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一百七十六章:九霄礼物

第一百七十六章:九霄礼物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张天昌这样,在凡间办案的时候,还谈凡人谈恋爱,这都还不算乱玩吗,这要是被抓到了,可比她去东北见胡九霄,要判的罪责还要重。

  不过当张天昌说到她下凡来找术士的后代之后,我倒是对这件事情有点好奇,问她说:“不就是一个凡人偷得了仙丹吗?而且还是在几千年前,你们天庭为了一颗小仙丹追查了这么多年,也真够是小家子气了。”

  听我在说天庭小家子气,张天昌顿时就不满了,嘟起了一章粉嫩的小嘴,跟我说:“你觉得我小家子气,那是因为不不懂天规戒律,凡人成仙,除非是上天钦点,或者是天神转世,不然再怎么修炼,都无法修成仙道的,我母后的仙丹,就是为了被上天钦点的凡人而练的,也并不是像是你们电视里所放的那样,随便练练就有成千上百颗,而是成千上百年,才练两三颗,并不是说我们没能力炼仙丹,而是练仙丹都是有规定的,多少年炼几颗,不能乱炼,每一颗仙丹练好了之后,都会入册,当成是宝贝供养起来,要是丢了,那就跟你们以前老皇帝,丢了传国玉玺一样,虽然也没这么夸张,但是是一个性质的。”

  之前胡凤楼就跟我讲过仙家的事情,但是没听过这天庭上的事情,见张天昌跟我急着解释,我就跟她说:“那按照你这么说的话,那地上那些修仙的道士,他们如果不是什么被上天钦点,或者是身体天神转世,那他们也在苦心修行,是不是也永远没办法成仙了?”

  “一般来说,是没希望的,三界六道,相互压制,我们神仙因为有你们人的信仰而庞大,所以保护你们人,是我们这些做神仙义不容辞的事情,而三界之中,畜鬼道最为低下,所以他们能修炼成仙,获得仙身,但要是也让你们人都修炼成仙了,那就会降低你们对我们的信仰,会造成三界失衡。”

  “那既然没有希望,那为什么这么多人还会苦苦修仙而不回头?他们就不知道没有希望吗?”

  听我说到这话,张天昌顿时就对我笑了一下。

  “韩秀,你真是单纯,这个世界上,要是什么都把话说死了,对谁都不好,我们神仙,需要有信仰者在人间传播,才会有更多的人信奉我们,那些下凡普渡众生的神仙,其实也是为了传播我们的信仰,光靠我们神仙发动是不可能带动所有人的,所以天界也没有将人不能修仙的事情全都说出来,要给修仙的人一个希望,让信徒更忠诚于我们,我们的合作关系,才会长久。”

  张天昌说着东这些话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然后再继续跟我说:“不过凡人不能修仙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寿命太短,但是如果寿命达到了,你们人修仙,根本就不需要成千上万年,才能修成仙体,你们人只需要修炼两三百年,就能获得仙根,飞升成神,只要你们有人能活个两三百年,就算是不吃仙丹,也能成仙。”

  “可是我们人的正常寿命,顶多也不过是一百多年,哪里能活几百年的。”

  “那不一定,别的方法途径不说,就光拿我下凡的事情来说,我要诛杀当年偷我幕后现代的后人,就是因为他后人的血肉里,都有仙丹的药力,如果用这种人的血来练仙丹,吃了就能长生不老,早在几千年前的时候,就有大批因为用了他们血液炼丹,吃了而成仙的人,害的整个人间开始在动荡,后来我父皇下了诛杀令,才将这批动荡镇压下去,不过当时我们天兵诛杀的时候,也有落网之鱼,让某些后人逃了出去,为了避免还酿成祸患,我就下来了。”

  当张天昌说到这些话的时候,我心里像是有个什么东西,猛然的一颤,她说当初那个术士吃了仙丹,他的后代的血液里,就有仙丹的残留,这让我想起,酒吞为什么会说我血液里有奇怪的东西,还有就是董生,为什么会要取我的血的原因。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当我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为了证实我与这件事情有没有关系,我又问张天昌说,那这种人身上有什么特征吗?

  “没什么特征,如果没被人发现他们的血可以练仙丹的话,他们也就是个正常人,不然我也不会找这么久都找不到。”

  张天昌跟我说的这席话,顿时让我心里都无比忐忑了起来,假设我就是那个术士的后人的话,那张天昌他追杀的就是我,原本再怎么以为,那些天兵要追杀的,只是胡凤楼,还要判个罪,而我几乎就是被发现就是斩立决。

  我不相信这种巧合的事情会在我的身上发生,我祖上十八代都是好人,也没出过什么术士,可不管我现在怎么安慰我自己,还是没办法说服我自己,心里纠结的,就连张天昌跟我说什么,我都听不进去了。

  张天昌估计是觉得她跟我说天庭的事情,我没什么兴趣,于是就对我挥了挥手,跟我说:“算了算了,不跟你讲天庭的事情了,我只是想家了,不过要是我来到人间没见上胡九霄一面,真是遗憾。并且听说他现在已经顶替了金花教主,不坐金花教主的女婿了,成了掌管所有胡仙的老大,看起来这个仙家,还有些手段和魄力啊,要是被我父皇招上天庭当天官就好了,得治治天上那帮子老神仙的乌烟瘴气。”

  胡九霄是修炼四千多年的胡仙,按照道理讲他早就应该上天当上方仙去了,不过他却一直都还留在地面上,确实是比较让人匪夷所思。

  “你要是再见到他的时候,就帮我拍一张他的照片,让我看看他长啥样,满足满足我这个少女心。”

  听着张天昌说着我们人流行的口头禅,我就问她说:“你从天上下来,就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吗?”

  “当然没有,天上哪里有这么好玩,要是可以的话,我都能一辈子不上天……。”

  张天昌说完这话之后,可能是忽然又心情好了,从座位上起来,跟我说:“行了行了不说了,我要回去给阿信做饭了,再怎么垃圾的男人也是我选的,看着他跟别的女人好我痛苦,但是失去他我更痛苦,希望他也能跟你一样,早点接受我。”

  好不容易听着张天昌把话说完,我心里也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现在我在她面前,我时时刻刻都担心我自己会不会被她忽然就认成是这个术士的后代。

  虽然这种可能性比较小,但是我的血确实与众不同,董生他取走了我血,应该是知道其中的一点道道,但是我不可能去问他我是不是就是那个术士后人的事情,如果问了,只会让他用这来威胁我。

  那现在,我该怎么知道我是不是呢?

  想来想去,我还是想回趟东北老家的那个屯子里,我祖先都是在这个屯子里生活的,我想回去调查一下,看看整个村子里的族谱,能不能找到一些踪迹。

  不过我要回去的话,还是要跟胡凤楼商量一下,要用什么办法回去,又可以不被发现。

  此时我对胡凤楼的气好了很多,毕竟命和生气,还是命重要。

  在我回到家后,一推开门,只见家里就放着几个大木箱子,胡凤楼就站在这些大木箱旁边,脸色比我刚才还压抑。

  “这是什么?”我问胡凤楼。

  胡凤楼转头见我回来了,便赶紧向我走过来,不过回答到这些东西是啥的时候,语气就不好了,跟我说:“是胡九霄送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