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二百六十七章:唱反调

第二百六十七章:唱反调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不是胡凤楼此时正死死的扯着我的头发,不管任何什么原因,我现在也会紧张的问他一句怎么了?

  但是胡凤楼此时他的手就卷绕在我的头发上,用的力气似乎都要将我整个头皮都快要扯下来,疼的我根本就不想再关心他任何事情,不管我对他好还是对他不好,他都从没为我考虑过,从我们一开始到现在,他想的只是他自己。

  “我告诉你韩秀。”胡凤楼十分艰难的跟我说出这话的时候,原本已经从他嘴里吐干净了血立马就又从他的嘴角溢了出来,他刚才被胡九霄的阵法镇压,又作死用它自己的狐丹破胡九霄的阵法,此时就算是胡凤楼不死,起码也要丢掉半条命,我都怀疑胡凤楼他这么做,是不是就是自己故意在找死,这么偏激不计较任何后果的方法,也就是他这不要命的能做的出来。

  胡凤楼扯着我的头发在地上休息了一会之后,这才能慢慢的从地上坐了起来,此时他刚才那张已经妖变的脸,随着他的休息,已经慢慢的恢复了人的样子,并且此时他抹了一把他脸上的血之后,再继续刚才跟我说的话,跟我说:“韩秀,我告诉你,你这条命,就是老子给你的,你要是想离开老子,做梦,我把你看这么大,把你便宜胡九霄,想都不要想,哪怕是我死了,你也得跟着我一起去阴曹地府。”

  如果从前胡凤楼对我说过什么关心我为我着想的话,可能只不过是他想用来麻痹我让我喜欢上他的手段,现在我们之间的感情一旦出现问题,生死关头,他就算是死也不会便宜我。

  原本我是想跟着胡九霄走的,离开胡凤楼,但是经过这么一出事情,我又被胡凤楼带到这神不知鬼不觉的地方来,再听着胡凤楼对我说过的这些狠话,我又开始再一次的认命。

  我不想麻烦胡九霄,胡凤楼他就是个神经病,人跟神经病怎么能够斗,一旦疯狂起来,连自己的命都不要,又怎么可能会去在乎别人的命。

  听着胡凤楼对我说的这话,我连看都不想看他,胡凤楼见我此时根本就不搭理他,用另外一只手用力的向着我的下巴向着他的面前掰过去,然后再朝我怒声低吼了一句:“你听到没有!”

  看着我面前的这张血脸,我其实很想问胡凤楼他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思?希望我爱他,在我爱他的时候,一次又一次的消耗我对他的喜欢,而在我对他一次次的失望之后,他竟然像是个没事人似的,根本就没有想过是他的问题才造成了我们今天这种局面,就知道一个劲的骂我打我,仿佛只有这样做,他才觉的我会彻底的听他的话似的。

  倘若他是我表姑,这么骂我打我,我早就老实了,他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但是胡凤楼他每打我一次,我就更怨恨他一分,此时就算是他满脸是血的在我面前,我都不想伸手帮他擦一下。

  “随你的便,你开心就好。”

  在胡凤楼死死的卡主我脖子的时候,我对他不满的说了一句。

  我这不满的语气,立马就将胡凤楼原本对我就不好的情绪,激的更加狂躁,此时他看着我的眼神都变的又凶又不耐烦,那眼神像极了正在调教一只不听话的狗一般。

  其实不管我现在怎么在胡凤楼的面前刚,但是我心里还是怕他,亡命之徒最可怕,胡凤楼现在他身上已经又背上了命案,并且又将自己的同胞打死,胡九霄又在追他,就他现在这个样子,他已经不是胡九霄对手,但是要是对付我,只要我不请神的话,他的功力想要把我折磨死,还是绰绰有余。

  “你什么态度? 给你机会攀上胡九霄,就真当你是长白山大夫人了吗?”

  我本不想跟胡凤楼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的话,但是胡凤楼却偏偏要用一些无比羞辱人格的话来侮辱我,这让我就算是再怎么不想理他,也直接爆发了,伸手使劲的把胡凤楼扯住我头发的手推开,不想他再用这个无比羞辱人的姿势来对付我,但是我越扯开胡凤楼就将我的头发缠的越紧,仿佛就想看见我在他面前这幅被他操纵玩弄的样子。

  “是啊!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会跟你沦落到这种地步?胡凤楼,我活着不是为了给你当牛做马的,白白欺负的,既然你对我半点情面都不讲,那也别怪我对你翻脸无情!”

  胡凤楼已经引起我想跟他决斗的火气,我跟胡凤楼说完这话之后,也不管这里是在哪里,也不管任何后果,直接唱帮兵决,请我的仙家,请胡九霄,请我所有的兵马,过来帮我一起对付胡凤楼,把我从他的手里救出来。

  可是我此时唱帮兵决还没唱到两句,胡凤楼见我想找兵马请胡九霄对付他,气的直接一个巴掌向我脸上扇了过来,将我唱的请神词一巴掌给打了回去:“不准请胡九霄!”

  胡凤楼打我不止一次两次,此时他再打我,我心里根本就没有对他涌起过什么不甘心委屈,只有对他的怒火,他不让我请我偏要请,于是再一边怒视着他,一边直接就当着他的面,唱出请神决:“日落西山虎下山,我花容秀女,乃长白山胡天尊关门弟子,今日十五,被狐妖所欺,还请天尊,速速前来惩戒孽障,救我于水火……。”

  我没唱完,胡凤楼直接扯着我的头发用力将我整个脑袋都往后仰,疼的我眼泪瞬间就顺着我倒下去的眉头往发际线里面流。

  “你这臭娘们要是再唱,我就杀了你!”

  “今日十五,弟子被孽障所欺,还请天尊速速前来惩戒孽障,救我于水火……。”

  胡凤楼越是不让我唱,我就偏要唱,有本事他就杀了我,也好过说我这条命是他给的,让我苟活了这么久,寄人篱下十八年,受尽羞辱,若是以后余生都跟胡凤楼在一起,那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不过在我唱到这里的时候,我明显的就感觉到我身边的气息有所改变,胡九霄应该是听见了我唱请神决在请他。

  尽管我知道我总这么麻烦胡九霄不好,但是我又没办法。

  胡凤楼在听我唱着的时候,本来想对我发火,但是当他感受到我身边的气息有所改变的时候,也意识到了胡九霄接应了我他请他,只要胡九霄感应到了我,就能顺着我传唤他的请神决找到我。

  现在胡凤楼身受重伤,如果胡九霄再陈胜追击,胡凤楼他根本就没什么活头了。

  眼看着有希望,我加快了语气,胡凤楼这会生怕我再请到胡九霄,直接就伸手向着我的脖子里一掐,他的指尖就像是扣进了我脖子里的肉里面,用力往外一扯,一阵钻心的疼,我的嗓子眼里一甜,血腥味涌上来,我刚想说出来的声音,忽然就失声了。

  我又试着喊了几句,还时喊不出任何的声音,只看见胡凤楼此时将我喉咙里的一个什么东西扯了出来,随手就丢在了地上。

  他的手指里都是血,我才意识到我的喉咙是不是被胡凤楼抠出了洞?

  只见胡九霄这会用手指还停留在我脖子里像是在做法,将我脖子里的伤口愈合了之后,很害怕胡九霄会根据我传唤他的声音找过来,直接就拉起我的头发,站了起来,往四周看了一眼,然后选了个方向,拖着我往那个方向快速的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