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二百八十二章:再次受蛊

第二百八十二章:再次受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我看见胡凤楼醒了的时候,心都跟着他的身体微微的跳动了一下,心里还想着要是胡凤楼在这个时候醒了,看见我要离开他,他指不定又会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举动,威胁我威胁胡九霄。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胡凤楼只是身体微微动了一下,并没有醒来,依旧是趴在胡碧烟的怀里,垂着他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

  胡九霄好歹也是胡仙首领,胡碧烟这么大胆的骂他,都还没等胡九霄生气,一直都跟在胡九霄身边的胡仙侍卫,瞬间就出现在了胡碧烟的身边,手里拿着武器,围住了胡碧烟。

  胡碧烟刚才还骂着胡九霄,但是现在十几个侍卫围着她拔剑怒视,这些侍卫都是长白上武力最好的仙家,胡碧烟抱着已经受伤了的胡凤楼,看见这架势,也有点害怕,不由得向着门后退了几步,骂我和胡九霄说:“怎么了,被我说了实话,就要杀我了?”

  胡九霄扬起下巴,令围住胡碧烟的侍卫退下,然后他向着胡碧烟逼过去一步,神色平静的警告胡碧烟说:“虽然我不爱杀生,但是你最好也别太放肆,念你一人活着不容易,今日放你一马,要是下次再这么对我和秀秀出言不逊,你就没现在这么好的运气了。”

  被胡九霄训了,胡碧烟此时脸色气的通红,但是也不敢再言语什么,只是恨恨的盯着胡九霄看,眼神里满是不甘。

  胡九霄并没有把胡碧烟看着他的眼神放在眼里,搂过我的肩膀,侧头对我轻声说了句我们走,然后便转身离开。

  在我转身的时候,我再向着胡碧烟怀里的狐狸看过去,只见在我们转身走的时候,狐狸闭着眼睛里,忽然就有眼泪掉了下来。

  看见狐狸掉下来的眼泪,我心里瞬间就无比难受,胡凤楼他是已经醒了吗?

  如果他没醒的话,怎么可能又会哭?但是他醒了的话,现在我都要走了,他就没有一句想对我说的话吗?也为什么不像是从前那样,哪怕是杀人放火,也要阻止我。

  在跟着胡九霄返回的路上,我心里就一直都想着刚才看胡凤楼的最后一眼,他那默不作声的样子,尽管我一直都想摆脱胡凤楼,但是在这种时候,我真正能离开他的时候,我心里又百般难过,有时候想想,我自己真是贱的厉害。

  也不知道胡九霄是做着什么打算,我们从胡碧烟那儿回来之后,我以为胡九霄是直接带我回长白山的,毕竟他法力比胡凤楼高,如果他想带我回去的话,用法力不到十分钟就到了,但是胡九霄并没有这么做,在我们坐车到了合肥之后,天暗下来,他就跟我说我们先在这儿休息一晚,明天再动身走吧。

  毕竟要是去了长白山,上去了,我跟胡九霄的关系就正式的确定了,现在还没去,我也不想这么快的就上去,于是就答应了胡九霄。

  现在只有我和胡九霄两个人,在酒店前台订房的时候,胡九霄看我心情不是很好,于是就问我说要不要给我另外单开个房间让我安静一下?

  我知道胡九霄不能强人所难,我都选择了跟他在一起,他还是比较顾忌我的感受,我也想一个人静一静,可是决定是我自己做的,胡九霄并没有逼我,如果我这时候说想一个人呆会,怎么看怎么矫情,于是我就对胡九霄说不用了,叫他别太在意我的心情。

  胡九霄低头看了我一会,然后再跟我说:“那好吧,把你留在另外一个房间里我也不放心,今晚我们就住一起吧。”

