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三百四十九章:用我的血

第三百四十九章:用我的血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真神田一这么亲呢的喊我的名字,我真的快要恶心死了,于是就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不想跟他说任何的话,现在我的嘴被布条给塞住了,我也没办法说话。

  刚才真神田骂了蟒玄龙,蟒玄龙这会为了给真神田一现殷勤,赶紧的就接过真神田一的话,跟我说:“是啊,韩秀,这么久没见我主子,你招呼也不打一声。”

  我根本就不屑与看蟒玄龙一眼,现在我的七窍已经打开,就算是我嘴里不念请神咒,只要我心里念咒语,就能把我的仙家给请过来,帮助我脱困,但是此时真神田一胡凤楼,还有蟒玄龙胡翡翠都在,我要是把我的仙家们都请来了,肯定又是打打杀杀,死伤无数,可是要是不请的话,指不定我的命,今天就要撂在这里了。

  就当我犹豫着我要不要请神来救我走的时候,真神田一看着我侧过去的侧脸,像是看透了我心里在想着些什么,对我一笑:“看来秀秀并不想见我,指不定心里还想着找人来杀了我。”

  “她敢?”我都还没应真神田一这话呢,胡翡翠就像是我挖了她家祖坟一样,立马就大声的骂了我一句:“就她,就算是她真的把她所有的仙家都请来了,真神大人您所有的式神已经全都从您的家乡东渡了过来,她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这句马屁,顿时就让真神田一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伸过手,将我嘴里的布扯了下来,丢在一边,然后再问我说:“听见了吗,你们中国的仙家,都觉得我法力无边,本事强大,你说,你们整个大陆的仙家妖怪,该不该全都归我掌管,当我的式神?”

  “你做梦。”我反驳了一句真神田一:“我中国,泱泱大国,地仙修行上万年的都有,怎么可能会被你这个小日本鬼子管,还当你的式神,做梦!也就是这么几个渣滓,才会听你的话,当你的走狗。”

  胡翡翠向来就不喜欢我,她听到我说这话之后,欲要对我发作,不过在她朝我发火之前,真神田一转头看了胡翡翠一眼,压制了她的怒火,然后再跟我说:“秀秀姑娘,你这句话就说错了,天下之大,妖为一家,我们人有人的国界,妖有妖的国界,两者不能混为一谈,何来的叛国之说,日本与中华,你我的祖先都是一家人,你们的领土,也是我们的领土,何必分的这么清楚呢?再说,就当真是走狗,那也只有胡翡翠跟这蛇妖才是,胡凤楼不是,他是我珍爱的艺术品,我为了得到他,费了不少心血,他比我的命还贵,当然,我更想要的是你丈夫胡九霄,他是中国古老的妖怪种族,血统珍惜高贵,是我这辈子都梦寐以求最想得到的式神,你们两个,都是我真神家族最需要的东西。”

  真神田一把我跟胡九霄比喻成东西,当做东西似的需要,都说日本人变态,我从来都还没有感觉到,现在听真神田一这么一说,真的变态至极。

  “那你现在抓我来,一是要杀了我,二是想要通过我引出胡九霄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一定会先自杀身亡,我不能因为我的原因而让胡九霄也落入这个老东西的圈套里。

  “你说的对,也不对,需要你的血没错,我老了,以后没有你,我根本就活不了多少时间可活,但是暂时我还没有这么大的能力去收服胡九霄,不过,只要你在,胡九霄迟早都会成为我的囊中之物,想不到你还真的是个神奇的女人,若不是你,恐怕我这辈子,都没办法能跟这两件珍贵的东西扯上关系。”

  胡凤楼现在就站在真神田一的身边,真神田一说他是东西的时候,他竟然也没有半点的反应,就像是不是在说他似的,低着头,一句话不说,也不做任何的动作。

  “好了,我是个孤独的老人,今天念在我们是亲人的份上,我就跟你说了这么多,现在我要去休息了。”说完转头,对胡凤楼说了一句:“一会你下手的时候,温柔一点,毕竟她也是你之前心爱的人。”

  胡凤楼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而在胡凤楼点完头之后,真神田一哈哈哈的大笑了几声,大跨着脚步,走出去了。

  此时我眼前就剩下胡凤楼还有胡翡翠还有蟒玄龙,可能是胡翡翠刚才被说了是走狗之后,也没了刚才这么神气,倒是她一边蟒玄龙,听见胡翡翠跟他一起被说成走狗,神气了起来,笑着对胡翡翠讲:“胡翡翠,你老娘就不管你了吗?你再怎么说也是金花教主的女儿,怎么现在跟我这种无名小妖一起当了下等货色呢,您可贵为胡仙公主啊!”

  本来胡翡翠就不甘心,听见蟒玄龙说这话之后,就更加的生气,直接扬起手,想要打蟒玄龙,而蟒玄龙却丝毫的不怕,冷着眼看着胡翡翠,似乎他的功力要比胡翡翠要强悍很多。

  胡凤楼在真神田一除去了后,就将刚才真神田一给他的匕首拿了出来,抬眼看着我的脸,眼神陌生,一点感情都没有,跟他抓我来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

  他现在已经完全听从真神田一的号令,看着胡凤楼拿着刀对着我,我心里有点害怕,求生的欲望让我对胡凤楼说:“胡凤楼,你最好是放了我,不然就算是天兵找不到你,我请来众多仙家弟马,也饶不了你。”

  胡凤楼并未把我的话放在眼里,直接拿起我桌边放着的一个碗,然后用刀子,向着我被捆住的手腕上割了进来。

  胡翡翠刚才本来是跟蟒玄龙吵架的,现在看见胡凤楼为了给真神田一取血,而不惜割破我的手腕,心理顿时就平衡了,也不跟蟒玄龙计较,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嘲讽我:“你以为我们抓你来,就没考虑过你会请帮兵吗?我告诉你,这里是真神田一布置的结界,跟外面世界脱离了关联,你的请兵咒语,传不出去的,在这里你就是鱼就是肉,任由我们宰割,怎么样,现在是胡凤楼给你取血,这个说要爱你一辈子的男人在害你,你开不开心。”

  如果在从前,胡凤楼要是对我做出这种事情来,我肯定会难过,但是现在,我一点难过的感觉都没有,只想怎么才能从这里逃出去。

  我心里默念了几句请神决,果然跟胡翡翠说的一样,现在我心里没有半点的灵感,我的请神决传不出去,刚才我还想着不能拖累我的仙家兵马,现在我就算是想拖累,都没得拖累了,如果依靠我一个人的本事又没有外援的话,我根本就不可能逃脱,唯一的希望就是等着胡九霄来找我。

  在我被抓之前,我还觉得我能力已经很强悍了,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依然是这么渺小不堪一击。

  胡凤楼用碗装着从我手腕里流下来的鲜血,他手里的匕首就一直都擦在我的手腕里,当我的血源源不断的涌出来的时候,他再用力的将刀子抽了出来,他这一抽,带动我伤口被切开的肉,一阵钻心般的疼刺激的我忍不住喊了一句。

  看见我这会终于有了点反应,胡翡翠笑的更加开心了,蟒玄龙站在我身前,看着胡凤楼丝毫不留情面的将我的血接了大半碗之后,又换了个碗,刚才跟胡翡翠争吵的表情下去了,看着我疼的一直都皱着的眉头,像是在犹豫什么,然后再转头不屑的跟胡凤楼说了一句:“胡凤楼,我说韩秀好歹从前也跟了你这么久,你真下得去手,真神田一要多少血?掺我的血进去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