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七十一章:艳惊四座

第七十一章:艳惊四座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水府娘娘见胡凤楼开始什么事情都管着我,于是就将手缩了回去,对胡凤楼的表现十分不满:“看你这护犊子的样,秀秀是你的弟马,也是我的弟马,你给她买的了不起啊,我也能给她买。”

  说着就起身想将我从沙发上拉下来。

  可我这会腿还没好利索,在水府娘娘拉我下来的时候,我赶紧的就跟她说我的腿现在走路不方便,要出门的话,最晚也得几天后。

  “腿怎么了?”水府娘娘听见我说这话的时候,用手向着我腿摸过来。

  想到我的腿,我就生气,转头不爽的看了一眼胡凤楼,然后再回答水府娘娘说:“胡凤楼帮我打窍,把我腿给打折了。”

  “打窍也能把腿打折?”水府娘娘惊讶的看了一眼胡凤楼,眼神十分不可思议,胡凤楼此时对水府娘娘一点好感都没有,直接对她不耐烦又有点心虚的说了一句:“关你屁事。”

  “怎么就不关我事了,秀秀不是你一个人的弟马,你要是让秀秀受了伤,我们其他仙家也没办法进她的身,你以后最好悠着点,就算是你自己粉身碎骨,也不能让秀秀有点什么伤什么害的。”

  很难想象,之前水府娘娘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是要杀我,第二次见我的时候是救了我一命,现在住到我家来,竟然对我这么好。

  这对我态度转变的让我有点始料未及,都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行了行了,你这狐狸一看就是缺心眼,我这次来,把我御医也带来了,我让我御医给秀秀瞧瞧,保准几分钟之内就好。”

  水府娘娘说着,拍了拍两下手掌,一个背着药箱,长相清秀的宫女就向着水府娘娘身前走了过来,对着水府娘娘微微的弯了个腰,然后半诡在我的身前,用手托着我的腿放进她怀里,在我腿心的地方,用手拍了两下,然后像是在画符咒似的,画了个奇怪的符。

  一瞬间后,就像是有股清凉的气从这宫女御医的手上向着的腿里渗透进来,没一两分钟的时间,我的腿忽然间就不疼了,而这宫女在询问了我腿还疼不疼的时候,我摇了下头,她这才放心下来,正想跟把我的腿从她的怀里拿出来,只不过这时,她看着我的身体,神色忽然一愣,正欲要伸手想着我的肚子里摸进来,水府娘娘听见我说我的腿已经好了,就赶紧的叫这宫女下去,别耽误了我们时间,她这次想来人间,就是听说人间繁华美好,想上来玩玩的。

  宫女听从了水府娘娘的话,便从我的身前起来,对我们点了个头,然后便又回到门口站着。

  我试着从沙发上站起来,胡凤楼怕我摔着,就在身后扶着我,我走了两步,腿确实是不疼了,又连跳了两下,我的腿已经恢复的跟之前一样了。

  这两天不能站只能坐着躺着,可把我憋死了,就赶紧的跟着水府娘娘说谢谢,问她怎么有这么厉害的御医?

  听我这么夸她,水府娘娘顿时就笑了起来:“我是地府阴官,要什么没有?我们皇家人出行,可并不跟寻常百姓家似的,你别看我几个宫女看起来都平淡无奇,其实每个都身怀绝技,厉害着呢,不像胡凤楼,除了有点本事之外,什么都没了,你跟着他真受委屈。”

  眼见着水府娘娘又要跟胡凤楼开始互怼起来,我实在是怕了这两祖宗,赶紧的就跟水府娘娘说现在我腿也好了,要不就带她去逛逛街吧,买东西购物。

  毕竟不能让她一直都跟着胡凤楼在一起,不然家里得翻天。

  听到购物,水府娘娘立即就开心了起来,问我说:“还是我秀秀好,女人懂女人,我就等你这句话呢,我们走吧!”