  我点了下头,等胡九霄定好房后,就跟他上楼休息了。

  之前在胡九霄家里的时候,虽然也跟胡九霄睡过,但是这是在外面,我就有点不自在起来,总像是在偷奸似的,忍不住的往我们身边看,生怕有人注意到我们。

  我这贼眉鼠眼的模样,跟胡九霄这一身凛然正气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胡九霄见我鬼鬼祟祟的,就问我说我在看什么?生怕别人看见我们在一起吗?这里又没有人认识我们。

  胡九霄这么一提醒,我这才反应过来,但是又想到胡九霄可是仙家,于是我就跟胡九霄说:“就算是别人不认识我们,可你是东北第一胡仙,总有仙家认识你。”

  我说着这话的时候,已经出电梯了,胡九霄走在我的前面,听我说着这话,就跟我说:“可见过我的仙家却很少,就算是我现在告诉他们我是胡九霄,他们也未必相信。怎么了,你害怕他们知道我们在一起吗?”

  “当然不是。”我赶紧的跟胡九霄解释:“我是怕会影响你的声明,要是被别人看见了,指不定又会说你始乱终弃,说你不好的话。”

  见我是在为他着想,胡九霄倒是对我笑了笑,跟我说:“嘴巴长在别人的脸上,他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哪怕是再完美的人,也有人不喜欢,我们自己开心就好了。”

  说着开了我们的房门,让我先进门。

  晚上,我们都洗漱了好了之后,准备上床,胡九霄身上穿着一件薄薄的丝绸睡袍,可能是他刚洗过澡的原因,原本就很白皙的皮肤,现在在灯光的照耀下,就如同粉雕玉琢一般,十分可人。

  只是我跟胡九霄虽然认识这么久,也不是没有亲密接触过,但是毕竟我对他还是不熟悉,在胡九霄上床来的时候,我心里忽然就有点不踏实,于是跟胡九霄说我能不能去沙发上睡一晚上?

  当我说完这话后,我顿时就有点后悔,我自己这到底是在做什么?明明就是我自己选的胡九霄,现在这会,我却装起什么清纯起来了,真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哪有这么可笑的事情。

  胡九霄听了我这话之后,转头看了眼沙发,这沙发的设计并不适合在上面睡觉,但是他似乎也明白我在想什么,也没生气,于是就跟我说:“你一个女人家家,睡什么沙发,要不我去练功吧,你好好休息。”

  这本来就是胡九霄定的房,胡凤楼一有事情,我现在身无分文,如果不是胡九霄订房的话,别说我能在这么好的酒店里休息,现在都得去睡街头了。

  我真是恨我自己,老是做出这种自相矛盾的事情,现在看着胡九霄要下去,这大晚上的,胡九霄陪我赶了一天的车,肯定也很累了,我怎么可能让他这会去练功。

  于是我就伸手拉着胡九霄躺下,然后跟胡九霄说:“我知道我不好,你可不可以不要怪我,等过一段时间,我就好了。”

  这会我主动认错,胡九霄伸手就往我的脸上抚摸了过来,跟我说:“我怎么舍得怪你,要是忘记一个人真的这么简单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这么多的恩怨情仇了。”说着,对我笑了一下,跟我说:“没关系的,我都能理解,也会等你一切都好起来。”

  听着胡九霄说的这话,我心里瞬间平静了很多,如果当初我先遇到的是胡九霄,恐怕会不会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波折?

  可是这都是上天造化弄人,一切都是早就安排好了。

  “九霄,谢谢你。”

  我也不知道要对胡九霄说什么,憋了好久,只对胡九霄说了一句谢谢。

  胡九霄听我对他说了句谢谢,抿嘴笑着就将我揽进了他的怀里,跟我说今天奔波了一天,让我早点睡吧。

  但是当我的脸贴在胡九霄胸口的时候,他身上那股魅惑的香味,透过他胸口一层滑柔的布料,就向着我鼻尖里汹涌了进来,这香就像是药性极强的迷药一般,让我瞬间脑子就有点蒙,对胡九霄他被衣服裹住的身体,此时忽然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渴愿,忍不住想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