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二百五十五章:自作多情

第二百五十五章:自作多情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婉跟我说着的时候,伸手向着我们楼下拐弯处的垃圾桶那边一指,我朝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此时那垃圾桶旁边,大大小小都丢着我的衣服,生活用品,还有一些之前胡凤楼送我的礼物之类的。

  当我看见我的东西被丢出来之后,我此时所有的忍耐全都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从前我还顾忌形象顾忌面子,现在我直接就像是个泼妇似的,伸手就朝着周婉的身上用力的的打过去,骂她怎么这么不要脸,小小年纪不学好,学别人抢男人!

  此时周婉被我打,她也不还手,而是使劲的向着胡凤楼的身上贴过去,对胡凤楼哭诉着说我打的她好疼,让胡凤楼帮她。

  胡凤楼此时看着我气的就跟街上发了疯到处乱咬人的狗似的,他的眼神看都不敢看我,此时他也没听周婉的话,而是反手抓住周婉的手,一把就将周婉从他的身上推开,骂周婉说叫她去把我的东西全都捡回来,她以后要是再敢这样,就别怪他心狠手辣。

  从前周婉听了胡凤楼说这话,还会哭哭啼啼的,现在周婉再听到胡凤楼说这话,并且还一把就将她给推开了,一开始她脸上立马就露出了一点委屈,但是在她脸上的委屈露完了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顿时就对着胡凤楼冷冷的笑了一声,对胡凤楼说:“凤楼哥哥,我看你是不是忘记了你那天晚上对我说过的什么,要是你忘记了的话,我现在就当着秀秀姐姐的面,把你那天晚上跟我说的事情给说出来,你说好不好?”

  刚胡凤楼看着周婉那义愤填膺眼神,此时在周婉说出这话来的时候,立马就楞了一下,情绪逐渐的缓和了下来。

  “叫秀秀姐姐跟我道歉,她打了我,就应该给我道歉,她要是跟我道歉了,我就考虑让她再搬进来,以后要她来照顾我们的孩子也不错,免费的保姆不要白不要。”

  周婉见胡凤楼平静下来了的表情,便开始命令胡凤楼,让胡凤楼要我跟她道歉。

  胡凤楼此时就不可思议的盯着周婉看,周婉也直视着胡凤楼的眼神,见胡凤楼迟迟都不肯对我说这话,气的她立马就又威胁胡凤楼:“我要是三分钟之内没听见秀秀姐姐跟我道歉,我就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看着此时周婉这盛气凌人的模样,一直都抓住胡凤楼的什么把柄威胁胡凤楼让他做这个做那个,而胡凤楼竟然一点都不反抗,这让我气的不行。

  胡凤楼都已经对我这样了,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他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知道的,于是我就对着周婉凶道有本事就说出来,别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威胁人!

  见我此时说话了,周婉就更加得意的看着胡凤楼,笑着跟胡凤楼说:“凤楼哥哥,你要是再不让秀秀姐姐给我道歉的话,我可就说了哦!”

  “要说就赶紧说,费这么多话干什么。”我不满的对着周婉怒斥了一句。

  “好,那我说了……。”

  当周婉正要跟我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胡凤楼忽然就一把抓住了周婉的手,将周婉往他身后一拉,向我身前探过身来,跟我说:“秀秀,要不你就跟她说一句对不起吧,就看在我面上,说一句就行。”

  当我听到胡凤楼对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顿时心如死灰,从前胡凤楼心高气傲,看谁谁都不顺眼,天下他最牛逼,率真坦诚,从不因为任何事情而低头。

  可是现在,胡凤楼这恶心虚伪的模样,让我看的无比反胃,甚至让我怀疑,他还是不是从前的那个胡凤楼,从前我所认识的那个傲娇跋扈的胡凤楼,天底下他什么都不在乎的胡凤楼,哪里去了。

  尽管我已经把胡凤楼刚才对我说的话听得的明明白白,但是此时我还是忍不住的再问了胡凤楼一句:“你说什么?”

  胡凤楼看着我,此时他眼里,也看着我的眼神也是无比的绝望,但是不管怎么绝望,他还是对我轻声说了一句:“跟周婉,道……。”

  我几乎就是控制不住我的手,直接就向着胡凤楼的脸上一巴掌就扇了过去,一声巴掌的脆响从胡凤楼的脸上传了过来,我的手掌心里,一片火辣辣的疼,胡凤楼的脸,也顿时就红肿了起来。

  “胡凤楼,我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你真不是个男人,我要是再看上你,我就把我的眼睛给戳瞎掉!”

  本来后来我还有很多恶毒的诅咒,想诅咒胡凤楼胡凤楼下十八层地狱,被五马分尸,被太多太多的残忍死法给弄死,但是这些话,从我心里涌向我口边的时候,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我恨你,我恨死你了。”我一边哭一边对着胡凤楼说这话,哭完之后我转身就跑了。

  想不到从我嘴里也会说出这种杀马特的煽情话,我一直以为在我们这段感情里,一直都是胡凤楼处于劣势,一直都是他做错了事情怎么跟我道歉,怎么让我原谅他,我一直都以为他付出的真心比我付出的要多了很多,但是在刚才那一刻我发现,我付出的一点都不比胡凤楼少,我对胡凤楼说出我恨你这三个字的时候,那种撕心裂肺,疼的难以呼吸的感觉,让我一时间真的是感觉活着也不是,死了也不是,让我不知道是活好还是死了好。

  每次的原谅,都是无条件的容纳对方对自己造成的伤害,那种捂着血淋漓的伤口然后笑着原谅对方的包容,根本就不比一做错事情就来求原谅要来的廉价。

  可是我现在才知道,我把我的心都交给了一个什么人,我这一生唯一用心爱过的人,却让我如此痛苦不堪。

  我跑的时候,胡凤楼没有追过来,可能是周婉不让他追过来,也可能是胡凤楼已经没脸再追过来,我不知道他对周婉说过的什么话,这话对胡凤楼来说到底有多重要,重要的让胡凤楼宁愿因为这句话而跟我翻脸。

  街上车水马龙,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去哪,最后只能顺着马路走,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天色越来越暗,街边的路等一盏盏的灯光亮了起来,我不知不觉的已经走到了黄浪涛涛的长江边上的大桥上。

  我倚身在桥栏上,看着长江里向着东边流逝而过的水,我在想我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活着对我来说就真的这么重要吗?

  我问我自己,我也不知道我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从前为自己活着,在这个世界上卑微着一条贱命,任打任骂,活着对我来说似乎只是为了遵循这个世界的生长规律法则,后来遇到胡凤楼,就开始有了舍不得的人,也有了想为对方活着的人,但是实际上只是我异想天开。

  谁也不是谁的谁?我并不是胡凤楼的全部,他还有比我更重要的东西,为了那个东西,他连我也可以不要,并且他已经做出了选择,毫不犹豫的就抛弃了我,从前我还以为我在他心里有多重要。

  一切都只不过是我自作多情而已。

  看着眼前的江水,从前我还想不通为什么那些过的比我好的人还选择自杀,此时此刻,我似乎也全都明白了过来,那些人都过的比我好,还选择死亡,我这种全家死光,什么都没有的人,还有什么好活的。

  此时桥上车辆来来往往,每个人我都不认识,爬上护栏,心无旁骛的往这翻滚着白沫的浪里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