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五章:立堂口

第五章:立堂口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瞧胡老太把这话说的,就像是我答应了做胡凤楼的弟马,就能成为盖世英雄,拯救世界。

  不过在外寄养了这么多年,也养成了我逆来顺受的性子,见胡老太坚持,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再加上,胡老太接一单生意,就都快成为上流人士亲娘,现在大学毕业后工作多难找,要是我答应了出马,是不是也可以靠着胡凤楼,发家致富?

  胡老太在我答应下来之后,这才把心放了下去,过来拉着我的手,一起回去,路上交代我说胡凤楼其实也不是那么穷凶极恶,这仙家修炼的,大多一心向善,就是脾气不好,只要我以后不惹他,就不会有我什么苦头吃的。

  不要说没有苦头吃,就算是胡凤楼故意为难我,我又能怎么办?要是我爸妈在九泉之下,知道我为杀了他们的那只畜生干活卖命的话,恐怕都得气的从土里头蹦出来。

  重新回到家里之后,胡凤楼还坐在炕上抽着烟,喷云吐雾的,见胡老太回来了,便对胡老太这烟赞不绝口,说是好多年都都没有抽到这么好的烟了。

  那畜生想让我给他出马,除了在炕上翻覆云雨时,他的注意力都没有放在我身上过,我都怀疑他都不知道我叫什么,果然,在胡凤楼对着胡老太说完这话之后,侧过半张脸来看我,问我说:“那个谁,你考虑好了吗?”

  我也懒得告诉他我叫什么,就回答一句:“我答应做你的弟马。”

  “答应了就好,答应了就好,二爷这件事情你就交给我来办吧,我一定为你们都准备好。”

  胡老太笑吟吟的跟胡凤楼说要包揽这件事情。

  胡凤楼从炕上下来,随口就对她说:“不用你来,我的堂口,我自己来立,你只要把当弟马要会的要领,和各个请神的口诀,告诉我弟马就行。”

  看来胡凤楼对这件事情还挺上心的,都不要胡老太帮忙,自己亲力亲为。只不过胡老太在听胡凤楼对他说不用她帮忙后,竟然有些不甘心,就再追问胡风口道:“立堂口麻烦,哪里用的着二爷出手,再说这要有师傅带着出马才好……。”

  不过话还没说完,顿时就被胡凤楼给怼了回去:“那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吗?”

  “当然不敢当然不敢!”胡老太赶紧解释:“二爷的能力,谁敢怀疑,既然二爷您要自己来,我就不插手了,我这就去为秀秀准备些东西。”

  胡老太说着,看了我一眼,叫我和她出去。

  我跟着胡老太往东屋里走,东屋那对夫妇还坐在炕头上,看见胡老太进来了,赶紧的对着胡老太打招呼,只不过胡老太现在状态似乎有些不好,对这夫妇两也没有了刚才的热情,只是敷衍的点了下头,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本手抄的本子,还有一张黄色的符。

  胡老太将这本子递到我手里,翻了一下,里面都是密密麻麻的黑色字迹,然后对我说:“这本帮兵决,你要背熟它,到时候要是请帮兵,就能随意发挥。”

  说着,又给了我那张黄色的符,符上字迹潦草,根本就看不清写的是什么,不过胡老太给我这张黄符的时候,特别慎重,把这符紧紧的按在我的手心里,并且声音也对我压下来了些,悄悄跟我说:“这符咒,是我老祖宗的令符,在这方圆几百里,胡凤楼的本领算第二的话,我老祖宗就是第一,那畜生不让我给你立堂口,他想一人独权,我没办法把我老祖宗给你请来,以后你压不住那畜生的时候,就拿着这符咒,念帮兵决,把我老祖宗请出来帮你镇压胡凤楼。”

  刚才我还怀疑胡老太是不是坑我,但是我看了看我手上的这张黄符,想不到胡老太竟然为我考虑的这么周到,我以后百分百都压制不住胡凤楼,这胡老太给我留了一手,我心里不禁宽慰了很多,于是赶紧的对胡老太说谢谢。

  胡老太看着我叹了一口气,然后再转头对着这夫妇两说:“我这个徒弟,也是你们市区的,等会你们回去的时候,能不能把我徒弟也顺带捎回家?”

