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805章 香水

第805章 香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805章 香水

  司行霈的汽车上,果然放了个小小行医箱。

  而他的司机,居然就是军医之一。

  这位军医姓万,三十出头的模样,不苟言笑。

  “一人数用,你这得发多少军饷?这又不是你的汽车,为何要在车上放如此重要的东西?”顾轻舟一连发问。

  司行霈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他将她抱坐到了自己腿上。

  程渝和司机在前座,顾轻舟惊讶之余,倒也没极力挣扎。

  司行霈点了点她的鼻尖:“古话说‘灯下黑’,你知道不知道?越是显眼的地方,旁人越是不会留心。”

  顾轻舟当然知道,只是这需得冒很大的风险,而且出事的可能性更大。

  “是是是,论起算计,谁能赢得了你?”顾轻舟道。

  他们说话的功夫,车子就到了叶督军府。

  司行霈对自己怀里的娇妻,百般呵护,不是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就是轻吻她的面颊。

  他爱不释手。

  故而到了叶督军府门前时,他深感扫兴,不太愿意下车。

  “我答应过你的,给你补偿。”顾轻舟搂住了他的脖子,伏在他耳边低声道,“办好了这件事,我才没有后顾之忧。”

  司行霈在她唇上啄了下。

  一行人下车,在顾轻舟的带领下,直接去了叶妩的院子。

  叶妩正焦虑万分。

  康昱重新陷入昏迷,身上更加烫了,叶妩生怕他熬不过去。

  看到顾轻舟带着人进来,叶妩几乎喜极而泣。

  对于外科小手术,此刻的条件很糟糕,却比战场好多了。

  军医沉默寡言,娴熟打了麻药,然后清洗伤口。

  挖出子弹,只不过短短半个小时就完成了。

  军医从里卧取了子弹,交给了司行霈:“师座,子弹都不深,不伤及脏腑。伤口别感染,多休息即可痊愈。”

  司行霈接过来。

  叶妩紧紧捂住了胸口:康昱彻底死里逃生了。

  感谢司行霈!

  之前那一饭之仇,叶妩决定过去了,她以后不跟司行霈作对。

  “老师,多谢您。”叶妩对顾轻舟道。

  没有顾轻舟,司行霈是不会来叶家给康昱治病的,他甚至不会来太原府。

  “不谢我?”司行霈问。

  叶妩难得没有抬杠:“也多谢您。”

  司行霈笑了笑。

  叶妩又看了眼旁边的程渝,给顾轻舟递了个眼色。

  顾轻舟颔首。

  “程小姐,多谢您的帮忙。”叶妩道。

  程渝低声道:“我没帮上什么......”

  子弹刚取出来,叶妩去把血迹都清洗干净,又把康昱藏好,叶督军就来了。

  昨晚顾轻舟和叶妩熬药,叶督军已经知道了;一大早上,司行霈带着女朋友登门,叶督军也听闻了。

  两件事这么怪,总有个缘故。

  结果等叶督军到的时候,他们几个人坐在院子里谈笑风生。

  叶妩站起来,迎接了叶督军:“父亲,您吃过早饭了吗?”

  叶督军扫视了一眼众人。

  他们都站起身,神态端肃拘谨。

  “父亲,这是司师座,您见过他的。程小姐想要买房子,特意请我和老师帮她参详。”叶妩道。

  这也是实话。

  他们即将要出去,去给程渝看一套公寓。

  叶督军问:“现在要置办房舍?”

  叶妩点点头。

  空气里,有很浓郁的香水味道,好似是程渝身上喷的。

  这味道,遮掩了原本的气息。

  叶督军扫视一圈,视线落在司行霈的身上。

  司行霈含笑:“督军。”

  “司师座,你一大清早的雅兴不小啊。”叶督军道,话锋却略微锋利。

  “我也是没办法,女人总是要陪的。”司行霈好似不懂叶督军的意思,轻轻巧巧接话。

  他说话的时候,余光瞥向了顾轻舟。

  这般肆无忌惮!

  顾轻舟则是完全不动声色。

  不过几句言语,暗地里的交锋已经过了数回。

  屋子里的香水味太浓了。

  叶督军很不喜欢这种洋香水,味道让他想吐。

  他待不住,只得先走了。

  他想:“阿妩有她自己的交际圈子,这很好,应该放手让孩子自己做主。”

  如此想着,叶督军就不打算再多管了。

  司行霈前有顾轻舟,后有程渝,还有金家的四小姐金千鸿对他一往情深,总不至于染指他的阿妩。

  明了这里,剩下的都不足为虑。

  叶督军军务繁忙,也实在抽不出空来想这些事。

  他转身离开了。

  他一走,叶妩松了口气:“看来是瞒过去了。我父亲对血腥味最敏锐的,只有香水能遮掩。”

  “别说叶督军,就是我们也快要被熏死了。”程渝把她的披肩扔得老远。

  她挺喜欢香水的,却是第一次倒这么多在身上。

  正好借助司行霈出门,重伤未愈的康昱扮成了随从,跟着一行人出去了。

  他上了司行霈的汽车。

  车子里只有司行霈,三个女人乘坐了另一辆。

  “城里可有地方落脚?”司行霈问康昱。

  康昱疼了一整夜,又失了很多的血,脑子是懵懂混沌的,他总感觉转不动了。

  司行霈的问话,他停顿了好久,积蓄微薄的力量,道:“我不住在城里,能否请您送我出城?”

  “可以。”司行霈道。

  说罢,司行霈瞥了他一眼,略带赞许道:“你买凶为叶妩报仇?”

  康昱用力咳嗽了起来,差点咳出血。

  他伤口未愈合,这一咳嗽浑身剧痛,整个人都佝偻了起来。

  待一切平复时,他的脸色白得像纸,满头满脸的冷汗,道:“我不是......”

  司行霈哦了声,不再说什么。

  他对旁人的爱情,一点兴趣也没有。只是觉得这孩子很孤勇,为了叶妩能做到这样,已然是尽了全力。

  这份痴情,司行霈挺欣赏的。

  “到了城郊,你是准备去哪里?”顿了顿,司行霈转移了话题,又说起了去向。

  “其实,我就是想去你的跑马场。”康昱道。

  那原本是康家的产业。

  他知道那边有容身之地。

  藏在跑马场里,哪怕是找到了,家里人或者金家也只以为他玩起来没边。

  “也行。”司行霈道。

  跑马场是司行霈出入太原府的密地,所有的人都是司行霈的亲信,可以密不透风。

  康昱藏在那里,的确很安全。

  将他藏妥之后,司行霈拉了顾轻舟的手:“走,去骑马。”

  程渝和叶妩还在。

  “别......”顾轻舟略微尴尬,她觉得程渝肯定有很多问题想要问。

  “阿妩,你先去陪陪康七少吧,我们有事情说。”顾轻舟对叶妩道。

  她有几句话,既是想对程渝说,更是想对司行霈说。

  “好。”叶妩乖巧听话,只是心中也在好奇:他们要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