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258章 贞节牌坊

第258章 贞节牌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轻舟心不在焉。

  司慕同样。

  他们俩坐着,不说话。

  当然,他们所想的,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一点关系也没有。

  舞会的时候,当男伴来邀请魏清嘉时,魏清嘉瞥了眼司慕。

  这一眼很明显,不同于她之前的内敛隐忍,带着很明确的暗示,当着顾轻舟的面,提醒司慕请她。

  而司慕恍若不见。

  司慕神色恍惚,并不想跳舞的样子,魏清嘉绝艳容貌微微一沉,就接受了其他男士的邀请,步入舞池,翩翩起舞。

  她的舞姿很美,披散的黑发摇曳,别有风情。

  满舞池都是烫过头发的淑媛,卷曲带着时髦风,魏清嘉这头漂亮的直发,格外惹眼。

  她的头发很漂亮,却没有顾轻舟的好看,只是没人会拿头发比较罢了。

  “少帅,夫人说您和顾小姐别闲坐了,两个人去跳跳舞吧。”司夫人身边的副官,走过来低声对他们道。

  魏市长的五十大寿,办得隆重,岳城八成的政要名流悉数到场。司督军军事繁忙没有来,司夫人却怎么也要捧场。

  远处那桌主席,司夫人穿着天水碧绣牡丹花的旗袍,披件羊绒长围巾,髻鬟高堆,神色端庄。她上了年纪,仍是姿容绰约,腰身窈窕,不免叫人艳羡司督军的好福气。

  雍容温婉的司夫人,不时假装抬眸,看一眼司慕。

  司夫人是真不喜欢魏清嘉!

  魏清嘉张扬,能夺了司夫人的风采,而且她离过婚。

  和顾轻舟相比,魏清嘉成熟、练达、妩媚精致,举手投足都带着优雅,这气质极佳,是顾轻舟比不了的,司慕会更加欣赏魏清嘉。

  感情最难控制了,司夫人也不能把自己儿子的眼睛挖出来,只得寄希望于顾轻舟,希望顾轻舟能拉住司慕,哪怕拉不住,在他们中间添添堵也好。

  而顾轻舟跟傻子似的,根本没看到危机!

  “真是该聪明的时候蠢得要死。”司夫人心里骂顾轻舟。

  司夫人就派了副官过来。

  “少帅,您请顾小姐跳舞吧?”副官说了一遍时,司慕和顾轻舟还在愣神,他尴尬着重复第二遍。

  没办法啊,这是夫人交代的任务。

  顾轻舟就抬眸,清湛眸光落在副官脸上。

  司慕也回神。

  顾轻舟等着司慕拒绝时,司慕却站起身,面无表情冲顾轻舟弯腰,邀请顾轻舟跳舞:“顾小姐?”

  四周的人,不时在打量他们。

  顾轻舟若是婉拒了司慕,就等于把自己放在难堪的境地:旁人不会说司慕被回绝,而是觉得顾轻舟有问题。

  世道的流言蜚语,对攀结权贵的弱女子更加苛刻。

  顾轻舟处境维艰。

  “好,多谢少帅。”顾轻舟权衡,将手搭在司慕的掌心。

  司慕手掌也结实,不像顾绍那般温暖柔软,也不像司行霈那边粗粝坚硬,他的手有点薄茧,不厚,也不温暖,凉凉的,没什么温度。

  就如司慕的人一样——冰凉、冷心冷肺。

  跳舞的时候,顾轻舟看到魏二少一个人站在阳台上,依靠着栏杆抽烟,一脸灰败的模样。

  魏二少那席话,更是叫顾轻舟摸不着头脑。

  想了这么久,顾轻舟还是毫无头绪,不知方才魏二少那番话的用意。

  倏然,顾轻舟感觉手上一疼。

  她吸了口凉气,回过神来,发现司慕紧紧攥住了她的手,攥得非常用力。

  等她抬眸看着他时,他才松开。

  “怎么了?”顾轻舟眼底浮动不耐烦。自从司慕出尔反尔不肯退亲,顾轻舟对他的好感和耐心就消耗完了。

  “专心点!”司慕冷漠道。

  他的余光也瞥见了魏二少。

  方才魏二少找顾轻舟聊天,司慕也是知道的。回来之后,顾轻舟就沉思怔愣,现在还发呆,司慕心中一把无名火,烧得他心尖发疼。

  “哦。”顾轻舟道。

  一支舞曲四分钟左右,顾轻舟却感觉漫长。

  怎么都无法结束。

  司慕不开口,顾轻舟也不说话,只随着他的舞步蹁跹。

  旁边有人看他们。

  顾轻舟的舞姿也很美,甚至比魏清嘉更美,引人注目。

  司慕是看不到的。

  “没什么想问问我的吗?”司慕倏然问。

  顾轻舟不解:“问什么?”

  “为何反悔,不肯退亲。”司慕道。

  “为何?”顾轻舟问,问得漫不经心,甚至没兴趣。

  她只想退亲。

  至于不退亲的苦衷和理由,顾轻舟半个字都不想知道。况且,退亲不退亲,司慕自己能做主吗?

