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一百六十三章:四公主

第一百六十三章:四公主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凤楼平时要是有什么事情,也都会考虑一下我意见的,但是这会估计是看见张丰在,我叫他变成狗,顿时就觉得没面儿,于是就跟我犟了起来:“什么狗皮,我一个堂堂胡仙,披什么狗皮,不,我就是要风风光光的去,免得到以后我真要是修成了正果,会被天上那群老神仙笑话我。”

  就胡凤楼他身上死罪都还没完,他还想修成正果,一时间我真是好气又好笑,即担心胡凤楼身份被揭穿,这会如果要是真的跟胡凤楼犟起来,我百分之百的说不过他,于是就对胡凤楼说了句他爱咋样咋样吧。

  说着我也去换衣服,打算跟张丰出门。

  我把衣服换好了之后,张丰这会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打算和我们一块出门,这会一只白色的萨摩从房间里一晃一晃的向着我跑了过来。

  一开始张丰看见这萨摩的时候,都没认出来这就是胡凤楼,但是看见这狗这么大身体了还往我身上爬,就转头怀疑的问了我一句:“这是胡仙家?”

  我弯腰将这萨摩从地上抱了起来,转身开门出去,而萨摩此时被张丰这么一问,顿时就把它那张狗脸就往我肩上傲娇的一抬,不屑的看了眼张丰:“是又怎么样?”

  张丰一听胡凤楼说这话,顿时就哈哈哈哈大笑了起来,跟胡凤楼说:“你不是说你要穿身帅气的衣服吗?怎么真的就披着身狗皮出来了,你一个堂堂胡仙们披着狗皮,哈哈哈……。”

  看着张丰都要笑死了的模样,我顿时就白了张丰一眼,此时在我身上窝着的萨摩,也不满的看着张丰:“这就是我最帅气的衣服,怎么样?你要是不服,那我们就不跟你去了。”

  现在张丰就是完全指望我和胡凤楼赚钱了,一听胡凤楼说我们不去,赶紧的吓坏了开始讨好胡凤楼:“胡仙您穿什么都好看,就算是披上这身狗皮,也依然掩盖不了你的豪迈之气,你就是吴彦祖,不,吴彦祖都没你帅,你要是我们人的话,早就迷倒了万千少女……。”

  听着张丰不断的跟胡凤楼说着这拍马屁的话,我听着的时候,心里特别酸,刚才我看见胡凤楼跟我倔的这么厉害,以为他依然要我行我素,没想到一转身出来,就真的把他的狗皮披在了身上。

  这狐狸本身就是天性就高傲的动物,很难想象他这么心高气傲的,把狗皮披在身上的时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况且为了不让别人把他认出来,把它自己的皮剥了,再披上狗皮,过程有多痛苦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说实话我还是很心疼他的,只是没办法,他的身份又不能白暴露出去。

  我们跟着张丰到了那个男人家里的时候,那个男人此时正在睡觉,听见了我们的敲门声,揉着一头凌乱的头发过来开门,看见了张丰,就叫了他一句道长好,然后看见我带着条狗就站在张丰的身后,就有点好奇,于是就问张丰说:“这位是……。”

  “这个是我专门给你找来的大师,东北来的,家里供着十分厉害的胡仙,她一来,保证能把你的事情看明白!”

  听说我来是帮他看事情的,这男人才将门完全打开来了,让我们走进去。

  我从这男人身边经过的时候,从他身上闻见了一股让我觉得很奇怪的味道,于是抬头看了一眼这男的,恰巧这男人也低头看向我,他的五官还算是很不错,用我们人的审美来说,应该算的上是很帅了,双眼皮,高鼻梁,身高和胡凤楼差不多,一米八五左右的样子,并且可能是唱歌搞艺术的,他的气质也很特别,估计是生活所迫,租的地方有点旧,不过装饰的也很时尚,并且整理的也特别干净整齐,丝毫都不像是一个男孩子单独住的地方。

  见我看着这个男人,跟着我一起进来的胡凤楼,就开始在我脚边各种使劲的咬我裤脚扯我了。

  我低头看了一眼胡凤楼,胡凤楼立马就向着我腿上趴上来。

  而这男人估计是觉得我胡凤楼长得可爱,正想伸手摸摸胡凤楼,没想到胡凤楼却对着这男人汪汪的不满的叫了几句。

  “我狗认生,你别摸它,会咬人的。”我提醒了一句这男的,并且向着他的屋里走进去,他屋里有个很大的窗户,阳光就从窗户外面照进他的房间里的床上,看起来十分的安逸,并且这屋里也真的跟张丰说的那样,一点的污浊之气都没有,反而一进屋子之后,觉得心旷神怡,十分自在舒服。

  “在有人给你收拾做饭之前,你身上发生过什么古怪的事情吗?或者是说你做了什么事情,或者是许了什么愿望?”

  我问这男人的时候,这男人走到冰箱面前,问我是喝果汁还是喝水。

  “给我来杯水就行。”

  这男人一边给我倒水,一边就回答我说:“也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如果硬要说有的话,应该是一个多月前的晚上,我跟几个朋友去露营,在外面唱了几首歌,唱歌的时候,有条手绢飘到的脸上,那手绢特别香,我把这手绢一起带回家了,之后第二天我家里就感觉有人进来了。”

  “那你能把那手绢给我看看吗?”我对这男人讲。

  男人点了下头,说了句可以,然后转身,在他身后的几个柜子里翻了一下,翻出一条看起来十分轻柔的娟纱,然后递给我,跟我说:“就是这条。”

  我把这手绢拿在手上的时候,果然就闻到了一股香味,这香味沁入心脾,刚才那男人身上的味道,就是这手绢的味道。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如果这条手绢和这男人屋子里的东西有关联的话,那这个女人应该是有些年头的东西了。

  我将这手帕打开,只见这手帕下面,用金丝细细的秀着个人的名字:张天昌。

  这名字,看起来就像是个男人的名字,我一瞬间差点就冒出该不会是个男仙看上了个凡间的男人吧!

  不过当我看见这名字的时候,胡凤楼就趴在我的身边,当他看见这手绢上的名字时,就像是见到了什么大宝贝似的,赶紧的用它的狗爪子将这个东西向着他扒了过去,趴到他的面前看,整个身体都激动的都在颤抖。

  “你认识这个人?”

  我问了句胡凤楼。

  不过胡凤楼这会才没理我,一口就叼着我手里的手帕,向着外面跑了出去!

  也不知道胡凤楼这是忽然间发的什么疯,我赶紧的跟着他跑出去,叫张丰先在这等着,我把这我这狗追回来了再来找他!

  我追着胡凤楼跑了很远,胡凤楼把这手绢叼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这才停了下来,变回了他人的模样,见我也跟上来了,于是跟我说:“秀秀,你知道这张天昌是谁吗?”

  我要是知道的话,怎么还会问他?

  于是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你以后还想不想我们继续这么逃下去了?”

  胡凤楼忽然莫名其妙的问我。

  我白了一眼胡凤楼:“当然不想了啊。”

  不过看着胡凤楼此时开心的不行的表情,问他怎么了,怎么忽然想起问我这个?

  胡凤楼听到我的回答之后,伸手在我脸上捏了一下,跟我说:“你知道这张天昌是谁吗?据说玉皇大帝俗名叫张百忍,有九个女儿,这张天昌,是他的四女儿。天仙私自下凡与凡人私通,这是大罪,如果我们用这事要挟这四公主,让她去玉帝面前替我们说情,我们就可以脱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