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940章 懒得算

第1940章 懒得算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歧贞听了儿子和儿媳妇的话,有点走神。

  回去的时候,陈素商抱着儿子坐在后座,颜恺自己开车。

  他时不时回头从后视镜里看一眼自己的妻儿,和陈素商闲聊:“我妈态度似有隐藏,你看出来没有?”

  “嗯。”

  “那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不知道。”陈素商摆弄着儿子的小手,态度随意。

  “你算一下。”

  “懒得算,我现在是颜少奶奶,不靠算命吃饭。”陈素商说,“等哪一天没这碗饭吃了,再算命。”

  颜恺被她几句话说得又好气又好笑。

  “没那一天,你死心!”颜恺道。

  陈素商低低笑。

  儿子、儿媳离开后,徐歧贞拨通了长姊徐琼贞电话。

  她与长姊年纪相差近十岁,从小不够亲厚,又因长姊得偏爱甚多,小姑娘会嫉妒,更是疏离。

  结婚后,婆家产业、自己饭馆,哪一样忙起来都令她头疼不已。偶然和长姊通话,其授经验,慢慢得心应手,深受感动,来往更亲密。

  徐歧贞约长姊出来喝茶。

  长姊把家产一半转给了三哥三嫂打理,剩下的交给女儿。兄弟和女儿都听她的话,生意上没路过乱子,她更是放手。

  “好。”长姊应下。

  一见面,才知徐歧贞面色有异。

  徐琼贞担忧:“出了何事?”

  “倒也没有,只是担心阿寐。”徐歧贞道,“今天又听阿恺和素商提,昨晚阿寐和王致名甚是亲密。”

  长姊沉默了下。

  “大姐,你有什么打算?”徐歧贞问。

  长姊喟然:“我能有什么打算?看她自己。她能再走一步,那是好事,她需得自己走出这个心坎。”“听说王致名与她是同校,她的事,王致名应该是清楚的。若他愿意与阿寐好,就是真心实意的。这么好的姻缘,大姐你要鼓励阿寐。”徐歧贞说,“她比棋棋还要大,我也

  是成天犯愁。”

  长姊颔首。

  姊妹俩为了孩子的前途,忧心忡忡。这天下做父母的,皆有一颗为孩子操劳的心。

  王致名的生日宴之后,他回到学校,对颜棋道:“昨晚的宴席,我就当你给我准备的礼物了。多谢你,非常贵重。”

  颜棋:“你知道琴谱不是我送的?”

  “不太像你,你应该不爱好古典文学。”王致名道。

  颜棋笑,觉得王老师很精明睿智。

  “那就好,我姐不让我说。”颜棋笑道,“你能猜到更好了。”

  王致名又推了下眼镜,问她:“那我能请你吃饭,感谢你的破费吗?”

  “还有这个规矩?”

  “有的。”王致名很肯定。

  颜棋想了想:“别这样客气了,晚夕一起去吃饭吧,叫上我哥哥嫂子,还有范大人。”

  王致名:“.......”

  他看得出来,颜棋是不在乎和他单独相处的,有多少人都无所谓。

  有兄嫂在场,显得正式,只是有范甬之在,算怎么回事?

  “颜老师,你跟范先生......”

  “我跟他什么?”

  这话,已然很明确了意思,他们俩不是情侣。

  “没什么。”王致名笑笑。

  晚夕的时候,颜棋又招呼众人吃饭。

  颜恺很嫌弃妹子,不过陈素商乐意到处吃喝,增长见识。

  他们几个人过去凑在一处。

  范甬之也来了。

  一有饭局,范甬之绝对不缺席。颜恺有时候想,这位范先生,到底是喜欢他妹妹,还是喜欢吃饭?

  “你说,棋棋跟王致名般配,还是跟范甬之般配?”颜恺偷偷问陈素商。

  陈素商笑道:“套我的话?我真没算,管它呢。留点期待挺好的。”

  “那你随便猜一个。”

  “不猜。”陈素商道。

  颜恺有点诧异:“你最近怎么回事?什么都不愿意算,是不是.....”

  他眼睛陡然一亮。

  陈素商立马打住了他的话:“没有,我没有怀孕!只是.......”

  “只是?”“只是不愿意看相。术士偷窥天机,容易犯五弊三缺。我不想自己失去任何一样东西,所以不看了,该怎样就怎样吧,我要过平凡人的日子,我希望家里所有人都健康、平

  安。”陈素商道。

  颜恺都忘记了这茬。

  以前陈素商怕连累他们,能直接离开的。

  颜恺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安逸日子过久了,我都糊涂了。对不起阿璃,是我的错。”

  “不妨事。”陈素商笑道,“天承已经大了,我们要不要往马尼拉去?”

  “带着他?祖父肯定不同意。”颜恺道。

  “没关系。以前南京的乡下地方,渔民们打渔时,都把妻儿带在船上,一连好几个月都不上岸。”陈素商说,“平常事,别弄得那么娇气。”

  颜恺哈哈笑。

  他忍不住亲了下陈素商的面颊:“这个主意好!我们带着孩子去马尼拉!”

  他忍不住搓了搓手。

  闲了太久,真的有点无聊了。

  他们两口子带着孩子到餐厅的时候,范甬之已经来了。

  颜恺和他简单寒暄了几句。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有人从他们这边走过。

  看到颜恺时,他略微愣了愣,继而避之不及。

  颜恺瞧见了,是周劲。

  周劲这个人,颜恺一开始还同情,如今只剩下憎恶了。

  周劲约了几个朋友,也在这边吃饭,选了个靠窗边的位置。

  颜棋和王致名十分钟后到了。

  周劲特意看了眼这边。

  “范大人!”颜棋很不顾及旁人感受,一来就坐到了范甬之身边。

  范甬之冲她点头。

  王致名有点尴尬。

  颜恺站起身,招呼他坐下。一张圆桌子能坐八九个人的,颜恺坐到了王致名和陈素商中间。

  颜棋知晓有她哥哥付钱,点了一桌子好菜。

  话题起来,王致名也能和范甬之闲聊几句,气氛挺轻松的。

  谈到高兴处,颜棋哈哈大笑,笑声爽朗。

  周劲坐在那边听到了,越想越憋屈,忍不住多喝了几杯。

  “......我也想去马尼拉。”颜棋听说了她哥哥的计划,立马道,“我能和范大人一起去玩吗?”

  “范先生要工作的。”

  “我不妨事,有李晖。”范甬之立马道。

  颜恺:“......”

  王致名轻轻抿了口酒,心里又添了几分惆怅。颜棋对范甬之特别好,这点是不加掩饰的。

  而范甬之,看上去内敛沉默,却对颜棋的任何奇思妙想都附和。

  “大嫂,我能去吗?”颜棋问陈素商。

  陈素商笑:“怎么不能去?”就在这时,周劲朝他们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