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602章 鸿门宴

第602章 鸿门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602章 鸿门宴

  顾轻舟从颜家回来,就写了个请柬,邀请董夫人和董晋轩到新宅吃饭。

  同时,她也邀请了颜新侬、颜太太,以及市长贺明轩。

  请的是晚宴。

  颜新侬和颜太太半下午就到了。

  他们说着话儿,很快贺明轩也到了。

  自从贺晨景出事,贺明轩一直惴惴不安,他们家的竹林田庄和地牢,始终是悬在他头上的剑,不知什么时候掉下来。

  故而他对顾轻舟,也是越发恭敬了。

  “少夫人,今天还请了谁?”贺明轩问。

  这是在问顾轻舟,今天请这顿饭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轻舟含笑,道:“还请了董将军夫妻。”

  贺明轩不知缘故。

  既请了军政府的,又请了他这个市政府的一把手,到底是为了什么?

  董晋轩两口子,直到五点半才到,算是最晚的了。

  “来晚了,来晚了!”董夫人笑语嫣然。

  她心情非常不错。

  依照董夫人的计划,顾轻舟已经答应给微月户籍了。

  一旦户籍确定,就是政府的文书,顾轻舟无论如何也抹不去。

  到时候,董夫人就要让她好看!

  今天顾轻舟请她,她也预感有蹊跷,却断定此事不会落到她头上。

  她一直以为自己藏得很好。

  她也的确藏得不错,若不是霍钺那么厉害的关系网,如何能把她挖出来?

  “不晚,晚宴是说好了七点的。”顾轻舟微笑,站起身。

  董晋轩表情严肃,只是略微冲顾轻舟颔首,似乎很有意见。

  顾轻舟装作没看到。

  董夫人继续和颜太太寒暄。

  颜太太的笑容温婉,从头到尾都没变一下,依旧是那么和善可亲。

  这让董夫人更加确定,顾轻舟今天请客是另有所图。

  “人都来齐了,我们早点开宴吧。”顾轻舟笑道。

  于是,佣人们陆陆续续把襈肴端上来,满桌的山珍海味。

  顾轻舟很用心准备。

  众人更觉得她慎重。如今慎重请客,大家心中越发难安。

  “请坐。”顾轻舟道。

  几个人纷纷入席。

  顾轻舟祝了词,就开了宴席,大家纷纷举杯。

  刚喝了几口酒,顾轻舟突然道:“我今天还请了一位客人。说是客人,其实是给来大家助兴的。”

  说罢,她给副官使了个眼色。

  很快,就有娉婷佳人从楼梯上走下来,一袭红裙曳地,身段婀娜,容貌艳丽。

  董夫人失措,一下子就打翻了面前的酒杯,血色葡萄酒流淌得到处都是,沾污了素麻桌布,亦沾污了她月白色的旗袍。

  贺市长错愕看着她。

  董晋轩亦狐惑,目光在董夫人和微月脸上流连。

  顾轻舟笑了笑:“来人,快来收拾。”

  佣人急匆匆上前,给董夫人擦桌子。

  董夫人顺势站了起来。她居高临下看着顾轻舟,眼底倏然添了恶毒,那眸光阴寒。

  顾轻舟知道了!

  董夫人只感觉寒意,从头顶灌下来,几乎要淹没她。

  她的呼吸不顺畅。

  “这位叫微月,我想董夫人应该认识她。”顾轻舟笑道,“义父义母,你们认识吗?”

  颜太太依旧是很好的脾气,笑容那么和煦温柔,转头对微月道:“原来,你就是敲诈我女婿的人啊?”

  微月的脸,刷得通红,只是她涂抹了很厚的脂粉,脸上的神色看不见,独独耳根红了。

  “颜太太,不是我要敲诈,是董夫人她.......”微月低声道。

  董晋轩和贺市长顿时就明白:这是鸿门宴!

  贺市长作壁上观,他知道,他今天是做个见证,没他什么事;而董晋轩,错愕转头看了眼站在旁边的董夫人。

  董夫人已经面无人色。

  “事情的原委,只怕董将军和贺市长还不知道吧?”顾轻舟道,“那么,我来说一遍。”

  她声音徐缓,娓娓道来。

  她把董夫人如何勾结微月,利用陈年往事给谢家和军政府下拌子,纷纷说了出来。

  董晋轩同样变了脸。

  他错愕看着董夫人。

  董夫人的神色更加古怪。

  “董夫人,您别说自己不认识微月。”顾轻舟抢先开口,不给董夫人说话的机会。

  董夫人嚅嗫。

  “我今天邀请了诸位,就是想做个和事佬。”顾轻舟道,“我可以利用微月来反将一军,我可以反过来弄得董夫人身败名裂,但是我提出了和谈。

  和谈,这是我义父的意思。军政一家,咱们自己打得热乎,叫外人看了笑话,忒没意思!”

  董晋轩又尴尬又愤怒。

  他怒指董夫人:“东西在你手里吗?”

  董夫人道:“不在!”

  顾轻舟在讲述的过程中,根本没提谢家到底犯了什么事。

  董夫人冷笑,不看顾轻舟,只看微月:“微月,你果然好孝顺!你父亲是怎么似的,你全家是怎么死的?你反过来诬陷我?”

  微月神态麻木。

  她那时候太小了,根本不知道丧失亲人的痛苦;反而在成长过程中的漂泊无依以及贫穷,让她深深感到害怕。

  她想要摆脱这些!

  “董夫人,事情到底如何,您不是很清楚吗?”微月有了顾轻舟撑腰,态度也硬朗了起来,“您拿了我半张纸的时候,留下了什么给我,您忘记了吗?”

  当时,董夫人留下了收据的,她签名而且按了手印。

  这些,都在微月手里。

  董夫人没把微月当回事,她一直没想过让微月活着,故而不怕存档。

  一旦顾轻舟给微月办理了户籍,董夫人就会安排微月家粗壮的女佣杀了微月。

  她哪里知道,中途冒出来一个姓康的男人,让微月的心思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东西呢?”董晋轩厉声。

  董夫人愤愤看着他。

  他们两口子几乎要斗起来。

  最终,董夫人在丈夫的逼视之下,把剩下的半张认罪书交给了顾轻舟。

  假如顾轻舟没有收服微月,董夫人是绝不会承认的。

  “给!”董夫人用力拍在桌子上,“顾轻舟,你别得意!”

  说罢,她转身就走了。

  董晋轩匆匆说了句少夫人告辞,就去追董夫人。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顾轻舟就知道,这种重要的东西,董夫人一定会随身携带。

  一场鸿门宴,算是和平解决了此事。

  这是义父的意思。

  顾轻舟也越发明白了“妥协”的含义。政治,就是妥协。

  她也想快意恩仇,也想让董夫人吃点苦头,那样就彻底逼反了董晋轩,到时候又是一番动荡。

  “义父,这个给您。”顾轻舟道,转身又对微月道,“微月,你跟我过来,我有话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