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五十六章:奇怪的老头

第五十六章:奇怪的老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着胡凤楼说的这话,我立即就感觉胡凤楼他这算不算是在调教我?

  想到我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还要他教,一时间顿时就尴尬了起来,也就没多嘴了,也没机会再多嘴,我根本就招架不住胡凤楼,好不容易停下来了,在他翻身抱过我睡觉的时候,我意识才缓过来,想着胡凤楼这方面这么厉害,之前肯定碰过不少女人,但是我一想起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立马就后悔了,因为我脑子里顿时就浮现出十八年前的事情,我妈就是胡凤楼带着山上一群的野狐狸给糟蹋死的。

  想到胡凤楼对我妈做了这种恶心的事情,又对我做,我心里瞬间就控制不住的难受了起来,胃里一阵翻涌,恶心想吐的感觉,顿时就涌上喉咙。

  我赶紧的捂住嘴从床上下去,一开房门,只见一条黑色大蛇正蜿蜒扭曲着身子趴在门上,这猛不丁的一看,吓我一跳,但是立马就反应了过来,这是蟒玄龙。

  本来刚才想到胡凤楼和我妈的事情我就够恶心的,现在又看见蟒玄龙在听门,我心里顿时就来气了,一脚直接踢在这大蛇的身上,压低了声音骂了蟒玄龙一句赶紧滚。

  蟒玄龙被我抓到了,也赶紧的向着堂口里游了进去,进了他的仙牌里去了。

  这一时间,两件恶心的事情一起让我遇见,让我又气又难受,快速跑到卫生间关了门,开了水对着洗手盆就干呕了起来。

  我心想我怎么这么倒霉,为什么这世界上最让人没法接受的事情就让我遇见了,在卫生间缓了大概有一个钟头后,我才回的房间。

  我以为这么久的时间,胡凤楼应该是睡了,不过等我上床的时候,发现胡凤楼并没有睡,而是一直都躺着,见我回来了,就问了我一句:“好点了吗?”

  这话他问的,顿时就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还不至于作死到跟胡凤楼说我厌恶他,恶心和他发生两性关系,于是就一边坐在床上,一边跟着胡凤楼说:“刚在卫生间玩了下手机,就呆久了,我以为你睡着了呢。”

  我找了个借口回答了一句胡凤楼,不过胡凤楼这会忽然转头看了眼床边的桌上,我的手机就这么静静的放在桌上,这种谎话被揭穿的感觉,顿时让我有点不知所措,赶紧的就躺在被子里,跟胡凤楼说一句我睡了。

  胡凤楼这会也没跟我说话,我也没睡着,屋子里静的仿佛就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见。

  过了好一会,胡凤楼才又对我说了一句:“我没碰你母亲。”

  我现在听见这件事情就无比的烦,于是也不想挺胡凤楼解释,就跟他不耐烦的说了一句:“你不要说了,过去了就过去了。”

  可能是觉的这件事情务必一定要解释清楚,胡凤楼在我说完之后,又继续跟我说了一句:“我没动你娘,所以你别给你自己找难受,我只是把她害死了,并没有碰她。”

  这种时候,胡凤楼跟我解释这个是什么意思?不管怎么样,他把我妈杀了,把我全家都杀了,都是个不争的事实,就算是没碰又怎么样,希望我下次在我们再做的时候,我能心安理得的跟他一起醉生梦死吗?

  我没有再回胡凤楼的话,我想下床,不想跟他躺一床上,但是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敢下,或者是因为怕他,或者是认命,一整个晚上我都没睡,直到天亮的时候,我起床,看见胡凤楼也没睡,就跟他说了一句我起床做饭去了。

  也没问我还生不生气,在我下床的时候,胡凤楼从我身后抱住了我,他抱我的时候,我心理也很复杂,我不知道胡凤楼是怎么忘了我爷爷将他全家杀死的仇,还对我好,但是我经过一晚上的时间,也已经想通了一些,不管怎么样,日子还要过下去,都忍受了这么久,总不能因为这点小时就让我一命呜呼。

  于是我就问了一句胡凤楼他想吃什么?

  见我跟他说话,胡凤楼也回答我说:“我想吃鸡。”

  说完顿时就变成了一只浑身火红的大狐狸,就像是狗似的,不断在我身上蹭来蹭去的示好,那条大尾巴就不停的扫着我的脸,嘴里发出一阵阵孩子般撒娇的叫声。

  “拉倒吧!一大早的就想吃鸡。”

  我差点就一巴掌就扇在了这死狐狸那张不要脸的臭脸上,真是畜生的秉性一点都没变,只不过看着这狐狸这么乖巧听话的样子,我又不忍心下手,被它又是撒娇又是示乖,蹭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于是干脆一把就将狐狸抱了起来,无奈的跟他一句:“好吧,我现在就去给你做,以后你可不能在床上变原身了,你不知道你会掉毛吗?”

  见我抱起了它,狐狸这会也老实了,对着我张开一张尖尖小嘴,媚态十足的叫了一声,十分娇气可爱。

  在吃完饭后,胡凤楼这才想起他昨晚把我项链弄断了要赔给我的事情,本来弄断了也就弄断了,反正也就是一根银的,也不是很值钱,不过今天也没什么事情要做,胡凤楼就硬是拉着我出门了,说既然他都说了会赔给我,自然就会赔给我,男子汉大丈夫,说话怎么能不算数。

  自从上次接了老董这一单后,他真的给我打了二十万,这钱我还没花出去呢,既然胡凤楼要去就去吧,以前在表姑家住的时候,什么东西坏了就是坏了,没想到一本正经愿意买来赔给我的,竟然是胡凤楼。

  可能是从前从来都没有人对我好过,在商场里胡凤楼认真问我喜欢什么样的,一一的带我去每个柜台看款式的时候,我心里竟然有点感动,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人这么对我好过,吃的什么东西,都是吃最差的,用的也是用赵雪不要所剩下来的。

  这一感动,再看胡凤楼的时候,都觉的他比平时要帅了很多,要不是他跟我有宿仇的话,恐怕我想,我应该会喜欢他吧,长得这么好看,虽然嘴毒了一点,但是这么细心体贴,我想是个女孩子都会喜欢他的吧。

  这个时候我真的感觉我就是个戏精,明明我现在已经感动的有点想哭,但是嘴上却对着胡凤楼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在我实在是忍不住的时候,就对胡凤楼说了一句我去趟卫生间,他随便给我买吧,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我一转身,我都感觉到我的眼睛瞬间就发热,在去卫生间的路上,我一直都想不明白,胡凤楼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是真的喜欢我吗?还是只是想把我套上钩,等我喜欢他的时候,再甩了我,践踏我的自尊?

  可是想想,平常我在他面前,也没什么自尊可言,呼来唤去,跟狗也差不多,他也不至于这么花心思来讨好我。

  可是为什么对我好的却是他,而不是别人,我不可能会跟他在一起的,更不可能会喜欢他,我只想完成我的任务,早点把他送走,然后过我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在卫生间洗了把脸,不过在我洗脸的时候,我这才想起刚才出门的时候,我还化了妆,毕竟跟胡凤楼出来,他长这么好看,我不收拾不打扮,都不好意思跟他出门。

  正想打开包补下妆的时候,一个将满头花白的头发盘在头顶的老头子,身上穿着一身亚麻颜色朴素的衣服,向我走过来,问了我一句:“你是胡凤楼的弟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