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一百六十章:被救走了

第一百六十章:被救走了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蟒玄龙你这个混蛋,枉我还留了你一条性命,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

  我气的浑身都发抖,早知道蟒玄龙这么下流卑鄙,我当初就真的不该救他!

  听我这会直接喊出来了他的名字,此时蟒玄龙也没再变幻出胡凤楼的样子,而是变回了他自己的模样,一声黑袍,那张原本还有些俊秀的脸,此时因为他的恶心举动,让我无比厌恶,就跟看见了厕所里的苍蝇一样。

  “你们人不是讲究救人一命,以身相许吗?那我将我许配给你,你要不要?”

  蟒玄龙跟我说着这话的时候,满脸的笑,见我此时想挣脱他,他就越不撒手,将我整个身体都摆成了一个羞耻的姿势,对着他,他此时的表情,让我真是想杀了他的心都有!

  此时哪怕是我心里有一千句一万句想骂蟒玄龙的话,骂他白日做梦,我就算是再低贱,就算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我也不想跟他这种恶心的东西在一起,但是此时他控制了我,并且也不让我请神,胡凤楼又出去了,眼下的情况,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付这鬼东西,于是也不敢跟他硬刚,而是冷静下来,放低了语气,跟蟒玄龙说:“我瞧你也长得一表人才的,要是愿意以身相许,我还赚了一个漂亮的男人。要不这样吧,你看胡凤楼这会也出去了,要回来也要好一阵子的时间,这地上也脏了,我们在这做不舒服,要不先等我打扫了下厨房,我们去床上做吧,床上更舒服。”

  可能是没想到我会跟他说这些话,蟒玄龙看着我的眼神也惊讶了起来,但是却没有相信我说的话,依旧是死死的握住了我的手,不让我动弹,整个头向着我凑近了过来,笑骂了我一句:“你真骚,之前你和胡凤楼做的时候,你就骚的不行,之前我还以为你看不上我,要是早知道你这么放荡,我就不会等到现在了,早就应该跟你一起享受这鱼水之欢了。”

  说着,蟒玄龙向着我靠了过来,正欲行事。

  我见他就要脱衣服裤子了,吓得我真的要崩溃,直接就对蟒玄龙板起一张脸,骂他说:“你做过男女之间的事情吗?”

  “怎么没做过,我做过的女人,可能比你一年内见到的都多。”

  “那爽吗?”我又问了句蟒玄龙:“你做过这么多次,应该没有多少你心满意足的对象愿意跟你发生关系吧,更没有遇到心甘情愿的在这方面想为你付出的吧?”

  蟒玄龙听我这话,顿时就冷哼了一句:“没尝过又怎么样?我又不需要。”

  “那你既然不需要,为什么又沉迷淫乐?”我咄咄逼人的跟着蟒玄龙说着这话,见他在犹豫着想怎么回答我的时候,我便又抓住时间赶紧的对他说:“你对我温柔点,既然你之前看过我怎么讨好胡凤楼的,那我现在也怎么讨好你,这里有点脏,你抱我去沙发上也行。”

  可能是我现在目光诚恳,又可能是之前水府娘娘教我的宫廷秘术,让蟒玄龙看见了我用在胡凤楼身上的效果,我说完这话之后,蟒玄龙紧紧握着我的手,也松了下去,一把就将我从桌上抱下去,向着客厅的沙发上快步的走了过去。

  我抓住这个机会,使劲的在我手指上用力咬了一口,立马往我手腕上的镯子上抹上去,而这时蟒玄龙也将我立马放在沙发上,看见我的手镯里飘出一道白气,他赶紧想做法,将我镯子里冒出的白气封死在镯子里,但是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酒吞直接就出现在了我的身旁,侧着身跟我一起躺在沙发上,一双凌厉的眼睛,凶狠的就盯着蟒玄龙看!

  蟒玄龙这会见酒吞出来了,转头看向我的眼神也变得异常的气愤,骂了我一句:“你这臭娘们骗我!”

