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355章 勒索

第355章 勒索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轻舟话音一落,众人诧异看着她。

  颜新侬先开口了,他轻轻咳了咳:“轻舟啊.......”

  任何人都有好胜之心。

  在自己公婆、丈夫,以及司慕曾经的相好面前,顾轻舟的好胜之心泛起,觉得魏清嘉能做的她也能做,主动请缨,颜新侬可以理解她。

  正是因为理解,颜新侬才不好意思让她丢脸,故而小声提醒她,却又不能说什么,唯有咳嗽,希望顾轻舟自己能体会到他的意思,清醒一点。

  现在不如魏清嘉,她固然觉得丢人;可答应了去周旋又所求无门,到时候更加现眼。

  颜新侬知道顾轻舟除了医术,已经一无所有了。从前司行霈还帮衬她,现在她连这点庇护都失去了。

  她回头肯定还需要颜新侬的帮忙,然而颜新侬已经去试过了,他做不到,他没有在外交上过硬的关系网。

  那些外国人很高傲冷漠,对司慕的事幸灾乐祸,顾轻舟办不到的。

  颜新侬帮不了她,不能看着她往坑里跳,自己挖坑埋自己。

  “轻舟,阿慕的事我们都很担心。你不要急,有我们呢,我们会救他。”司督军也提醒顾轻舟。

  司督军的想法和颜新侬一样,不愿意看着顾轻舟难堪。

  顾轻舟现在才提出这种话,显然是想和魏清嘉较量一番。

  若是她真的有办法,她早就提出来了,何至于手足无措,到现在才说?

  司督军回想了下顾轻舟这几天的反应,都是沉默寡言,看上去是谨言慎行,实则是毫无用处。

  她一个女人,管理好家务事就行了,指望她懂得政务、军务,这太为难她了。

  司督军替司慕结亲,也是为了报答旧情,不是为了娶个门第相当的儿媳妇。

  顾轻舟娘家指望不上、顾轻舟本人指望不上,司督军已经接受了。若顾轻舟非要闹出点笑话,司督军觉得自己会后悔坚持信用。

  他阻止了顾轻舟的念头。

  人可以没用,却不能挣扎着丢脸。

  司夫人则满心冷漠,顾轻舟要去申请,她当是入学考试吗?

  相比较司督军的爱护,司夫人此刻心情极差,很不客气道:“别添乱,你以为是入学考试吗?”

  司夫人觉得顾轻舟没有自知之明。

  司家娶她,明眼人都知道是委屈了。别说权贵名门的小姐,就是魏清嘉,顾轻舟也不及万一。

  顾轻舟现在试图和魏清嘉相比,就是太过于滑稽,司夫人都感觉难为情。

  颜新侬可是动用了军政府的外交、魏清嘉是英国人美国人所青睐的第一名媛,顾轻舟有什么?

  “......我们都在忙,你一边玩去吧!”司夫人冷漠,然后冲手招了魏清嘉和司慕,“你们俩跟我过来。”

  说罢,司夫人自己起身先走了。

  魏清嘉看了眼顾轻舟,跟着司夫人离开了书房。

  说心里话,魏清嘉不讨厌顾轻舟。物伤其类,她甚至可怜顾轻舟。

  顾轻舟没有才华、没有人脉,有的只是小聪明。上次魏清雪的事,让顾轻舟记恨上了魏清嘉。

  魏清嘉却没有将顾轻舟视为对手。

  对方太过于弱小,面容不出众,能力不卓越,这样的小丫头,根本无法与魏清嘉比肩,又如何能与她较量?

  华夏很多没有受过教育的女人,都是顾轻舟这样的:没有能力,却偏偏爱吃醋,爱往前冲,最后弄得自己满身狼狈。

  这样的人是很可怜的。

  魏清嘉富有同情心,哪怕是看到了乞丐,她也会觉得对方可怜。

  她从骨子里瞧不起顾轻舟,她更加不知道,她现在和司慕这点罅隙,是顾轻舟给她设了个局。

  她还以为是司行霈做的。

  司慕讨厌魏清嘉,却又因为魏清筠的事对魏清嘉心怀愧疚,在魏清嘉看来,他是又恨又爱而已。

  没有爱,哪来的恨?司慕恨魏清嘉,他恨得越强烈,说明他内心对魏清嘉的爱就越强烈,魏清嘉自信可以收服他。

  司夫人和魏清嘉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见司慕未动,眸光落在顾轻舟脸上,司夫人回头喊了人:“慕儿?”

