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你做我裙下之臣> 第三章 渣男配贱女

第三章 渣男配贱女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历川回来的时候,是凌晨三点。

  那个时候我正睡着,忽然间又察觉到有人钻进了我的被窝,手指顺着我的手臂一路向下。

  迷迷糊糊中我醒来,对上顾历川一对乌压压一片漆黑的眼睛。

  “今天怎么是裸的?”

  他嗓音低哑看着我,“想通了?”

  我当他女朋友两年,却都没和他上过一次床。今天他回来看见我全luǒ缩在被窝里,那眼神似乎直接能点一把火起来。

  我浑身一颤,先前萧里走的时候,我也忘了把衣服穿回去,怕他多想怀疑,我只能说,“洗了澡累了就直接睡了。”

  顾历川钻进被窝来,他抱着我,头埋在我发上深呼吸一口气,“薄颜,今天给我吗?”

  我声音都颤抖了,“阿顾……”

  顾历川继续说话,“行了,我知道了。”

  顾历川可能知道我不爱他,但我不清楚他为什么还爱我。

  爱我这样一个婊子。

  我们早上起来的时候,江凛看我的眼神就怪怪的,我对着镜子检查了好几遍自己身上有没有留下痕迹,发现萧里实在是太理智,以至于一点吻痕都没留下。

  小说里那种做爱后浑身红肿吻痕的情节都是假的,萧里做爱从来都是凶猛且迅速,在结束之后就抽身离去,不留一丝线索,就像他人一样干脆利落。成年人的世界,很少留下把柄。

  我们在大厅里吃了饭,昨天有人赢了钱,提出包个场看电影,大家都同意了,我也无所谓。只是顾历川说,“我得回家了,我妈妈回国了,晚上得一块吃饭。”

  “哟,妈宝男呢?”

  旁边有人打趣道,“顾公子走吧,你老婆留下。”

  陆在清眯着他那双丹凤眼笑,“我觉得你老婆昨儿唱歌挺好听的。”

  “要死了。”江凛一边给手机充电一边踹了一脚陆在清,“你这是当着顾公子的面撬墙角啊,得亏顾公子文雅……”

  “文雅?”陆在清嚷嚷,“昨天夜里听见最大那间房传出声音呢……”

  我和顾历川变了脸色,下意识朝萧里看去的时候,他还是要笑不笑的样子,像是丝毫没受影响,“你看片儿看得魔怔了吧?”

  “我看片儿?”陆在清一本正经地开黄腔,“我一般不看片儿,我喜欢现场体验。而且人越多越好那种。”

  “不要脸!”

  富二代们笑成一团,小梨头缩在一边啃苹果,对着我眨眨眼睛,“颜儿留下来呗,不然就我一个人跟他们那帮男人了,走出去我怕人家说我胃口太大,吃不消。”

  我只能笑着说好,顾历川没过一会就抓着车钥匙回家,我余光瞟见他老妈电话都打了好几个了,想来是催急了。

  印象里,顾历川好像是看重老妈超过任何人。

  他走了,一群人便琢磨着下一步干什么,要看的电影在晚上才上映,闲得无聊萧里就说,“下去再赌一把。”

  小梨头笑了,“还赌?我怕明天江凛这栋房子就是我的了。”

  “得嘞,梨头娘娘,家大业大放我们一马。”江凛对着小梨头拱手,“睡觉吧,一觉睡到晚上我再喊你们。”

  一群人从沙发上起身,说着无聊无聊就各自回房,我的房间在走廊尽头,所以走到后边,我是落单的。

  但我身后还跟着萧里和江凛。

  江凛盯着我俩看了一会,岂料萧里还不怕地上来直接搂住了我的脖子。

  “走,去你房间。”

  他是当着江凛的面直接这么说的。

  我当时心跳就直接爆表了,我像是浑身炸毛一样说,“我等下睡觉呢!”

  “废话,我等下也补觉啊。”

  萧里直接带着我拉开了门,“聊会天吧,我无聊。”

  江凛的目光消失了,我一看,原来他早就已经进去了房间。

  我这才像是松了口气一样,整个人靠着门滑了下来。

  萧里盯着我这幅样子又笑了,他笑得时候眼睛就眯起来,细细长长的,特别好看。

  我觉得我挺不争气的,盯着他这副衣冠禽shòu的样子盯了半晌,才叹了口气,“没什么可谈的,萧哥睡吧。”

  萧里又笑了,“一起睡?”

  我退后几步缩进沙发里,“你回房吧,我一个人睡挺好的。”

  “我觉得不怎么好。”

  他上前,伸手捏碎了脖子下面一颗纽扣。

  那一刻,心脏读秒,所有不堪的念想在这一刻疯狂滋长,我内心那些肮脏龌龊的想法分分钟划过我的脑海,身体深处升起一种自甘堕落的唾弃,可伴随着唾弃而来的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快感。

  萧里脱了上衣压上来,弓着背凑近我,背部拉出一节坚硬又流畅的背肌,他冲我笑了笑,“薄颜,喜欢跟我偷情吗?”

  我觉得自己身体烫的起来,萧里光是用这种腔调跟我说话,就能引起我灵魂的震颤。

  我流着眼泪,我说,“我不想一错再错了。”

  可我的身体却在他的低笑里迎合,每一次,都像是经历了一遍从天堂到地狱,又飞升,再堕落。

  我哭。“萧里,放过我吧。”

  萧里说。“我可以抽身而退的,薄颜,要我走吗?”

  他那么残忍,毫不在意,把所有痛苦的抉择都推给我一个人。

  察觉到他离开的动作,我反手狠狠握住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在这一刻四分五裂,我哽咽,“不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