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844章 撑腰

第1844章 撑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司玉藻和司开阊一进门,就瞧见了陈胧兄妹。

  当时在餐厅,陈素商离开之后的五分钟,陈胧就清醒了。

  他醒过来,对自己做的事毫无印象。

  陈胧原本是不想报警的,谁知道他们才走出餐厅,就遇到了一位姓洪的年轻人。

  此洪先生的父亲,也是国内军中出身,后来到了新加坡。

  陈定弃城的事情,令军方齿寒,洪少爷时常听父亲说,对陈定非常不屑,看到陈定的儿子陈胧时,总要冷嘲热讽。

  陈家有颜家的姻亲关系,洪少爷倒也不敢如何。

  现在听说陈家的姑娘被颜家赶了出来,离婚了,洪少又见陈胧兄妹俩狼狈,少不得说几句风凉话。

  他是有点喜欢陈皓月的,所以稍微收敛了点。

  “……既然是被人害了,怎么不去报警?”洪少笑着问。

  陈胧和陈皓月脸上都下不来。

  旁边还有其他人围观。

  陈胧咽不下这口气,拉了陈皓月去护卫司署,想要讨个公道。

  陈素商已经和颜家离婚了,她在新加坡毫无背景,陈胧兄妹都不知道她还留在新加坡是做什么。

  毕竟陈素商照顾司家的亲戚,甚至住在司家,只有该知道的人才会知道。

  “……她是个巫医,会拿人来杀着取乐!”陈胧告诉警察,“她对我也用了巫术,她之前一直也对太太用巫术,太太才那么疼爱她。可惜她的巫术迷惑人,也害人,太太才走得那么早。”

  警察认真做了记录,就让他们先在旁边等。

  陈皓月有点不安。

  她和陈胧不同,她还想要面子,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

  “哥哥,这样行不行?”陈皓月低声问他,“难道等陈素商到警察局来,咱们三个人吵一架吗?”

  “他们会关她的,可能还会把她赶出新加坡!”陈胧得意道,“她这种人,搁在以前,是要杀头的!”

  哪个当官的能容许巫术的存在?

  司家是新加坡最大的军阀,他们也会害怕的。

  陈素商以后再也没机会过来,而她母亲还埋在新加坡。

  陈胧决定了,等陈素商一入狱,就先去挖了陈太太的坟,把棺材抬出来,给陈素商看看。

  她一定会痛不欲生的!

  陈定不会管这些事的,他也恨陈太太和陈素商。

  陈胧的双颊肿得像猪头,疼得眼睛眯了起来,可一想到要把陈素商往死里折磨,他快意笑出声,感觉双颊的疼痛都轻了不少。

  陈皓月被哥哥说得安心了。

  上次,陈皓月在餐厅遇到了颜恺和陈素商,陈素商也叫陈皓月下不来台,陈皓月和陈胧一样恨她。

  他们俩约莫等了一个多钟头,突然看到一个颀长英俊的年轻人走进来。

  年轻人的面容略带几分稚嫩,可身材高大、神色冷峻,又像个上位者般干练。

  陈皓月和陈定不认识他,都看向了他。

  特别是陈皓月,心跳得有点快,伸手想要捂住自己指痕犹在的脸。

  年轻人身后,则是跟着司家的大小姐司玉藻。

  新加坡的人,几乎都认识司玉藻小姐。

  她本身是个名医,时常在报纸上露面,也爱吃喝玩乐。

  陈皓月和陈胧都在各种场合见过她,她快乐又恣意,且没什么架子。

  “司大小姐怎么来了?”陈皓月压低了声音。

  陈胧不知道,心里暗暗打鼓。

  司玉藻直接去找了警察局的局长,两个人往局长办公室去了。

  年轻男人一直跟在司玉藻身后。

  陈皓月想:“他是司家的随从吧?”

  这么想着,顿时兴趣大减。能让陈小姐动情的,漂亮的外貌只是其次,权势才是重要的。

  司玉藻进去不过片刻,警察过来请陈胧和陈皓月。

  陈皓月看到,年轻人坐在了最中间,警察局局长和司玉藻小姐都坐在旁边。

  像个小法庭。

  陈皓月和陈胧被人领着,坐在了那三个人对面稍矮的椅子上。

  “请原告再次陈述案情。”警察提醒他们。

  陈胧和陈皓月面面相觑。

  还真是个临时小法庭。

  那坐在主位上的年轻人是谁?

  陈皓月觉得他有点眼熟了,就是想不起来。

  “不、不请陈素商?”陈胧很意外,结结巴巴的问。

  “不必请,你们先陈述。”司玉藻说。

  陈胧就开始讲述陈素商如何用巫术害他。

  “不对吧?”司玉藻打断了他,“当时我就在那个餐厅,瞧见你一进门就高声嚷嚷。陈小姐从头到尾,都没怎么说过话。”

  陈胧:“……”

  他心里着急,觉得事情不太对,努力去指自己的脸:“您看看我……”

  “我看到了。当时,我也瞧见了,是你自己打自己的。你不仅打了自己,还打了你妹妹。”司玉藻又道。

  陈皓月这时候就明白,司大小姐是过来给陈素商撑腰的。

  但,这怎么可能?

  司家和颜家私交甚笃,司大小姐又跟颜恺情同亲兄妹,是从小一起玩大的交情。颜家不要陈素商了,司小姐为什么要替陈素商做主?

  难道不应该落井下石吗?

  “不,不是这样的!”陈胧猛然站起身,很是激动,“她用了巫术,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我能打自己吗?”

  “可是你记得门清。”司玉藻继续冷笑,“什么巫术,我看你是得了精神病,一时间无法自控吧?”

  说罢,司玉藻站了起来,“你还来诬陷陈小姐?局长,请您派人做个调查。在查清楚之前,先给他们兄妹收监二十四个小时。”

  陈皓月大惊失色。

  哪怕只是收监,在陈皓月看来,也是坐过牢的。

  她父亲地位急遽下降,陈素商那个贱种又被颜家赶出门,陈家失去了和颜家的姻亲,陈皓月前途艰难。

  若是再添一个坐过牢,她以后怎么办?

  “是我哥哥,他自己想要害陈素商的,跟我无关,我可以作证。”陈皓月高声道。

  司玉藻唇角微弯:“陈小姐深明大义,不肯与贼人同流合污,很好。请她作证人吧。”

  陈胧震惊看着他妹妹。

  他反应过来,想要打陈皓月:“你敢胡说八道!”

  司玉藻立马大声喊:“按住他,他的狂躁症又要发作。等会儿他打完了妹妹再打自己,还要告我们在场的人全部都是巫师。”

  两个警察进来,反剪住了陈胧的双手,将他按在了地上。

  陈皓月惊慌失措。

  “阿姐,咱们走吧。”她终于听到了年轻人的声音。

  阿姐……

  他居然是司家的少爷!

  陈皓月终于想了起来,她是偶然远远看过一次司行霈的。

  年轻人的容貌,就好像是司行霈的模子,怪不得如此眼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