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三百八十二章:要死也一起

第三百八十二章:要死也一起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胡凤楼这满身还带着伤竟然还能笑得出来的模样,我心里冷哼了一句,以为他在说谎,于是就问他说:“既然九霄放你走了,你怎么半死不活的被柳青捡回来了?!”

  胡凤楼出去这趟,一定是发生了恶战,但是胡凤楼说的确实又像是胡九霄的行为,胡九霄从来都是先为别人考虑,然后再是考虑自己,如果胡凤楼对他说了我愿意跟着他,胡九霄就算是再生气,再不相信胡凤楼,再想杀了他,也会考虑到我的安危,如果他真的要是把胡凤楼杀了,我就真的没人照顾了。

  不过当我问胡凤楼这句话之后,胡凤楼刚才那得意的神色,此时忽然就僵在了脸上,看着我的神色也有些躲藏了起来,似乎并不想回答我这个问题。

  “在回来的路上遇到几个小妖怪,偷袭,没打过,就这样了。”

  胡凤楼的语气都弱下去了,不要说我了解他,就算是对他一点都不了解的人,也知道他这话是在说谎。

  我最看不惯的就是胡凤楼那副洋洋自得的样子,现在好不容易看见他露出难堪的神态,我自然是不会放过这次能戏谑他的机会,于是就对胡凤楼说:“怎么,你不是堂堂的东北胡二爷吗?你不是都能跟张天昌跟胡九霄对抗的人吗?怎么现在还会被几只小妖怪偷袭,给你伤成这样?”

  求虽然我此时是在嘲讽胡凤楼,但是想到胡凤楼他的修为,也是为了救我肚子里的孩子而没的,他这次答应我愿意替我去跟胡九霄说明白,其实已经是拿着他的生命在冒险了,现在全天下都在通缉他,我们躲在这水府里,都只是暂时的安全,而胡凤楼竟然还要这个时候去地面上找胡九霄,要是被发现,他根本就再也回不来了。

  当然,胡凤楼他也听出了我话里嘲笑他的意思,于是就对我埋怨了一句:“都这时候了你还嘲讽我,不过现在我活着回来了,以后你可就没有嘲讽我的机会了。”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从我提到胡凤楼这身伤是怎么来的时候,胡凤楼竟然安分了很多,也不再说轻狂的话,甚至是对我的语气,也平和了下来,这让我猜测,他身上的伤,一定不会像是他说的那么简单。

  但是不管胡凤楼受什么伤,都是他咎由自取的,他本就是亡命之徒,他的这条命,早就该死了,这受点伤算什么。

  这会有府里的丫鬟们端着药水来给胡凤楼换药,胡凤楼见了,可能是想给我们僵硬的关系转好点,于是在丫鬟给他脱衣服上药的时候,他故意就叫丫鬟别碰他的衣服,然后朝我说:“秀秀,你看我们怎么说也准备过举行婚礼了,那我们也算是夫妻了,你看我现在可是你的老公了,要别的女人脱我衣服看我身体,多少都有些不妥当,要不你帮我换药好不好?”

  胡凤楼说着这话的时候,媚眼如丝的看着我,一边看我一边伸着几根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将他胸前的衣服拉开,露出一段雪白性感的厚实肩膀,用来迷惑我。

  胡凤楼是狐狸,最擅长的就是勾魂,旁边几个侍女被他这眼神还有脱衣的动作迷得一时间愣了神,忍不住就向着胡凤楼身边靠过去。

  我抬眼看了眼胡凤楼,如果换做是从前我刚认识他不久的话,可能我会被他的这动作给迷惑,但是现在,他身上我什么没看过?

