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一百二十九章:艳福不浅

第一百二十九章:艳福不浅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种感觉让我十分不好,于是我就转头问胡凤楼,问他说有没有感觉我们身后有什么东西?

  “是胡家兵马。”

  我差点就脱口而出是不是金花教主派来抓他的人已经寻到了我们?

  但是考虑到张丰也在我们车里,于是我就直接跟胡凤楼说了一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他们要是想对我们下手,早下手了。”

  胡凤楼此时回答的倒是从容不迫,看着他并没有半点惊慌的模样,我心里也微微的将心放下去了一些,只是心里十分奇怪,我和胡凤楼这一路过来,竟然就追的这么紧,那些兵马竟然在我和胡凤楼来这没几天之后就找到了我们。

  这按照常理来说,一般是不可能的事情,先不说胡凤楼的法力就比这些胡仙的高,胡凤楼要是想躲起来,他们也找的够呛,但现在竟然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那些胡仙已经找到了我们,并且就跟在我们身后,一直都不对我们动手。

  我也没好多跟胡凤楼多问,张丰一边开着车一边就各种跟我们吹嘘如果这件事情干大了,我们能转多少钱,到时候我们怎么分。

  有胡凤楼在,我对钱根本就没多大的兴趣,而张丰就带着我和胡凤楼,将车开进了一个别墅区,在一栋洋楼门前停了下来,跟我们说就是这家了,说着赶紧下车,给我和胡凤楼开车门。

  这会张丰对着我和胡凤楼大献殷勤,无非就是希望我和胡凤楼能帮他把这件事情看好,在我们从车里出来的时候,这别墅里的一个梳着个侧分头发打理的油光发亮的男人,从门口出来迎接我们,他一看见张丰,顿时就像是看见了亲人似的,三两步就向着张丰跨过来,紧紧的握住了张丰的手,像是想跟张丰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确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张丰见这男主人这样,赶紧就跟他引荐我和胡凤楼,吹着牛逼对这男主人说:“这两位,是我专门从东北请来的大师,道行还在我之上,你家女儿有救了。”

  男主人听完张丰的引荐,转过身来看向我,为了表示礼貌,我对他尴尬一下,可这男人看着我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似乎有点不相信我,都没理会我的尬笑,但是他转头看向胡凤楼的时候,顿时就愣了,就连神色都变得无比的毕恭毕敬了起来。

  因为胡凤楼很高,相对南方男人的平均身高来说,都高出了一大截,胡凤楼看见这男的看他,于是就垂了下眼皮,眼尾几根纤长的睫毛几乎都与眼睑贴在了一起,傲视了一眼这男的,并没有把这男人放在眼里。

  “大师从东北原道而来救我女儿,如果大师能把五通真君降服,救我女儿一条命,你要什么,只要我能办到,我都给你。”

  “免了吧,丑话说在前头,到时候还不知道你还能给我什么呢。”

  胡凤楼向来是毒舌傲娇,见他不屑的对着男主人说着这话,张丰怕影响男主人的心情,赶紧的就叫男主人带我们去看看他把五通神供奉在哪里,让我去跟他谈谈,谈的好就谈,谈不好就直接开干。

  张丰这会站着说话不腰疼,现在他什么都开始指望我和胡凤楼了,但现在我跟胡凤楼来都来了,为了避免发生上次像是我们去处理地阎王想类似的事情,我就向着男主人问清楚他是从哪里请到的这五通神,是怎么请来的,他知不知道这五通神的有多厉害之类的,把所有我们该知道的,都尽量的问清楚。

  估计这男主人以为我是胡凤楼的小跟班,虽然是我在问他,但是他回答的过程,全都是在面向着胡凤楼回答的,直接把我忽略。

  而胡凤楼见他巴结着他的模样,顿时就转头对这男主人一笑:“这些事情,你最好是和我媳妇说清楚,她才能帮你解决事情,我只不过是她的助手。”

  “媳妇?”

