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狐嫁女> 第八十三章:打生桩

第八十三章:打生桩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实我也很紧张,毕竟上过学的都知道,实践和理论还是不一样的,虽然我和胡凤楼也有过关系,但是我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的勾搭他,再不打断他继续让他说下去的话,估计我们等会争着争着就吵起来了。

  胡凤楼有点没猜透我此时要干什么,低头看我,满眼不悦的表情,似乎还想跟我把我和胡九霄之间的事情了断清楚,我便向着胡凤楼的唇上含吻了上去,用力啜了一口,然后再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向着他往下的脖颈里,周身以及更往下的地方探寻而去。

  水府娘娘教的细致,哪里是重点哪里是旁侧,我应该在哪里下功夫,都说的明明白白,起先我还是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办,但是看着胡凤楼这张白皙娇嫩的脸,我又有了些兴致。

  胡凤楼以为我是小儿科,就不屑的看着我,随后表情有点发僵,想伸手过来阻止我,但似乎已经开始在陷落,只是将手放在了我头发上,完全沉浸了下去,像是恨不得要把我压进他心里一般,闭上了眼睛享受。

  极端在没有任何禁锢下,往往来的很迅猛,让我都来不及躲,不过胡凤楼此时的模样很诱惑,身上衣服都散开了,露出一大片的结实胸膛和腰身,整个人就很随意的瘫靠在床头,流着热汗问我:“是谁教你的?”

  “水府娘娘啊,她说这是皇宫秘术,我现在可把你当皇帝一样对待。”

  “不准学了,以后别跟她学这些勾引人的东西。”

  胡凤楼这会气息喘的很厉害,本来我还以为我破天荒的才讨好他一次,他怎么说也该夸夸我,这会完事之后,像是指责起我来了,我顿时就有些不满了,他怎么这么过河拆桥,我刚才明明看他就很投入。

  “好吧好吧,以后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去刷个牙睡觉了。”

  我正欲起身,只是胡凤楼忽然从我身后抱了过来,将我的脸向后掰着急促吻过来,将我又往他身上带了过去。

  一整个晚上,开始我还受得住,但是到后面,我就很后悔起我为什么要去招惹胡凤楼,天明之时,我睡了还不到半个小时,就听见外面有人在敲门的声音。

  我实在是疲惫的不想去动,闭着眼睛骂胡凤楼怎么是这种变态,然后叫他去开门。

  胡凤楼精神倒是很爽,见我躺着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于是就故意的伸手捏住了我的鼻子,让我喘不过起来,还笑骂了我一句:“叫你不老实,这就是下场。”

  我特么此时都快要困的崩溃了,胡凤楼还这么戏弄我,我睁开眼睛顿时就想揍他,不过胡凤楼此时却低头向我唇上温柔吻了下来,语气都清和了下来:“睡觉吧,我的秀秀,你怎么就这么招我喜欢……。”

  后面的话我实在是困的没精力去听了,闭上眼睛,只想睡个十天十夜。

  当我脑子里再有意识醒过来的时候,已经都快晚上了,想到今天还有人找我看事,立马就睁开了眼睛,赶紧的穿好衣服去大厅,只见大厅里这会正坐着一对中年夫妇,还有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年轻男人。

  夫妇两人看起来就很斯文,都戴着眼镜,话不多,正轻声细语的跟胡凤楼在交谈,而这个年轻的男人则很安静的靠在轮椅上,遗传了他爸妈,气质也很儒雅,脸皮白净,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病的原因,整个人白的都没有半点血色,几根压在轮椅边上的手指,又瘦又白,骨节分明,白的似乎连他皮肤下的血管都能看的见。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就是昨天黄小跑来说的那户找我来看事情的仙家。

  估计是胡凤楼刚才和他们说了,那对夫妇一看见我从屋里出来了,便赶紧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看向我,我此时都还没洗脸,于是就叫着他们等一下,我先收拾下。

  说着赶紧就去打理。

  等我擦着脸再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问这夫妻两人吃了饭没?要是没吃饭的话,我去给他们做。

  夫妻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有些尴尬的跟我说:“刚才仙姑的丈夫已经给我们点了外卖,刚吃了刚吃了。”

  别人来自己家里,胡凤楼竟然给人家点外卖,这是什么逻辑,他就不知道给人家做点吗?

  一般越是受的教育越高的人,对这礼仪待客方面就越讲究,看见这夫妻两人尴尬的模样,我还怕他们觉得我这仙姑当的没教养,于是就跟他们解释说要是没吃好的话,我再帮他们做吧,说着看了眼这会正翘着二郎腿看电视的胡凤楼,这臭狐狸私下里说说也就算了,竟然跟来看事的人说是我老公,这要是传出去了,恐怕又会受到很多指点。

  于是我就跟两位夫妇解释说胡凤楼是我仙家,昨晚我没睡好,知道了他们要来看事,怕耽误了他们,就请我的仙家招待一下他们。

  当听到我说胡凤楼是仙家的时候,夫妇两人脸上的尴尬顿时就下去了,而是看向胡凤楼,满脸的惊喜,似乎把刚才胡凤楼随便的请他们吃外卖的事情都给忘了,赶紧的就说:“怪不得我总觉的这年轻人器宇不凡,身上没有我们半点人的污浊之气,原来竟然就是仙家!请问仙家是哪路仙家,能救救我的儿子吗?!他自从得了病之后,就没好好吃过一口饭,这几天连眼都睁不开了,还请仙家救救我的儿子!”

  胡凤楼听我解释了他是我的仙家,刚刚还好好的心情,立即又有些不爽起来,看着这追问他的夫妻两人,于是就跟他们说:“让我弟马帮你们看吧,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和她讲。”

  说着,变成了一只狐狸,向着屋里走了进去了。

  可能是夫妇两从来就没看过人还能变成动物的,都惊呆了,我以为她们是害怕,就叫他们别紧张,仙家是不伤人的。

  “不,不紧张,只是觉得稀奇,我和我爱人这辈子,都没见到过这种事情。”

  见这夫妇两不害怕,我就叫他们先坐一会。胡凤楼这会进屋了,这件事情是他在调查,要是我不问他,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进屋后,只看见胡凤楼这会正无聊的瘫在沙发上,不断的摇着它那条火红色的大尾巴。见我进来了,就不满的对我说了一句:“你还知道要来找我。”

  看着胡凤楼这会又开始作天作地了,我甚至是开始后悔我不应该让他知道我被他感动了,此时我心里也是一百个问号忽然冒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又让他生气了?

  “我的凤楼小公举,谁又招你惹你了?”

  我向着胡凤楼走过去,将他一把从沙发上抱起来,放在我怀里,它这大身体,压得我都累的慌。

  可能是胡凤楼并不知道小公举是什么意思,毕竟他之前一直都生活在山里,于是就问了我一句:“小公举是什么意思。”

  忍着今后很有可能被胡凤楼毒打的压力,我跟他说:“就是你是我的大宝贝,你是我小心肝的的意思。”

  听了我解释,胡凤楼这尖尖小脸蛋上的不满表情才平静了下来,将头往我怀里一靠:“这还差不多。”

  “外面那人家是怎么回事,你昨天派出去查这件事情的仙家回来了吗?”

  “回来了。”说到正事,胡凤楼也正经了起来,从我身上爬起来,立着它的身子站在我的面前,跟我说:“这件事情有点复杂,但总的来说,那坐在轮椅上的那个男人,是被人要了生辰八字,让人做法给害了。——你听过打生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