  司慕如梦初醒般。

  他站起来,跟司督军和颜新侬告辞:“阿爸,义父,我先过去了。”

  司督军和颜新侬都点点头。

  屋子里剩下的两个男人,都是把顾轻舟当亲闺女般疼爱,故而颜新侬先开口了。

  “轻舟啊,阿慕的事你很担心,我们都明白,回去好好休息吧。”颜新侬道。

  司督军也道:“轻舟,现在家务事都要放一放,阿慕的事要紧。你放心,阿爸不管何时何地,都会保障你的地位。”

  他以为顾轻舟是害怕司夫人答应给魏清嘉“二太太”的身份,从而毁了她的地位。

  她不再是督军府唯一的少奶奶了。

  “阿爸,义父,那我就先走了。我不是有些同学嘛,去问问总归多一条路,不是吗?”顾轻舟笑容清浅。

  从出事到现在,顾轻舟就没有急过。

  她比指挥过千军万马的司督军更加镇定自若。

  她要去求同学帮忙,注定是一场空。

  然而她不服输,让她去碰碰壁,总好过她呆在家里胡思乱想。

  颜新侬道:“那你快去,路上当心。”

  顾轻舟道是。

  她一离开,颜新侬和司督军都叹了口气。

  司夫人把司慕和魏清嘉领到了前头花厅的梢间坐下。

  屋子里烧了壁炉,炉火徜徉,驱散了冬日的寒意。暖流中,角落柜子上的腊梅盆栽,泛出馥郁幽香。

  “嘉嘉,我们都知道此事艰难,还请你多为慕儿周旋。”司夫人道。

  魏清嘉眼帘微垂,她谲滟的眸子隐匿其中,看不出神态。只是一段白玉似的修长颈,优雅而尊贵,她的仪态高贵无比。

  司夫人并不喜欢这样的魏清嘉。她太过于美丽,把司夫人比了下去,让司夫人心中有火烧灼般的嫉妒。

  为了儿子的性命,司夫人忍耐着。

  “夫人,我不敢轻易答应,是怕给了你们希望,然后又做不到,让你们失望了。”魏清嘉低声道。

  她声音柔婉,一瞬间的沉寂之后,魏清嘉有点伤感般,叙述起了旧情:“最希望少帅好的,大概就是我吧。当年若没有我妹妹的事,只怕......”

  她眼中浮动几抹泪光,似幽蓝湖面的点点涟漪。

  她既说自己对司慕还有感情,又提起司慕害死她妹妹的事。

  不管是旧情还是愧疚,司家都应该有所表示才对。

  司夫人何等聪明?

  见司慕一副心神恍惚的模样,司夫人只当司慕也伤感了,就替司慕接话道:“说起你妹妹,我们真欠了魏家一个偌大的恩情!当年你母亲还在,却没有吵闹着赔偿,默默安葬了你妹妹,让她揣着安宁和平静离开了。有这样的母亲,你们兄弟姊妹才个个如此出众!”

  魏家没有追究,当然是忌惮督军府的权势。

  要不然,魏林能一路做到市长吗?当年的市长可是谢舜民的父亲,根本轮不到魏林接替。

  魏家虽然没有闹,督军府给魏家的好处却不少。

  司夫人心中有数,仍是对魏家那时候的沉默,做出很感激的样子。

  “我母亲她是很可怜,还没有看到我们成家立业,就离开了。我们兄弟姊妹六人,到现在为止,只有大哥结婚了。”魏清嘉深深叹了口气,

  话题就到了点子上。

  “嘉嘉,你别难过了。你这般才貌和名气,能娶到你是男人的福气。”司夫人试探道,“可惜慕儿结婚了,要不然你就是我的好儿媳妇。

  不过呢,现在北边流行多妻制,身份地位和子女的继承权都是一样的,我们倒也可以开个先河。

  慕儿是督军府的少帅,你又是岳城第一名媛,你们若是结合,自然是天下美谈了。”

  司慕沉默着。

  此刻的司慕,心思根本不再听他母亲和魏清嘉的谈话。

  他想到了顾轻舟。

  顾轻舟做过很多事,颜新侬和司督军、司夫人都不知道,他们只当她运气还不错,医术挺厉害。

  却不知顾轻舟心机深沉。

  顾轻舟昨晚的话,浮动在司慕的耳边。

  她说:“要等火疖子成熟,才能下刀。”

  顾轻舟一直没有什么表示,司慕觉得她冷漠无比,十分憎恨她。可转念想想,司慕就明白了顾轻舟的用意。

  魏清嘉看似纯良,主动提出帮司督军奔走,目的是嫁给司慕,让司夫人和司督军答应她做“二太太”,算是平妻。

  将来挤走了顾轻舟,魏清嘉就是正房。

  她和顾轻舟一样,需要司家的地位。

  所以,魏清嘉去而复返,说什么失败了。

  她估计根本没有使力气,反过来勒索督军府,让督军府答应她的要求,她才能继续帮司慕。

  顾轻舟之前突然提醒了一句,问魏清嘉:“魏小姐如何知道政治部的事?”

  司慕心中,像明镜一样通透。

  陷害督军府,南京政治部的武部长和李文柱,军政两界合谋,一个为了报仇,一个为了权势。

  然而,他们都不在岳城。

  在岳城,他们也需要找个内应,帮衬他们完成整个计划。

  魏清嘉就是这个内应。

  “火疖子”,已经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