  男主人有点懵逼,胡凤楼这种对别人的介绍,我都已经听习惯了,于是也就没跟他计较什么,于是就对着这男人伸了下手,跟他说就是我,最好是有什么问题都跟我说清楚,不然到时候要是影响了我判断,没把他女儿救出来,还把他全家都牵连了进去,那对我们谁都不好。

  刚才我对这男主人礼貌一点,他对我还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现在我干脆就学胡凤楼,尽量把话说重,让他配合我们除去这五通神,将他女儿救出来,毕竟他女儿是无辜的。

  我冷言冷语后,这男的才对我尊重了起来,在他带我们去二楼的一个房间门口时,这房间门口上都贴着黄色并且已经被撕碎了的封条,门口全都是烟灰香烛,看起来之前这也发生过激烈的斗法,这五通神还在,说明就是来降服他的输了。

  “我女儿刚才又被那个东西拖了进去,天师,还请你救救我女儿,只要你能救她,哪怕是让我倾家荡产,我也愿意,我就这么一个女人……。”

  男人说着的时候,眼泪都掉下来了。

  “好了,你先下去吧,有事我会叫你。”

  胡凤楼对着这男人说了一句。

  男人还有些不放心的往着这供奉着五通的房间里望了望,但是我们让他走,他怕影响我们做法,就跟我说了几句拜托的话,这才下去的。

  这男人下楼的时候,张丰也想跟着这个男人下去,不过被胡凤楼叫住了,叫他就在门外,等着我们消息。

  “我什么本事也没有,留在这里也没用啊。”

  张丰估计是有点怕这五通,不敢留下来,但是为了钱,他说完这句话之后,考虑了一下,就对我和胡凤楼说:“行吧行吧,我就在门外等你们,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大声叫我。”

  张丰说完之后,就向着沙发上一屁股就坐了上去,当我伸手想推开供奉五通房间的门时,胡凤楼转头看了我一眼,直接就向着我的身上附了进来。

  在胡凤楼没进到我身体里来之前,我只是感觉到这门口外面一片凌乱,现在胡凤楼进了我的身之后,我看见整个家里都乌烟瘴气的,从这供奉着五通神的房间的门缝里,不断的有一缕缕的黑气,向着客厅溢出来,并且隔着扇房门,我都能听见这屋里不断有一阵阵尖细类似粉笔滑过玻璃的笑声传出来,听的让人心里发颤。

  胡凤楼想推门进去,但是在推门的时候,有道阻力,像是在门后面堵着不让我和胡凤楼进去。

  不过胡凤楼手腕一用力,顿时就将这门给打开,屋里的黑气,全都从门里散了开去,一股难闻的湿霉味,就迷漫在这整个屋子里。

  当这屋里的黑气全都向着外面散开去的时候,我看见一个浑身黑乎乎的东西,就像是个侏儒症老头似的,全身黑的发亮,身上的皮一褶压着一褶,十分丑陋。

  那个东西正趴在地上蒲团上一个女孩子的身上,这女孩子浑身雪白,一件衣服都没穿,而那个黑乎乎的东西,有根十分长的鲜红舌头,跟蛇信子一样,此时正在对着个小姑娘做尽了猥琐之事。

  我看着这场景,实在是忍不下去了,直接就骂了一句那个黑乎乎的东西:“畜生,还不快放开了那姑娘,不然我叫你好看!”

  那个东西听见了我的声音,也停下来了它的动作,向我扭过一张同样满脸是皮褶子的脸来,那双眼睛又细又小,跟绿豆一般大小,镶嵌在那张丑陋到令人害怕的脸上,对着我嘻嘻一笑,他竟然能认出在我身体里的胡凤楼来,直接就桀桀桀的笑着,对我说了一句:“连东北胡老二都请来对付我了,来就来了,还给我带了个水灵姑娘当礼物,看来我今天,是艳福不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