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二百三十三章:阻止建观

第二百三十三章:阻止建观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有点害怕胡九霄跟我说这种话,我不习惯欠别人的太多东西,并且从小到大,也没人对我这么好过,这会忽然出现了一个对我好的有点过分的,让我心里十分的不自在。

  正当我还想着怎么拒绝胡九霄的时候,胡九霄也没等我将话说出口,就已经知道了我想说什么似的,跟我说:“你先别着急拒绝我,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与你没关系。”

  胡九霄都把这话说出来了,我看着他都不好再说什么。只是觉的心里十分的愧疚,胡九霄见我这模样,抿起唇对我笑了笑,向我伸过一只手来,掌心向上,放在我眼前。

  我一时间都有点猜不出胡九霄这是要搞什么名堂,生怕他还会像是刚才那样对我做那种比较亲密的事情,于是就与有点紧张的胡九霄说:“怎、怎么了?”

  “把手给我,带你回去,不然你还想留在这里做什么?”

  胡九霄笑着回答了我一句。

  听到胡九霄说这话,我这才将心放了下来,伸手向着胡九霄的手心里放了进去。

  胡九霄将我的手紧紧一握,然后那两瓣软的就像是花瓣的唇瓣微微轻动了几下,紧随着我们身周涌起了一片茫茫大雾,我整个人像是腾空而起了,但是又在我都来不及眨眼的瞬间,脚心又落地,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此时我已经在我家楼下门口了。

  虽然我知道神仙本领强大,但是第一次体验到这种被带着瞬间移动的感觉,还是让我有些惊叹,要是我也有这种能瞬间移动的本领就好了。

  “快上去吧。”胡九霄扶着我站稳了后,对我说了一句。

  此时胡九霄对我的态度,让我总感觉像是回到了上大学那会班上谈恋爱的女孩子,每天都是男朋友送到楼下,叫她们上楼。

  毕竟我们在外面也有好一会了,避免引起没必要的误会,我赶紧的就对着胡九霄点了下头,转身进楼了。

  在进楼的时候,我心里特别的复杂,胡九霄才来这里一天,我和他还有胡凤楼之间,就已经产生了很大的问题,那他以后真的是要在这里住下来了,那是不是他和胡凤楼真的吵的要翻天了?

  只希望今后能够安静一点,我已经被周婉闹得心烦意乱,就不想出什么更麻烦的事情了。

  开门到家后,胡翡翠和张天昌都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胡翡翠见我去了这么久,便阴阳怪气的对我笑了一句:“怎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你该不会是跟胡九霄约会去亲亲我我了吧。”

  胡翡翠现在就巴不得我能跟胡九霄好上,这样她就有机会和胡凤楼在一起,本来想怼一句胡翡翠我愿意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关她什么事。

  但是都还没等我问出扣,张天昌就直接对着胡翡翠不满的怼了一句:“我说你这个老寡妇,你男人都不要你了,你这么指望着秀秀跟你男人有一腿,你该不会是个心理变态吧!秀秀要是想跟胡九霄好的话,还用得着你在这里说吗?”

  当我听着张天昌这话的时候,简直是觉得好气又好笑,明明就是它故意骗我去胡九霄那儿拿东西,现在它却冠冕堂皇的数落起胡翡翠来。

  胡翡翠好歹也是修炼了两三千年的胡仙,现在张天昌此时就是一只狗模样,见一只狗都在羞辱她,胡翡翠顿时就不爽了起来,立马就跟张天昌吵起架来,厉声问张天昌说她说谁呢?

  张天昌本就不怎么本分,见胡翡翠冲着她喝来喝去,也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着胡翡翠乱叫。

  看着她们两个人又吵起来了,我只好进屋,此时胡凤楼这会正在屋里运功治愈他胸口烫着的伤口,现在这么会时间过去,他胸口的烫伤也好的差不多了。

  此时我就坐在屋里的沙发上,就这么看着正坐在床上的胡凤楼,如果他不说话,不睁开眼睛,看起来真的是乖巧安静的很,虽然不及胡九霄这么貌美倾国,可是他那唇那鼻那眼,看起来确也是十分的耐看俊秀,面皮白皙,肌肤细腻白嫩的就宛如从没经过任何的风吹雨打。

  可是看着胡凤楼,我又拿起口袋里周婉留给我的那张纸条,现在周婉已经对我在纠缠了,按照她那怎么都不可死心的架势,我想我以后是不可能会好过了。

  我想着这些话的时候,向着胡凤楼身前坐过去,此时他正在运功,没感应到我已经坐在了他的身边。

  我抬头看了胡凤楼一眼,跟他说:“胡凤楼,你是真的喜欢我吗?还是你太幼稚了,你跟周婉做这那种事情的时候,脑子里有没有想过我会生气?”

  胡凤楼没有回答我,闭着眼睛。

  而我在问完胡凤楼这话之后,又苦笑了一声,胡凤楼他这么聪明,他自然是想到了他跟周婉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但是,他还是放纵他自己,用这个借口,故意惩罚我。

  一连好些天过去,胡凤楼胸口的烫伤早就好了,周婉上次送了那个纸条来后,这些天时间里,也没了任何动静,这让我都有点怀疑她是不是就此罢手不想纠缠我和胡凤楼了?

  当我的脑子里刚有这种想法后,家里的门铃响了起来。

  前一会胡翡翠还在念叨着周婉这么还没来,周婉不来,让她都没啥好戏看了。

  现在门铃一响,胡翡翠以为是周婉来了,就跟离弦的箭似的,快速的就向着门口走过去,想给周婉开门。

  但是这门一开,发现在屋外站着的却不是周婉,而是张丰。

  胡翡翠一见是张丰,便不满的就对着张丰骂了一句他来这里干什么??

  张丰一进门,看见胡翡翠就气呼呼的站在门口不让他进来,于是就笑嘻嘻的对着胡翡翠说他是来找我和胡凤楼的。

  这几天在家也是闲的慌,我就叫胡翡翠走开,让张丰进来,问张丰有什么事情?

  张丰在进来的时候,还转头有点担心的看了眼胡翡翠,生怕胡翡翠不让他进来,但是这会胡翡翠毕竟也在我家住,我叫她让开之后,她便气呼呼的让开了,嘴里不停的喊着:“没意思,没意思,做什么都没意思!”

  张丰看起来,像是对胡翡翠好像有那么一点意思,进屋之后,转头看了好几眼胡翡翠,这才跟我的说:“我不的在带人在装修保安观吗?本来一切都好好的,但是从前几天晚上开始,刚修好的墙无缘无故的倒塌,并且还有几个工人受伤了,这两天我就去调查了一下,发现来作怪的,是保安观后山里一些死去的冤魂,变成动物或者是人的模样,故意来阻止我们扩大道观,像是不准我们重建保安观。”

  自从我跟胡凤楼认识了张丰之后,张丰有什么事情,不管大小,都喜欢找我跟胡凤楼,我问张丰说那东西就没办法对付吗?

  张丰就对我说:“如果是一个东西还好,是整座山的冤魂,像是听了什么命令似的,都来了。”说着,张丰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这不是也没查出那控制这些怨鬼东西是什么嘛,所以就来问问你和胡仙家的意见。”

  胡凤楼这会正刷完牙从浴室出来,听见张丰在找他,便问他怎么回事?

  在张丰继续将发生的问题跟胡凤楼说的时候,我心里在想,这东西阻止我们建观,一般要么就是掌管这坐山的神,要么就是与我和胡凤楼有仇的东西,现在与我们有的上关联的,那就只有真神田一,难不成是真神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