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450章 迫不及待的出嫁

第450章 迫不及待的出嫁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整个大堂依旧是嘈嘈切切。

  顾轻舟的耳膜被震得发疼。

  “.......没事,不是洛水被绑架了,是她安排了戏码,说要真假新娘,让姑爷猜测,结果假扮的那位出事了。”颜太太正焦头烂额,跟人解释。

  可没人相信她。

  他们都觉得,颜家是在遮掩,颜洛水出事了。

  “那为什么假扮的人被绑架了?是不是真的有人要绑架洛水?”有人问。

  “好好的结婚,为什么要请人假扮?这样多不吉利!”

  “洛水真的有事没事啊?若是洛水有事,我们一起去找吧。”

  颜太太脑壳发疼。

  顾轻舟上前,为她阻拦:“洛水没事。”

  颜太太实在受不了,起身去了旁边的梢间,让顾轻舟陪同她进去休息。

  “.......石嫂不会有事的吧?”颜太太担心问。

  石嫂是颜家的女佣,管颜洛水房里的衣裳首饰,跟颜洛水的感情很好。她今年快三十六了,身段却不错,跟颜洛水差不多的高,也差不多的苗条。

  做这件事很危险,颜洛水承诺给一根小黄鱼,让副官去找个人,不成想石嫂正好听到了。

  石嫂想赚这笔钱,就跟颜洛水道:“四小姐,让我去吧!”

  颜洛水道:“不行,这样做很危险,我得去找个会点身手的。”

  石嫂恳切道:“那别人不也危险吗?再说了,我从小做活,身子骨伶俐。真遇到歹徒,拳打脚踢未必能赢,要会装怂,见机行事,这点我就擅长!况且,一根小黄鱼呢.......”

  她惦念着这笔钱。

  顾轻舟正好在旁边,石嫂又求顾轻舟:“少夫人,您觉得我怎样?”

  顾轻舟也觉得,做这种事的确需要机灵,武艺没什么大用处。

  对方万一有枪呢?

  赤手空拳,是打不过枪支的,武艺再好又有什么用?

  所以,不管谁去,都是把那个人至于险地。

  到了这个份上,就需要有人心甘情愿,而且懂得危险。

  石嫂自愿,她很想赚这个钱,她腰身灵活,年纪又大了,对方不至于能狠心糟蹋她,她倒是真不错。

  “我觉得你可以。”顾轻舟是这样说的。

  颜洛水沉吟再三,道:“我怕你出事!”

  “我更怕小姐出事。”石嫂道,“能为小姐尽力,我哪怕是死了也值得!”

  不管真假,这话都感动了颜洛水。

  颜洛水笑道:“那我就放你去试试,你千万当心。记住我的话,我们会立马去救你,你温顺些,别吃亏。等事成之后,我给你两根小黄鱼。”

  就这样,石嫂参与到了这个计划里。

  颜太太很担心石嫂。

  “应该没事,我派了副官在沿途盯梢,但是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下手,就无法立马去营救,这才让石嫂被抓走。不过,岳城是咱们的地盘,说不定这会儿已经把所有人都抓到了。”顾轻舟道。

  颜太太松了口气。

  “你们太冒险了!大喜的日子,你们这样胡闹!”颜太太越说越生气。

  顾轻舟道:“姆妈,这不能怪我们!我们在明,敌人在暗,若是不把他们的计划戳破,以后洛水的生活还是有后患。况且,隐忍永远换不来敌人的收手,他们只当这次不小心失败,会再接再厉的来害你!”

  颜太太已然是被说服了,沉沉叹了口气。

  有人敲门。

  顾轻舟起身,打开了门,原来是颜一源和霍拢静进来了。

  跟在他们身后的,还有司慕。

  司慕不看顾轻舟,只对颜太太道:“姆妈,您没事吧?”

  和顾轻舟结婚之后,司慕也跟着顾轻舟称呼颜家的人。

  “我没事,就是外头吵得心烦。”颜太太道。

  此事颜一源不知道。

  “姆妈,他们在说什么呢?”颜一源好奇问道,“说什么新娘子不见了?洛水又弄什么幺蛾子?”

  颜太太勉强一笑,解释道:“没有什么事。”

  然后又教训颜一源,“别总是洛水洛水的,那是你姐姐!外头都是谢家的亲戚朋友,别没大没小!”

  颜一源哦了声,并未放在心上。

  到了六点,颜太太重新入席。

  顾轻舟和司慕坐在主席位。主席位除了顾轻舟两口子,就是男女双方的父母,以及谢舜民的大伯和大伯母。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不见踪迹的谢舜民来了。

  “舜民,你的新娘子跑了,你知道吗?”旁边有个人,突然高声道。

  场面一静。

  说话的,是谢舜民的一位表兄,跟谢舜民关系一直不太好。

  “没有,洛水已经到了,她在旁边的贵宾室补妆。”谢舜民很淡然。

  众宾客哗然。

  “真的?”

  “舜民,你可别撒谎啊,什么就到了?”

  “这也太过分了,不愿意嫁就可以提早说,怎么能丢下新郎官跑了?这不是耍我们吗?”

  “不是跑了,是被绑架了。”

  谢舜民这边,顿时就乱糟糟了起来。

  这时候,一个少女站起身,高声道:“什么被绑架,她就是跑了!颜洛水一直都不喜欢三哥哥,她就是拿三哥哥消遣的!”

