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2037章 就医

第2037章 就医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华民护卫司署的人来了,为首的警官是宋修立。

  宋修立环视了一圈,走上前看着沈志清道:“公然枪战,罔顾市民安全,破坏社会治安,这人是要犯,我们要将他带回护卫司署严加审问。”

  沈志清看着斯斯文文的,但实际上是个暴脾气,听到这话拔出枪就顶上了宋修立额头。

  宋修立倒是毫不变色,但他的下属们都惊呆了,又拔出枪对准沈志清,警告道:“你们做什么?要袭警吗?这可是重罪!”

  沈志清的手下也不怯场,纷纷拔枪,两方对峙。

  沈志清不慌不忙道:“漂亮话谁不会讲?抓人的时候看不着你们,现在跑出来,怎么,想带回去向你上司邀功啊?

  你们说政府养你们做什么用,维护社会安定?等你们来维护,这边早就尸横遍野了,没本事就给老子闭上你们的嘴!”

  “政府管不了你们拉帮结派,还管不住你们持枪杀人吗?想解决私人恩怨就去政府看不见的地方。既然看见了,就不能不管!我们护卫司署自有我们的流程,我就告诉你们,不止是他要被带回去,就是你们这些涉事人员,也要跟我们回去做笔录的。”宋修立无视脑门上

  的枪口,一本正经的说着。

  沈志清哪里肯听他这番话,枪口用力的顶了顶他:“老子再问你一句,让不让?误了我们沈家的事,可别怪我不给你们护卫司署颜面。”

  宋修立双目直瞪向他:“政府没有纵容你们私家用刑处置的规定,不让!”

  两个人谁都不肯相让。

  陆遇插话道:“嗳,能别耍嘴皮对峙了吗?我们表小姐受伤了需要医治,能不能先让我们去医院,你们要打要杀怎么都成。”

  沈志清闻言歉意道:“抱歉了康小姐,耽误您的伤是我们不对。阿树,送康小姐去医院。”

  被喊阿树的人收起枪准备去开车门,被护卫司署的人拦住警告。

  沈志清一拳揍向宋修立,趁他还没反应过来又一脚绊倒他,枪口再次顶上,大声道:“阿树,你只管送康小姐去就医,不用管这些酒囊饭袋。

  他们不敢开枪,那些人公然杀人,想杀的还是康氏企业的千金,你们护卫司署无能还能管得到我们沈家救人了?

  康小姐已经受了伤,再耽误下去我看你们怎么和康家、叶家交代。”

  宋修立起初是没发现还有人受伤,听到这话到底有所顾忌,命下属让路。

  康琴心懒得看这份热闹,随着陆遇去了医院。

  到医院的时候她已经昏昏沉沉的,有些神志不清了,任由护士搬弄。

  裴氏医院彻夜值班,但专业的外科医生不在,陆遇又不肯让那年纪轻轻的医生动手术,催着问着让护士把专医喊来。

  这些年来谁敢在裴氏闹事?

  护士被迫打完电话,就跑去主任室告知了司玉藻。

  司玉藻今日有个紧要病人刚做完手术,留在医院观察情况,听到这话还不确定:“你是说,康氏银行的千金?”

  护士点头,“登记的姓名是康琴心,前阵子我还在报纸上看见过她的新闻,肯定是康氏银行的千金。”

  “那不是康夫人的女儿吗?”

  司玉藻皱眉嘀咕了声,站起身道:“打电话让梁医生不用过来了,康小姐这台手术我去做。”

  司玉藻擅长中西医,做个取弹手术自然不在话下。

  陆遇平常虽然在叶家,但司家医生的水平都是听闻过,一听她姓司,又得知是顾神医的女儿,立马改了态度,请她赶紧进去。

  他对身上的伤浑不在意,在手术室外等着。

  阿树委实看不过去他身上的血迹,好心道:“这位兄弟,你要不先随护士去包扎清洗下伤口,康小姐这边我来守着,保准不会再出事。”

  陆遇对沈家人态度良好,理会了人:“我不放心。”

  他觉得自己有愧于叶岫的吩咐,刚说完又道:“我去前台打个电话。”

  阿树见他火急火燎的,嘀咕了句“真是个傻子”,便坐在了外面的长椅上。

  康琴心的麻醉过去的很快,醒来时就看见叶岫守在了病床边。

  她动了动手指,才发现自己被他握着,也就这个小动作惊动了对方。

  叶岫回神,惊喜道:“你醒了?”

  见她做势要起身,便站起来帮她。

  康琴心靠在那问:“小舅舅,妈知道了吗?”

  “陆遇只给我打了电话,这么晚了,我还没通知你妈。”

  康琴心安心了,“别告诉她,妈知道了准得担心。”

  说着左右看了看,“对了,我身上的手令你看见了吗?”

  “你说的是这个?”叶岫语气不善,从抽屉里取出那份染了血迹的信封。

  康琴心应道:“是啊。”

  又苦笑道:“看来明日我不能去接人了。”

  “你都这样了还有闲功夫管别人的事?那康书弘何曾把你当亲妹妹看待了,你还对他的那点破事如此上心。”叶岫沉着脸边指责,边给她倒了杯水。

  “小舅舅,我可以自己来的。”康琴心伸手。

  叶岫避开,亲自喂她,“都受伤了就别逞强了。你说你半夜三更的还出门做什么?那司雀舫也真是的,有什么了不得的事非得那时候找你去谈?

  谈便谈了,也不知道安排人送你回家。这次真是多亏了沈家,否则我简直不敢想象。”

  他追悔莫及,又无比自责:“怪我没对沈家青港口那件事上心,我只是想着你牵扯进去可能会有危险,没想到那些人如此丧心病狂,对你都下这种杀手。

  还是我考虑不周,只安排了陆遇跟着,应该多派些人跟着的。”

  康琴心摇头,温声言道:“小舅舅你不要这样说,那本就是沈家的私事,我们连什么恩怨都不清楚,怎会知道对方出手这么狠毒?

  今晚还真是多亏了陆遇,如果不是他,你就见不到我了,对了,陆遇呢?”

  叶岫眼神微闪,轻描淡写的答道:“他包扎完伤,回叶家了。”

  康琴心反手拉住他,追问:“小舅舅你神色不对,是不是罚他了?”

  “他护你不周,该受处罚。”

  叶岫语气虽厉,但目光温柔的望着她拽住自己的手,反握紧了再柔声道:“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不会严惩陆遇的,你不用替他说情。

  至于手令的那件事,明天我派人去办,我还会给你妈打电话,说你最近住在我那边,让她放心。”

  康琴心笑着颔首:“还是小舅舅思虑周全。还有,护卫司署估计要做口供,你帮我打个招呼,别让他们去家里,有事来这儿找我。”叶岫很干脆应了,又让她躺下再睡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