  整个司公馆,外有司督军和司行霈,内有司夫人,内外都轮不到司慕主张。

  等到了六月份,顾轻舟的事情处理完毕,直接去找司夫人,退亲很容易的,司慕还能扭得过他那阴狠多谋的母亲?

  到那时候,顾轻舟无非是少点钱罢了,她根本不担心。

  和司慕商量退亲,原本就不是顾轻舟的计划之一,只是司慕提出来的,她为了他而改变了自己的筹谋,可怜他和魏清嘉的感情而同意。

  现在,司慕自己又反悔了,顾轻舟再次退回到自己正常的计划里,她一点损失也没有。

  司慕为何不肯退?顾轻舟不关心,不在乎,也不生气。

  她问完了之后,眼睛瞥见了司行霈的副官。

  司行霈的副官一袭正装,混在宾客里。

  顾轻舟想:“这个人身上肯定带着枪。我回头要跟魏二少走,最好去借他的枪。”

  而后她又想,“我包里有司行霈给的匕首,若是近距离的话,匕首比枪要方便多了。”

  顾轻舟想知道,顾缃给魏二少用了什么阴谋。

  这件事不弄明白,顾轻舟就很被动了。

  她不想一再被顾缃算计。

  司慕正想解释,看了下她的眼睛,发现她又去看别人了,她心不在焉。对于司慕反悔的理由,她也没兴趣。

  她对司慕没有半分情愫,司慕看得出来。

  他的心,顿时拧成了一团,就像被一只手紧紧攥住。

  他握住她的手跳舞,掌心有她的微凉和柔软,心里却发涩。

  “......等会儿我送你回家,路上慢慢说。”司慕良久才开口。

  “不用了,方才魏二少找我,有点事和我商量,看着挺神秘的,可能跟我姐姐有关。”顾轻舟道,“下次吧。”

  司慕握住她的手,又有点紧。

  一曲终于结束,司慕却没有像个绅士一样把她送回去。他立在原地,看着其他人纷纷退场,再有新的人进来。

  顾轻舟挣脱,想要离开。

  司慕微微用力,贴在她后背的手一带,几乎将她带入怀里,没有动。

  另一支舞曲就响起了。

  顾轻舟讶然,抬眸去看他。

  “再跳一支吧。”司慕道,“我姆妈看着呢。”

  顾轻舟微愣,继而心头一震:“你知道啊?”

  她以为司慕混沌,原来司夫人什么心思,司慕全部知道。

  那么,一旦他退亲,司夫人就知道没有退路,为了阻止他和魏清嘉,会对魏清嘉下手吗?

  司慕不肯退亲,是为了保护魏清嘉?

  “......你害怕退亲了,魏小姐人身没有安全?”顾轻舟问。

  司慕沉吟了下,点点头:“是的。”

  “你倒是挺痴情的。”顾轻舟道。

  她这话很平淡,既不是褒奖,也没有贬义,就是概括一下事实。

  “别讽刺我。”司慕却道。

  顾轻舟忍不住笑了:“真没有!我挺感动的,这年头像你这么长情的男人不多,魏小姐很有福气。”

  司慕薄唇微抿。

  他脸上有种难堪又痛苦的神色。

  他似乎赌了口气,很冲动道:“我一点也不长情!我是正常人!五年了,什么都会变,我也会变,我并不为此而羞耻!”

  顾轻舟不懂他的思路:“为什么要羞耻?”

  司慕又不说了。

  顾轻舟却听明白了:“你不喜欢魏小姐,喜欢上别人了?你还为此感到羞耻?”

  司慕不答。

  顾轻舟想:司慕这个人,真该背一座贞节牌坊!

  五年前他才十五岁,今年他二十岁,一个人从懵懂到成熟,这中间的改变是巨大的。

  况且魏清嘉嫁人了,他们俩分手了,司慕再移情别人,不是很正常吗?为什么他要感觉羞耻?

  分手,就该为前任守一辈子寡啊?

  顾轻舟忍不住笑了。

  “有什么可笑的?”司慕恼怒。

  顾轻舟笑不可抑:“对不起,我有点忍不住。”

  司慕看着她不说话。

  顾轻舟慢慢才敛去笑,道:“你不喜欢魏小姐,喜欢上谁了?”

  “我没有不喜欢嘉嘉。”司慕倏然又冷漠,硬邦邦道,“我是说,我也可以改变,也有去喜欢其他人的能力。”

  喜怒无常的司慕,顾轻舟这等神医,也摸不准他的脉。

  他这一系列的情绪变化,肯定跟魏清嘉有关。

  而他们两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顾轻舟也猜不到。

  这支舞结束之后,司慕将顾轻舟送回了位置上。

  而后,他走过去请司夫人跳舞。

  顾轻舟独坐。

  有男士邀请她,顾轻舟却实在没心思去应酬,她还在考虑顾缃和魏二少的事,就拒绝了。

  舞会结束之前,顾轻舟去找了颜洛水,就说她要跟魏二少有点事,回头要跟魏二少走。

  “什么事?”颜洛水关心。

  “我也不知道。”顾轻舟说,“等我问清楚了,明天上学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