  这个少女,是谢舜民的表妹安澜。

  顾轻舟望着她,唇角有了一抹淡淡笑意。

  谢舜民也看着安澜,眸光格外的安静。

  “......你们怎么不去她的新房搜一搜?也许她是留下了书信逃跑呢?”安澜继续道。

  众人再度哗然。

  “这倒也是个法子!”

  “咱们在这里乱找,结果新娘子只是预谋出逃,那岂不是很尴尬?”

  “去新娘子的房间和新房看看,万一有书信呢?若是没有,咱们就当是被绑架了,继续等。”

  议论纷纷中,谢老爷看了眼颜太太。

  颜太太气愤:“既然如此,你们就派个人去找吧。”

  谢家的随从,立马站出来,准备去找。

  谢舜民却懒懒道:“不必如此,洛水已经到了!”

  安澜的声音一下子就尖锐了:“既然她到了,那她怎么还不出来?”

  “还没到吉时,她现在出来和我见面,不吉利的。”谢舜民道。

  “那你怎么知道她在旁边的贵宾室?”安澜质问,声音更大。

  众宾客全部看着谢舜民。

  谢舜民道:“颜家的副官说的。”

  众宾客唏嘘。

  这是颜家在撒谎。

  “真是一出好戏!”有人道,“颜家这是踩谢家的脸呐,真过分!”

  谢老爷闻言,脸色变了又变。他想站起来去看看,又觉得谢舜民在撒谎,去了也没意义。

  今天只要颜洛水不出席,或者出席晚了,谢家的颜面就全无。

  “安小姐,您不是新郎官,您可以见新娘子啊。要不,您亲自到贵宾室去看看?”突然,有个声音笑盈盈的,穿透力却很强。

  众人循声望去,都看到了顾轻舟。

  顾轻舟穿了件深紫色的长袖旗袍,站起身来,后背笔挺,竟有些难以言喻的雍容高贵。

  “是军政府的少夫人。”

  “她是颜家的义女。”

  众人小声议论,怕错过安澜和顾轻舟的对话。

  安澜是爱慕谢舜民的,在谢家亲戚朋友中甚至整个南京,都不算是秘密。

  这位安小姐可高调了,而且她母亲,也就是谢舜民的姑母,同样高调。

  在谢舜民和颜洛水订婚之前,安家的这位姑母就以谢舜民的丈母娘自居,多次被谢太太提醒,然而她并不反省,反而变本加厉。

  谢舜民从来没给过安澜好脸色,这倒也不算是新闻了。

  现在安澜站出来,大有要抢婚的意思,让众宾客的八卦之血全部沸腾起来。

  这件事,越发有意思了。

  “我才不去!”安澜笃定道,“我难道要送上去被绑架吗?”

  安澜之所以不去,因为根本没必要,她很清楚颜洛水现在的处境。

  颜洛水是绝不会出现在贵宾室的。

  安澜看了眼自己的哥哥安池。

  安池鼓励她,冲她点点头,安澜的心又归位了。

  “就是颜洛水戏弄我三哥!你们岳城人,瞧不上我们内地人,我们也瞧不上你们!”安澜激动起来。

  她的话,既在挑拨颜家和谢家,又在挑拨亲戚朋友对岳城人的反感。

  “就是个小玩笑,出了点意外。”顾轻舟笑盈盈的,“洛水一直都没有出门,她现在才到贵宾室,何来戏弄?”

  “那你让她出来!”安澜道。

  “还没有到吉时!”顾轻舟眸光温柔。

  众人再次议论纷纷。

  安澜的大嫂,拉了拉安澜:“坐下吧澜澜,的确还没有到吉时。”

  安澜却不管不顾了。

  她知道,她的兄长托了蔡长亭,将颜洛水绑架了起来,颜洛水今晚绝不会出现在这里。

  哪怕颜洛水出现,肯定也要很晚,那时候再出现就没意义了。

  而且,安澜偶然窥见了谢舜民的小秘密,所以她派了人把一个盒子放在谢舜民和颜洛水的新房。

  这样,等会儿搜查到了,谢舜民就会恼羞成怒,认定颜洛水是跑了。

  两百多宾客,从南京赶到岳城来赴宴,结果新娘子跑了,谢家的颜面往哪里搁?

  这时候,只要安澜站出来,披上婚纱,众目睽睽之下,谢家为了挽尊,一定会娶她,而且会感激她临危救命。

  那时候,谢家人会想:“和儿媳妇跑了相比,临时换个儿媳妇,我们的面子稍微能遮掩几分。”

  两害相权取其轻,谢舜民一定会娶安澜的!

  这个主意,还是安澜的哥哥安池想的。

  安池也想妹妹和谢家的人结亲,毕竟谢家的势力更强大些。

  “哪怕到了吉时,颜洛水也一定不会来,你们为什么不死心?”安澜突然大声,对着谢家老爷和太太道,“舅舅,舅妈,你们不必难过,你们还有其他的人可以做儿媳妇!”

  说罢,安澜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她那间浅红色风衣下,居然不是礼服,而是婚纱。

  她的头纱放在手袋里,只需要拿出来,她就是一个新娘子。

  全场寂静。

  在一片寂静中,只有顾轻舟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