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976章 半夜寻人

第1976章 半夜寻人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永华巷的时候就憋了一肚子火,又满市里找康书弘,本就是个暴脾气,听到刚刚轻蔑不屑的话哪里忍得住。

  扫了眼围上前的保镖及冲她问罪的经理,康琴心道:“我来找你们老板要人。”

  康英茂也没想到她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想着毕竟是别人的地盘且没带人,连忙对经理说:“这是我们康氏的二小姐。”

  哪个康氏?自然是市里第一银行康家的千金才配这样称呼。何况经理知道他家老板近来和银行家的康公子走的近,立马反应了过来挥退保镖,改换了副恭敬巴结的面孔上前:“原来是康小姐,底下人眼拙不识得您,得罪了小姐还请

  见谅。”

  康琴心开门见山:“康书弘今晚是不是来过这里?”

  “这?”经理也是个人精儿,眼珠子转了转就跟上准备进里间包厢搜寻的康琴心,“康公子今晚确实来过,但早就离开了,难道康公子没回去吗?这就奇怪了……”

  “离开,那他去哪了?”

  “这我就不晓得了,康公子也不会和咱们交代啊您说是不?”经理堆着笑。

  康琴心驻足,“行,那你去给江永旺打个电话。”

  经理又推托,“康小姐,老板行踪不定,我这一小小的经理上哪去找他呀?素来都是老板吩咐小的们,哪有我们去麻烦老板的?”

  “你怎么找我管不着,总之我不想说第二遍。”

  康琴心说着推开一间包厢,不顾里边男男女女受惊后的叫骂,面不改色的合上门继续往前走,再道:“江永旺若真弄丢了康书弘,我们康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她心知抢先找到康书弘的必要性,否则让司家人赶在前头只会更麻烦。

  “康小姐您这话就言重了,康公子好端端的人怎么能丢呢?不然您去永华巷那边找找,我家老板最近好几把骰子。”

  “别跟我提赌场。”

  听到这话康琴心就气不打一处来,凶道:“你不要避重就轻的打马虎。如果今日这酒楼场子真被人砸了,你能找不到江永旺?再拖延下去,别怪本小姐不客气。”

  康家的势力不只在于财力,其几大姻亲家族也都是华人界中赫赫有名的大家族,没人敢轻易招惹。

  只瞧着往日自家老板奉承康公子的那态度,经理也不敢开罪眼前人,抹了抹额头的虚汗应承道:“康小姐稍等。”转身就去大堂打电话了。

  他既去了,康琴心也懒得在挨间找了,“果然是跟江永旺混在一起。”

  康英茂推了推眼镜,“二小姐您这未免太……”

  “太不给康书弘面子?”康琴心呵了声,“你瞧他都干了些什么,还想让我给他面子?这江永旺也不是个好东西!”放了狠话,经理的办事效率高多了,没一会就拿了张纸条过来回话,“康小姐,康公子确实是和我家老板一起离开的,不过之后就分开了,老板说康公子去了莉莉小姐那儿

  。”笑得脸颊都快僵硬了还得继续保持,“这是莉莉小姐的住址。”

  康琴心接过纸条,咬牙重复了声“莉莉小姐”便出去了。

  她对紧张着神色欲言想劝的康英茂说:“你替我把江永旺找到,想法子问问赌场里的事他知道多少,我总觉得康书弘没胆子借银行之便谋自己私利。

  司雀舫找他应该只是调查,只要我们帮忙把真正的幕后操纵人抓住,就不至于太为难他。”

  话落合上车门,又添道:“对了,这什么莉莉小姐的事你回庄园别在我嫂子面前提起。”不用细问都知道莉莉小姐是个什么存在,康琴心又在心里把康书弘狠骂了一通。

  康英茂点头,让她小心。康琴心折腾了半宿才找到康书弘,推开开了门就满脸费解疑惑的他进屋,卧室里立马传来了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书弘啊,这么晚了是谁呀?是不是家里的母老虎又催人出

  来找你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

  康书弘穿着墨色睡袍,满脸湿发,进跟上康琴心的脚步还不忘对里间回话:“没你的事,好好待着。”

  那女人不满的哼唧了声,房门砰上了。

  康琴心坐在沙发上,两指嫌弃的把旁边的女裙丢开,又径自倒了杯水喝,这大半夜的可真把她累着了。

  康书弘坐在她旁边,侧着脑袋打量妹子,追问:“不是,谁告诉你我在这里的?你是在家没事做还是怎么给闲的,跑这儿来到底想干嘛?”

  看他还有理了!

  康琴心将杯子往茶几上一掷,仰头骂道:“你以为我大半夜想出来转悠啊,永华巷小舅舅的赌馆里出事了你知不知道?在这儿风花雪月,别回头脑袋怎么丢的都不知道!”

  康书弘的嚣张的气焰瞬间就没了,变色道:“赌、赌馆?”紧接着又仓皇改口,“那关我什么事,我就偶尔去小舅舅那玩了几把,难道这也犯事?”

  康琴心腾地站了起来,“没犯事怎么会有人找你?”

  康书弘急声:“谁找我?”

  “司雀舫的人。”

  康琴心居高临下的望着强作镇定的兄长,声音平缓:“你该庆幸现在来找你的是我,如果落在别人手中,你有没有命还是另一回事。”

  “哪有那么夸张,你不要骇人听闻。”康书弘跟着起身,看着康琴心在犹豫。

  这德行!康琴心一脚就踹了过去,“你自己做了什么勾搭心里没数吗,难道我大老远跑来吓你?清醒了没有,我还能害你不成?赶紧的!”康书弘进房间换了衣服就要跟康琴心离开,那里间的女人倒是追了出来,一个只穿了件吊带裙子的纤瘦女人,抱着康书弘的胳膊就不放人走:“你这没心肝的要上哪去,怎

  还能被别的小蹄子勾了去?”

  满眼敌意的瞥向康琴心。

  康书弘抱着她解释:“好莉莉,生意上出了点状况,我得走了。”

  “骗人,来这么个女人怎么会是生意的状况?我偏不放你走,你说了今晚留下来陪我的……”

  哭哭嚷嚷的吵得人烦,偏自己那好兄长还耐着性子在安抚,康琴心实在看不过去,走过去抬手就劈晕了那女人。康书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