  我对胡凤楼的厌恶,连对他的肉体都没有半丝的兴趣了,怎么可能又会被他这撩骚的动作给吸引,不仅不会被吸引,反而因为胡凤楼这风骚的动作让我感到有些反感,忍不住就将他跟胡九霄比较,同样是狐狸,胡九霄就不会做这种下三流的勾引动作,胡九霄的媚态都是由内至外在不经意之间的迷人心智,但是胡凤楼不是,如果他们都是女的,胡九霄就是一国公主,高贵绝艳,而胡凤楼就是那青楼里揽客的妓女。

  “我身体不舒服,你自己擦吧。”

  我说完这话之后,看也懒得看胡凤楼一眼,转身出去了。

  出门之后,我听见屋里传来一阵水盆被摔在地上时而发出的哐啷响声,随后传来胡凤楼一阵怒吼,几个侍女无比惊慌的从屋里出来,不断的对着屋里说对不起。

  看来是胡凤楼把对我的气,撒在了几个侍女的身上,这种行为,连我一个女人都瞧不起。

  我没管胡凤楼,现在胡凤楼也已经醒了,并且外面所有的人都已经在追胡凤楼,只要天兵出马的话,到时候一定会找到水府来的,我可不想因为胡凤楼的身份而连累了水府娘娘,于是就去找水府娘娘,去向她辞行的。

  在我去找水府娘娘的时候,水府娘娘此时正在后花园里陪着柳青一起下棋,正玩到兴头上,水府娘娘估计是输了,立马就耍赖的坐在柳青的身上,骂柳青说怎么一点都不让着她,柳青就对着水府娘娘笑,看来他们的感情,应该是磨合很多了。

  只是此时,看着水府娘娘和柳青的恩爱场面,我忽然就想起了从前我和胡九霄,虽然我对胡九霄的感恩之情多过于其他的感情,可是跟胡九霄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恐怕是我这辈子,过的最安心踏实的日子了吧。

  柳青看见了我来了,就伸手推着他身上的水府娘娘,对水府娘娘说:“夫人,秀秀来了。”

  水府娘娘转头看见我来了,见她自己这会正趴在柳青身上,生怕影响他水府神明的神威,赶紧的就从柳青身上下来了,装模作样的对我说:“秀秀有什么事情吗?”

  “我是想来向娘娘辞行的。”

  听说我要走,水府娘娘立即就向我走了过来:“啊!你要去哪里?”

  “胡凤楼已经醒了,看胡凤楼的安排意思吧。”我对水府娘娘说了一句。

  柳青也听到我说这话,他现在已经是水府娘娘的丈夫,对天庭地府里的事情,也都知道一些,现在外面到处都是追杀胡凤楼的追兵,我这会说要走,于是他就有些担心了,也走到我身前来。

  “秀秀,你跟二爷在外面可不安全,现在外面到处都是追杀二爷的天兵,现在的二爷可不比从前,一旦被抓到了,可就真的是万劫不复啊!”

  “我当然知道胡凤楼一旦被抓,就是魂飞魄散,可是我也不能让他一直留在水府里,天兵迟早都要来搜查水府的,到时候发现你们夫妇两窝藏胡凤楼,胡凤楼可是恶贯满盈,你们要是包庇他的话,水府娘娘这水官,恐怕也是做不成的,我不想连累你们。”

  在打算跟水府娘娘说之前,我什么都想好了,水府娘娘相对于天庭来讲,也只不过是个小小的阴司水官,扛不起包庇胡凤楼这么大的罪责的,我们这些天在这里,已经让水府娘娘提心吊胆了。

  水府娘娘当然知道把胡凤楼继续留在水府里意味着什么,之前是因为交情,才会一直这么好好对待我们,也不好跟我们说明白这件事情。

  现在见我自己提起了,水府娘娘也叹了口气,看了眼我的肚子,跟我说:“要是二爷一个人在外面还好说,指不定能躲过天兵,可是你怎么办,要不我去跟二爷说把你留在水府,让他先逃命去吧。”

  这世界上,只有我最了解胡凤楼,他费尽所有的精力,就是想让我跟他在一起,不管生死,他是不会放过我的,要死我也得跟着他一起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