  说着拉着我,这欲往门外走。

  因为水府娘娘虽然说是鬼,但是也是一个阴官,属于鬼神,她是有血有肉的身躯,只要不是刻意的回避,或者隐藏真身,她这样子都在大街上,大家都能看见她。

  在出门的时候,我看了看水府娘娘这身百分百还原唐朝女人的打扮,于是就对她建议了一句要不我们换身衣服再出去吧。

  水府娘娘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问我说:“怎么了?本宫身上的衣服还不够华丽吗?!”

  “不是不够华丽,是你穿的这么老古董,别人会像看你就像是看动物!”

  胡凤楼笑着不怀好意的笑着,接了一句水府娘娘的话。

  我转头看了胡凤楼一眼,说了他一句怎么这么直男癌,想到平日里穿着汉服上街的女孩子也不少,于是我就跟水府娘娘解释说:“没关系,要是娘娘想穿这身衣服出去,也可以。”

  虽然水府娘娘听着胡凤楼刚才这么说他的话很不开心,但是又抬眼看了下我身上穿的现代装,又看了看我的脸上只擦着一层薄粉底,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跟我说:“其实你这样,也挺好看,要不先借你的衣服给我穿穿,我洗把脸,然后我们再出去?!”

  “这个好,这个好!”我赶紧的答应水府娘娘,我也怕等会我们买个东西,别人看我们就像是看着怪物一样。

  “那好,我就试试,那你就伺候我更衣吧!”说着,正欲拉着我向着房间里走进去。

  胡凤楼见水府娘娘想把我当丫鬟使唤的时候,一把就拉住了我的手:“不准去,让她自己的人伺候她。”

  水府娘娘看着胡凤楼这么小气吧啦的,转身就骂了胡凤楼一句:“胡凤楼你别太过分了,秀秀是你老婆吗?从没见过有仙家这么把弟马当自己狗一样护着的!”

  这个比喻,让我顿时无语,不过水府娘娘这会也心情好,懒得跟胡凤楼计较,于是就招呼了她的宫女,给她换衣服去了。

  “你干嘛,怎么对水府娘娘这么凶,好歹人家也救过我一命。”

  在水府娘娘进屋之后,我对着胡凤楼抱怨了一句。

  “那我也救过你啊,怎么没见你这么对我照顾过。”

  之前我还以为只有女人会斤斤计较,但是没想到男人也这样,再说我对胡凤楼照顾的还不够多吗?天天把他当大爷似的供奉,他竟然说我没照顾他。

  “那我每天给你忙这忙那的,难道是替狗忙吗?”我反驳了一句胡凤楼。

  胡凤楼在我身后张手就往我腰里抱过来,将脸放在我肩上,跟我说:“那还不够。”

  “可拉倒吧,那你还想要什么?”

  胡凤楼的手在我胸膛这里按了一下,然后跟我说:“我要你这里有我。”

  这种肉麻的话在大白天听起来,让我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也不知道是害臊还是怕我经不起胡凤楼的挑拨,于是赶紧转身推开了胡凤楼,跟他说屋里这么多人呢,他就能不能要点脸面,然后就去房里看水府娘娘把衣服换的怎么样了。

  水府娘娘的身高跟我相差不了多少,我穿的衣服,她几乎也都能穿,此时我进屋的时候,就看见屋里好几个侍女忙着给她梳头,又是忙着给她化妆的,这画来画去,还是从前的大白脸妆。

  之前水府娘娘就很少来人间,更不要说她的侍女,怎么可能会对我们现在的妆容有所研究,我在一旁看着都着急,于是干脆就对水府娘娘说我来帮她画吧。

  说着就把我的化妆品全都拿了过来,洗掉水府娘娘脸上的浓妆,才发现水府娘娘本身就生的绝美,五官精美,一双凤眼格外狭长如含温水,两片薄唇。我只是轻轻地在她脸上擦了层薄粉,涂了个口红,瞬间,艳惊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