  酒吞出来了我胆子就大了很多,立马就扯好的的衣服,从沙发上坐起来,盯着蟒玄龙看,冷着声音跟他说:“你这猪狗不如的东西,我骗你还是瞧得起你,早知道你是这种卑鄙小人,我就应该杀了你!”

  说着,我转头看了我身边的酒吞一眼,酒吞立马就腾空在我身边飞了起来,手里拿着利剑,就对准了蟒玄龙。

  不过此时蟒玄龙看见我将酒吞喊出来了,他并没有一点的吃惊或者是感到害怕,只是微微往他身后退了几步,直视着酒吞,骂了句酒吞:“一个区区日本妖怪,也想跟我斗,我跟着你们过来,一路上吸食了多少精气,这酒吞,搞不好还真不是我对手。”

  “那加上我呢!”

  胡凤楼的声音,忽然破门而入,只见胡凤楼此时已经变回了人的模样,在进门的时候,看见我此时正衣冠不整的坐在沙发上,瞬间就怒火攻心,直接念了几句咒语,腾空而起,随手接过了酒吞手里的剑,向着蟒玄龙的头上劈下去!

  这一劈,差点就将蟒玄龙劈的脑袋都快成两半了。

  但是即便是这样,蟒玄龙他竟然还能说话,阴着声音跟我们一笑:“想杀我,没这么容易了!”

  说着,他的脑袋自己愈合了起来,而胡凤楼这会跟我们已经站到了统一的战线上,我这会也从沙发上站起来,想到刚才蟒玄龙对我做的那些恶心的事情,于是就跟胡凤楼说:“他刚才想轻薄我,你帮我杀了那个卑鄙的东西!”

  本来胡凤楼就已经看出来我像是被欺负了,现在我这么一说,让胡凤楼更加生气了起来,都没等蟒玄龙脑袋完全自己愈合,他立马又挥剑向着蟒玄龙的身上砍过去,丝毫不留情,

  这一路来,蟒玄龙的功力确实是进步了不少,在胡凤楼在他身上砍了不下数十刀后,他都还没死,竟然还有本事让自己的肉身愈合。

  这顿时就把胡凤楼给惹恼了,胡凤楼一把就丢下手里酒吞的那边的那把刀,直接一把就将沙发前的桌子抬了起来,在这台上念了什么发法术,十分凶猛的就往蟒玄龙身上用力一压!

  一阵火花,瞬间就从这桌子底下自己燃烧了起来,这桌子压着蟒玄龙,将蟒玄龙的皮肉都烤出了一股散法着肉香的蛇腥味。

  蟒玄龙凄厉的尖叫就不断的从桌底下传出来,叫声十分痛苦。

  要是换做以前,我肯定会让胡凤楼手下留情,但是蟒玄龙这卑鄙的东西,要是我救了他的话,恐怕他下次,还是会想来侮辱我。

  此时我听着蟒玄龙的惨叫声无动于衷,酒吞看了一眼我们周围的环境,在我们身边布下了一个阵法,让我们这里的声音传不出去,毕竟这里是居民小区,别人听到这里传出惨叫的声音,一定会引起人报警带来麻烦的。

  听着蟒玄龙的喊声在镯子底下越来越小了之后,我心里的这口恶气,总算是放下了,在胡凤楼彻底的将蟒玄龙压得没有一丁点的动静之后,胡凤楼这才将桌子打开。

  我以为蟒玄龙应该就这么死了,但是当胡凤楼的桌子一打开,发现这桌子下面,只压着蟒玄龙的一件黑衣服,他的尸体,一丁点都不见了!

  胡凤楼看见此景,应该是察觉到了有什么异常,赶紧的转身向着窗边走过去,打开窗户向外一看,愣了一下,像是看见了什么,表情顿时就变得十分生气,但是也立马就冷静了下来,跟我和酒吞说了一句:“这畜生被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