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三百零四章:愤怒之火

第三百零四章:愤怒之火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蟒玄龙现在说话的时候,一口一句畜生的骂胡凤楼,情绪十分的激动,但是尽管他看起来说的就像是一件千真万确的事情那般,可是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说的就是真的,胡凤楼他怎么可能会用这么可怕的方法对付我?他不是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蟒玄龙,如果要蟒玄龙对我做出这种事情来的话,那我以后这辈子都会活在这件事情的阴影里。

  我知道胡凤楼如果想对付起我来,绝对不会心慈手软,他从前对付起我来,也从来就没手下留情过,但是胡凤楼他是那种比较直接粗暴的人,他要么就打我,要么就直接骂我,怎么可能会想出这么阴损的方式来毁掉我。

  “我看不了解胡凤楼的是你吧,你说,这是不是你的阴谋,你别推到胡凤楼身上去。”

  现在我浑身烫的都快能煎蛋了,一边因为蟒玄龙说的这话,眼泪汹涌,一边还强硬的忍着这种痛苦,对着蟒玄龙说出为胡凤楼辩解的话,不是我不相信,只是我不敢相信,胡凤楼他口口声声的说爱我,我为他几乎全都付出了所有,他怎么忍心这么害我?

  蟒玄龙听见我压根就不想相信他的话,转过头来,对我既生气又觉得好笑的笑了一下,然后摆出一副就像是看小丑似戏弄表情,问我说说:“韩秀,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就算是想归顺胡九霄的门下,也不至于用这种弯弯绕绕的手段,我也没必要要拿上自己的命做赌注,哼,只怪我当时色迷心窍,以为胡凤楼的眼睛好不了了,谁知道胡九霄竟然请来天上的上方仙为他治好眼睛,不然,我这奇毒,这世界上,任何人都治不了!”

  蟒玄龙不甘心说着这话之后,语气又平缓了下来,像是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不过他看着我现在这幅因为痛苦而在地上不断的扭来扭去的样子,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那眼睛里也被一层迷欲而所填充,在他刚刚决定不想动我,准备想用我来换取胡九霄信任,这会他却又鬼使神差的向着我身前靠了过来,把手伸向我的腿上摸了过来,跟我说:“韩秀,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我说的句句属实,否则天打雷劈,你要是同意我刚才说的话,那就请胡九霄过来,到时候是真是假,他来了就知道,你要是不同意,我现在就办了你,这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想我从前一直都被你瞧不起,被你厌恶,今天我就要连本带利的全都还给你,让你做鬼也不安生!”

  看着眼前蟒玄龙那张恶心的脸,我真的害怕他会在这个瞬间会在这个破山洞里面害我,我已经选择了胡凤楼,胡九霄今天晚上就要走了,我怎么可能还会因为我自己的事情而麻烦胡九霄,于是在蟒玄龙向着我身上欺压上来的时候,我死命的抓住我最后的理智,念动请神决,请胡凤楼,我想知道,刚才蟒玄龙到底说的是真是假。

  胡凤楼还是我的仙家,只要我念请神决请他的话,他一定会听见的,他要是知道我被蟒玄龙缠上了会被害,他一定会火速赶来救我的。

  可是如果反之的话,那就是说明,他真的就像是蟒玄龙说的那样,这场戏,是他和蟒玄龙早就为我安排好了的。

  “请神了,请东北胡仙胡二爷,二爷待我如妻室,从相识,到至今,护我周全,为我杀敌数百,今日我遇见了那妖魔邪祟,想侮我清白,二爷保佑我平安,请二爷速速前来,为我击退邪魔……。”

  现在我脑子都是糊的,被体内的毒火攻击的精神都快要崩溃,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是怎么坚持唱出这种请胡凤楼的请神词,可是我都快即将要用完我最后的理智将这请神词唱出来后,一遍又一遍,还是没有见到胡凤楼任何要赶来的气息。

  他从来都没这么慢过,也从来都没有不接我的请神令,他是我的仙家,他不可能不知道我在请他来,哪怕就算是他远在万里,只要我唱请神决,他也知道我在找他,也会接应我,可是他这次,就像是凭空在人间消失了一般,不管我怎么唱,都没有任何的回应。

  如果说我刚才还对着胡凤楼抱有一线幻想,请他而不请胡九霄的原因,也是已经打算了想跟他以后都好好生活过日子,胡九霄跟我说了,我和胡凤楼不好的主要原因在于他,只要我少在胡凤楼面前提及他,我们之间就不会有什么矛盾,可是现在,我按照着胡九霄跟我说的方法做了,我也意识到了我的和胡凤楼之前相处的时候导致我们感情破裂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了,可是我现在努力的在做,但是还是没有用,我请胡九霄,胡凤楼是觉得我还是对胡九霄放心不下,我不请胡九霄,胡九霄他却要用这这种残忍的方式折磨我,难道他真的只有看着我无比痛苦,他心里才开心,才相信我会跟他好好的在一起吗?

  当我实在是没有力气再念请神决了的时候,内心的绝望无限扩大,我的做法证实了蟒玄龙说的就是真的,胡凤楼跟蟒玄龙,就是串通好了的,不管从前胡凤楼怎么对我,我对他哪怕是再死心,我也没有将他从我心里抹除,在我心里总为他腾出那么一块地方放着他,而现在,他的做法,仿若是黑暗,吞噬了他在我心里仅剩的一点光明,我对他的感情,对他的心疼,在我看着蟒玄龙那张因为我没有按照他的说法去做而气的打了我一巴掌的那张脸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这个臭婊子,活该天生就应该是被胡凤楼给玩死的,他都这么对你了,你还对他一往情深,既然你不想活了,那老子就陪你去死,死之前也要把你这婊子给上烂了,我死你也得死!”

  蟒玄龙他了解胡凤楼是一个多么心狠手辣的人,在与我协商没有达成共识之后,他也知道如果胡九霄不来,他也没几天活头了,于是现在全都将气撒在了我的身上,想用他残暴的欲念跟我一起去死。

  我心里的绝望,在这个时候堆积的宛如没有任何星光的黑夜,如永不见天日的地狱,似乎一切在我心里,已经不再重要,或者死就是对我唯一的解脱。

  可是尽管我心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期待,但是在蟒玄龙解开我身上的绳索的时候,我看着他向着我脸上亲过来的这张脸,这张脸在我眼里,我像是产生了幻觉一般,这张脸时而化成胡凤楼的脸,时而又化成蟒玄龙的脸,当我误把蟒玄龙的脸看成胡凤楼的时候,想起了从前我跟胡凤楼的种种,想起我为他付出这么多,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对我好过,也从来都没有站在我的立场为我想过,这么久以来,他一直都是这么自私自利,甚至在最后的时候,我放弃了我所有,放弃了我所有光明和他选择在一起承受无尽的痛苦之后,他还怀疑我,要将我扼杀的更加彻底……。

  愤怒之火,瞬间从我心底里如同压抑的潮水,瞬间就爆发了出来,此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杀了胡凤楼,既然他这么对我,他从来都没有考虑过我的生死,那我也要杀了他,现在唯一能平下我的怒火的事情,我就是想亲眼看见他是在我面前怎么死的!

  而现在,唯一能救我的,就是胡九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