  “既然是胡大仙的徒弟,当然没问题,以后小姑娘要是在市里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爱人帮你帮忙。”

  女人对我说着这话,然后拿了车钥匙,按了一下声控,将车门打开了。

  胡老太就示意我先带胡凤楼上车,她还有些话想和这夫妻交代。

  我拿好这手抄的帮兵决和黄符放在包里,然后去找胡凤楼。

  此时胡凤楼听我说要回去,也没反对,毕竟我总不能一直都住在胡老太家里出马吧。不过我对胡凤楼说到我要带他回市里的时候,胡凤楼忽然对我坏笑了一下,向我走过来,一把搂住我的腰,伸手就在我身上乱摸了起来,凑在我耳边对着我的耳畔吹了口热气,十分蛊惑的问我说:“你家床大不大?够不够我们两个人晚上行房?都是因为你,害我把我的长命锁给弄丢了,没了这长命锁,我可能会短命,我得从你身上加倍的要回来。不过说起来,你玩起来比你娘要舒服多了,果然是未经人事的,今后要是我再调教调教你,你这辈子都离不开我。”

  只要胡凤楼一说这种骚言浪语,我心里就发毛脸热,又气愤他老拿我妈来羞辱,畜生就是畜生,就算是变成了人,也不可能真的跟人一样。

  见我此时生气又脸红,胡凤楼这才满意的在我腿上大力握了一下,也一本正经了起来,变成了一只极大的赤毛狐狸,往我怀里一跳,跟我说:“把我抱回去。”

  这特么他的体型强壮的都赛的上是一条大狗了,往我身上蹦的时候我都怀疑我是不是抱了一个巨婴,想发火,问他自己就不能下地走吗?看着这畜生靠在我脖子边上的满口尖牙,我又不敢,于是就费力的将大狐狸抱上车,坐在车的后座上,等这对夫妇回市里。

  “后几天就有个黄道吉日,你把我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一套你能稳定下来的房,猪头羊头鸡鱼各一只,红布,朱砂毛笔、香烛若干。我们开堂口,所谓堂口,就是集合很多仙家,每个仙家各有分工的给人办事,就跟你们人开公司一样,祭过天,拿到上头的营业许可证,我们才能营业,你就准备我跟你说的这些东西,别的我来做就好了。”

  狐狸跟我说的这些,我大概也能理解,只是要准备一套房,这让我有点为难,这我从三岁开始,就住在我远房表姑家里,她家一室三厅,还有一个女儿,加上我正好够住,本来我住在她家就小心翼翼,要是我把这狐狸带回去,在家里搞各种鬼鬼怪怪的东西,她们肯定是不乐意的,再说我大学都还没毕业,哪里拿的出钱来去买房。

  不过当我的手碰到了我口袋里胡凤楼掉得的那长命锁的时候,我顿时灵机一动,这链子少说也值个五六八万的,我要是拿去卖了,租个稳定点的房子,在我们市里好的地段,也能住上个两三年,再说这链子揣在我身上我也是心惊胆颤的,要是被胡凤楼发现我在骗他,那还不得活劈了我。

  “租房行吗?我还没这么多钱买房。”

  当狐狸听到我说租房的时候,顿时就抬起它那张尖尖媚脸看了我一眼,嘴里不屑的对我吐了一句:“真是穷比,要你做我弟马,拉低我胡二爷的身段。”

  拉倒吧,他这么一说,就让我更加坚定一定要把他的锁给卖掉了,没了长命锁他可能短命,要是明天就死了我才开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