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一百七十八章:老山屯

第一百七十八章:老山屯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算了吧,就算是你变成狗,我还要去给你办托运,你就在家里等我回来吧,我一两天就能过回来了。”

  毕竟带着胡凤楼回去太麻烦,并且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不过胡凤楼见我一直都推脱后,顿时就有些不开心了起来,跟我说:“我就是要跟你回去,万一我不跟你回去,胡九霄知道你回去了又来纠缠你怎么办。”

  看着胡凤楼这小肚鸡肠的样子,他还真以为谁都跟他一样,死扎在我身上,不过他把事情都扯到胡九霄身上了,我要是再拒绝他,恐怕他又得疑神疑鬼,于是我想想也就算了,随便胡凤楼怎么着吧。

  白天还有时间,我把带宠物上飞机该办的证件都办了,晚上回来后,就在家里收拾明天要回东北的衣服。

  现在南方都变冷了,东北这个时候,都快要下雪了,可能是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内胡凤楼都要变成狗的样子,于是我东西刚收拾好,都还没等我去洗澡呢,胡凤楼就从我身后抱了过来,手向着我的衣服里揉进来,跟我说:“秀秀我想要。”

  现在我被我自己身世的事情担心的也没啥兴趣,本想跟胡凤楼说我们回来再做吧,不过胡凤楼这会根本就没等我开口,伸手将我的脸向着他扭过去,两瓣热唇顿时就向着我的唇上吻了下来,将我往床上一推,便拉着我的腿向着他那腰上缠了上去。

  男欢女爱之事,是身体与精神的结合,胡凤楼一晚上缠了我很久,在下半夜的时候,才将他所有的精力都在我的身体里用完了,这才罢休,从我身上下来,抱着我的腰向着我的肚子上贴脸过来,然后将耳朵靠在我的肚皮上,跟我说:“秀秀,要是你肚子里有了我们的孩子,以后我就什么都听你的,你说一我绝对不会说二,也不像是现在这么烦你了。”

  我跟胡凤楼在一起也有好几个月了,我们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做过防御措施,要是我能怀孕的话,我应该早就怀孕了,现在胡凤楼又对我说起希望我怀孕我话,我顿时就一阵不自在,跟胡凤楼说我们明天还要早起呢,还是早点休息吧。

  见我一直都很回避着这个问题,胡凤楼以为是我不愿意,不过我确实也不愿意,毕竟我们现在根本就还没安稳下来,如果再加上个孩子,肯定就是我们的负担,而胡凤楼这会就从我肚子上向着我的脸上爬上来,问我说:“秀秀你不喜欢孩子吗?”

  “不太喜欢。”我如实的回答胡凤楼。

  “等你以后生了我们的孩子,你就喜欢了。”

  借着床头昏暗的灯光,我看着胡凤楼这张认真的脸,心里一时间什么滋味都有,于是就翻过身背对过胡凤楼,跟他说要是我们以后有了孩子再说吧。

  说完,闭上眼睛,装睡了。

  胡凤楼坐着看了一会,然后这才关灯,向着我面向着的地方躺了过来,然后伸手将我揽进他的怀里,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然后再将下巴埋在我的头发上,找了个舒适的姿势,睡了过去。

  只要胡凤楼一说到孩子的事情,我就有点睡不着,看胡凤楼的这模样,他应该是特别想要一个孩子,但是我的身体又不行,如果到时候我真的不会生养的话,这会不会让胡凤楼失望?

  我跟胡凤楼有无数个不能在一起的理由,但是我们却又只是因为仅仅相互喜欢,而在一起,人不可能只是因为相爱而不顾及其他的条件而走一辈子,爱情是有保质期的,很难想象,今后我和胡凤楼将这保质期用到最后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的光景。

  第二天早上起来后,胡凤楼已经变成了一只萨摩的样子,我们是坐飞机回去的,所以在回去的时候,只能把胡凤楼放去托运,到了哈尔冰后,然后我在接胡凤楼出来。

  在机舱里闷了这么久,胡凤楼都快要被憋坏了,看见了我就使劲的往我身上跳,因为周围人太多,他也不能说话,就让他的行动告诉我,想让我抱他。

  要是他平时是只狐狸也就算了,现在这大一只老狗,他心里真是没半点逼数他此时有多重,在胡凤楼一直都缠着我的时候,我实在是没忍住,一脚就往他的身上踢了一脚,叫他老实点,做狗就要有做狗的样子,说着也没再搭理他,乘着天还没黑,直接打车去我老家那个山屯子里。

  哈尔冰离我老家的那个屯子,也不是很远,打车的话,三个小时左右就能到,在当我在一次回到我老家这屯子口的时候,借着暮色,看着胡老太那栋已经被我烧毁了的房屋,此时在寒冷大风刮吹下,显得无比的苍凉。

  原本我以为我不会再回来了,但是想不到至今我要要回来。

  整个屯子里,就剩下几户留守的老人家还住着,现在天也晚了,我找了一家之前还跟胡老太有点往来的老婆婆,想去她们家住宿一晚。

  本来以为胡老太死了后,这老婆婆会对我忌讳,但是当我敲着她家门时,她从屋里出来,拄着拐杖,抬起头眯着眼睛看我,像是把我认出来了,问我说:“你是老韩头的孙女秀秀?”

  我爷爷就叫老韩头,当年我全家惨死的事情,在整个屯子里轰动了十几年,之前这老婆婆也见过我,于是就把我认出来了。

  我赶紧的跟着这老婆婆说是,说我就是韩秀,现在回到屯子里来,是想了解一些事情,这天也黑了,不知道去哪里找个住处,所以希望老婆婆能留我住一晚。

  我是个女人家,住一晚上倒是没什么,老婆婆转身就将我迎进屋里,跟我说:“你还活着就好,你还活着就好,当初要不是胡老太救了你一命,估计你现在,早就跟着你爷爷奶奶和爹娘去了,那山上的东西歹毒的很,不会轻易的放过你家里人的。”

  我家人就是被胡凤楼给害死了,现在老婆婆跟我胡凤楼的坏话,说我家人都是被胡凤楼给害死的,而我现在却跟胡凤楼在一起了。

  这让我心里顿时就五味陈杂,赶紧的扶着老婆婆上炕歇着,跟她说我是该谢谢胡奶奶,要不是她的话,我早死了。

  胡凤楼就跟着我站在了炕边上,听见老婆婆说这话,不满的呜呜了几句,并不希望别人再提这件事情,但是这老婆婆毕竟是肉体凡胎,现在就连神仙来了,如果不是刻意的抓住我胡凤楼调查的话,都忍不住我们现在身边的这条狗就是胡凤楼,更别说是一个凡人老太太。

  “我家会与山上的胡仙结怨,也是有因果的关系,我爷爷放火烧死了他们全家,他报复我一家人,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我此时都难以想象我说出这话来的时候,是种什么样的表情,当初我爷爷是在无意并且不知情的情况下,就烧死了胡凤楼的全家,而胡凤楼是有意的,一个个的让我们家每个人都惨死,而我竟然还不顾从前的恩怨,就和胡凤楼在一起了。

  可能是因为现在回到了屯子里,这里是我家人惨死的地方,我对胡凤楼也并不想表现的这么亲切,于是也没怎么管他,继续问老太太说:“奶奶,这次我回来,是想打听一点我家以前的事情。你之前跟我爷爷熟悉吗?您知道我爷家老祖宗是谁吗?我家从前家厉害没死人的时候,家里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