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851章 透不过来气

第1851章 透不过来气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色眼瞧着就很晚了。

  山林里,树木遮住了阳光,更显得阴暗。

  七月的天气,山里有点凉,冷倒也有限。因为早起时气温偏低,陈素商带了件薄外套,一直系在腰间,此刻就能穿上御寒。

  她提议停下来。

  “不要赶夜路了,容易出事。”陈素商道,“ 我们先休息。”

  花鸢心急如焚。

  一整天了,路走了这么远,她越走越心慌,总感觉她未婚夫是凶多吉少。

  她甚至想继续前进。

  然而,夜里的山林的确很危险,要是没找到夏南麟,先把自己搭进去,还把唯一能帮她的陈素商也搭进去,就太不值得了。

  “好。”花鸢点头。

  陈素商又道:“我来找柴禾点火,花鸢你跟颜恺一起,去打点野味。最好多打一点,明早还要吃。”

  花鸢想起陈素商之前的话。

  她会意,冲陈素商略微颔首,然后对颜恺道:“走吧?”

  颜恺看了眼陈素商。

  他不是个敏感的人,可陈素商想要支开他,他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他心中略感颓败,没有点破,跟着花鸢走了。

  颜恺身上有个小电筒,他省着用,和花鸢慢慢往旁边走。

  花鸢一直沉默,心事重重,颜恺也无心搭腔。

  他们俩走了半个小时,才打到一只野兔。

  “……你有没有觉得很闷?”颜恺问。

  花鸢无语:“你想让我给你解闷?”

  “不,是空气里很闷,我有点透不过气。”颜恺说,“你感觉如何 ?”

  他这么一说,花鸢也有同感。

  花鸢只当是自己走不动的缘故,也不好意思说。

  “是我们太累了吗?”颜恺又问,“还是其他的原因?之前空气还挺清新的。”

  “我不知道。”

  “你不是术士吗?”颜恺回头看她。

  花鸢无奈:“你一个普通人,我的术法连你都对付不了。我要是有本事,早跟胡家拼命了。他们杀了我父母。”

  颜恺:“……”

  他不了解内情,一时竟也不知如何安慰,只干巴巴说了句:“节哀。”

  他们俩都感觉不对劲,再往前走,只怕会有凶险。

  “我们回去!”花鸢当即道,“跟她在一起,三个人更安全,她的术法更厉害。”

  颜恺赞同这话。

  若有个万一,他希望自己能陪在陈素商身边。

  两人快步往回去的方向走。

  颜恺一路上做了记号,回去很容易,二十分钟就到了。

  陈素商点起了一堆火。

  见他们俩神色慌张,陈素商也戒备起来:“怎么了?”

  颜恺舒了口气:“没事,我只打到了一只野兔,没有其他的了。”

  陈素商接了过来:“没关系,明早再说。”

  说罢,她又开始剥野兔。

  她动作娴熟,下刀得法,不过片刻就处理好了,还能留下一张比较完整的皮。

  把野兔烤了,三个人简单吃了。

  晚饭之后,颜恺问陈素商:“我们晚上要找个山洞过夜?”

  花鸢回头接话:“哪里能容易找到山洞?以前我们进山,夜里是有人专门值夜的。”

  陈素商则道:“值夜怕是不行,我们只有三个人。那边有很多的藤,等会儿我割一些,我们都睡在树上,把藤绑在树杈之间,防止半夜掉下去。”

  花鸢和颜恺都说,这个主意很不错。

  “你什么都懂!”花鸢很羡慕。

  陈素商笑笑:“我师父教的,是他什么都懂。”

  她果然弄了很多的藤。

  夜里不算特别冷,这个办法尚可,要是再冷一点就行不通了。

  颜恺帮陈素商弄树藤。

  他选了陈素商同一棵树,绑藤的时候,他凑近她,跟她说起之前的不对劲:“好像有又什么问题。”

  陈素商手里的动作略微一顿。

  颜恺低声问:“你没察觉吗?”

  陈素商摇摇头:“没有。”

  她又问不远处树上的花鸢,“你当时也感觉呼吸困难吗?”

  “是的。”花鸢的声音从树叶深处传来,“很憋闷。山里常有这种事的,我后来想了想,可能是那块地方比较高。”

  她也问陈素商,“你也去捡柴禾了,你有感觉吗?”

  “我没有。”陈素商道,“不过……”

  她的话说到了这里,突然就打住了。

  花鸢和颜恺都等她的后文,她却没声了,于是花鸢追问,“不过什么?”

  “山地的气候,几步一个样子。”陈素商找到了解释之词,“我们先别担心,明早再说。”

  花鸢累极了。她把藤蔓绑好,又在自己腰上缠了两圈,依靠着最大的树干,迷迷糊糊睡着了。

  颜恺在陈素商稍微高一点的树枝上。

  约莫到了晚上两点,颜恺半睡半醒间,听到了动静。

  银色白月色照耀下,他看到陈素商悄悄下了树。

  她往之前颜恺和花鸢去过的方向而走。

  颜恺心下骇然,急忙也下了树。

  他一下树,就打开了手电,喊了声阿梨。

  陈素商停下了脚步:“你怎么也醒了?”

  颜恺不回答,只是问:“你做什么去?”

  “你们之前说的,我不太放心,想去看看。”陈素商道。

  颜恺拉住了她的手:“上次你答应了我,如果要走,会跟我说一声的,不会偷偷溜走。”

  陈素商失笑。

  她不着痕迹抽回了手:“我没有溜走,就是去看看。你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

  颜恺哪里还睡得着?

  “我陪你过去。”颜恺说,“你不知道具体在哪里。”

  陈素商没有再拒绝他。

  两人往前走,夜里的山林时不时有猛兽咆哮之声,还有萤火虫发出淡绿色的光芒。

  颜恺和陈素商并肩而行,一边说话一边赶路。

  很快就到了地方。

  一进入那个附近,颜恺的呼吸就有点不自然,他觉得憋闷。

  “到了。”颜恺道。

  陈素商四下看看。

  颜恺关心问:“透不过气吗?”

  陈素商支吾了下:“有一点。”

  她的态度,让颜恺明白,她没有感觉到。

  不过,她是术士,而且术法比较高明,颜恺也没多想。

  她拿出了罗盘,在手电的光下看了片刻。颜恺也伸过头,发现罗盘的指针几乎静止不动。

  陈素商又拿出张纸符。

  纸符快速燃尽,消失于夜空,但罗盘仍是稳如磐石。

  颜恺不懂这是怎么了。

  “罗盘坏了吗?”

  “不,这里有个阵法。也许,我们快要找到花鸢的未婚夫了。”陈素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