始做妖了,不过也没揭穿他,对他点了点头,跟他说。

  “我在摸着呢。”我的手在小狐狸的腹部一把一把的摸着,跟胡凤楼说快摸好了。

  “还没好,等会你还要摸摸我的脸,摸摸我的脸后,你就要抱着我睡觉,等睡完一觉明天醒来之后,我的心才会好。”

  要是换做是平时,我肯定是一巴掌就向着胡凤楼的脸上甩过去,摸个鬼啊,他一个大男人,还要东摸西摸,要是我直接摸到他裆下,岂不更爽?

  不过这种时候,我这种粗话还是没说的,将我坐着的椅背调节了下来,拿出这上准备着的毯子,就抱着胡凤楼躺在车里。

  此时我打开了一些窗户,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星星一片明亮。

  胡凤楼从毯子边沿探出他的小脑袋,将他的小脸靠在我脸边,跟我一起看着外面的星星,然后就用它那狐狸爪子指了下天上的两颗挨在一起的星星,跟我说:“秀秀你看见了这两个星星吗?这两个星星一个是你,一个就是我,我们就像是这两颗星星一样,永远都在一起。”

  听着狐狸这话,在这大晚上的,我又被他撩了一把,撩的我心尖滚烫,热泪盈眶,于是我就说了一句胡凤楼,他咋这么多油嘴滑舌的话。

  “我才没有油嘴滑舌,我说的句句都是真话。”

  胡凤楼说着的时候,将他整个身子,向我靠的更紧,两只小眼睛,就一直都看着天上的这两颗星星。

  “说起来你有这么爱我吗?”我对胡凤楼说了一句:“你我认识才不到几个月,哪里有发展的这么快的感情,我怀疑你是不是从前一直都在山里修炼,没见过女人,我是你第一个见的女人,所以才会喜欢我?”

  见我怀疑他,胡凤楼顿时就把靠着我的脸向我移开了一些,跟我说:“谁说我才认识你几个月了,我早在你小……。”

  我正打算听着胡凤楼说下去呢,但是胡凤楼将话说到一半,忽然就又停了下来。

  “早在我小什么?”

  我问了一句胡凤楼。

  胡凤楼这会忽然就不说话了,继续把脸靠在身边,跟我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不跟我说就拉倒,还以为我稀罕似的。”

  我不满的吐槽了一句胡凤楼,看着胡凤楼闭上了眼睛,我也将眼睛闭上,此时胡凤楼跟我在一起,让我心安了不少。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只感觉我们身边忽然多了很多陌生人的气息,我睁开惺忪的眼睛一看,只见我们车周边,已经整整齐齐的站两排男人。

  这两排男人身上都有仙家的气息,应该就是仙家,并且外貌都还不错,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们应该就是长白山下来找胡凤楼的胡仙。

  胡凤楼感觉到我动了,他也睁开他的眼睛,当他睁开眼睛一看见外面那些人的时候,其中一个像是领队的仙家,就向着我们车里鞠了个躬,对胡凤楼说:“二爷,教主派遣我们来请您回去。”

  这会这些仙家,对胡凤楼的称呼都变了,只见胡凤楼这会直接张开他的小嘴,打了个哈欠,根本就不管这些仙家拦路,跳到驾驶的位置上,就跟着这几个仙家说了一句:“回去告诉金花教主,老子我看不上她女儿,叫她死了这条心吧,我这辈子都不会当他女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