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你做我裙下之臣> 第42章 孩子生下来我养。

第42章 孩子生下来我养。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一觉睡醒的时候,这则微信显示在我的手机屏幕上,我愣住了,那几秒钟的愣怔仿佛和这个世界失去了联系。

  随后我回神,竟有点不敢点开这条消息。

  终是解了锁,我进入微信,看见萧里在凌晨时分给我发了这条话,时间点的挑选没有任何意义,许是他想起来了,就随便给我发了一条。

  【去当别人的宝贝,别来趟我这浑水。】

  我盯着那排字,心口泛酸。

  我在想,萧里到底是出于什么意图给我打这些字,他想干什么?

  两年前我们互说再见后的下一秒,萧里直接把我拉黑,不是删除,是拉黑。

  删除了还能加回来,拉黑的话,就是关在小黑屋里,你连申请加他好友的资格都没有。

  他那么狠,留我一个人傻愣愣地在原地,我不敢,连删他都没勇气。

  现在,我又明白,他的狠,不减当年。

  我盯着那排字,再去摸了摸自己的脸,眼角有点湿,我没说话。

  我把手机关掉之后,明明一室阳光,我却觉得陷入了黑暗。

  萧里这句话,一大清早把我吓醒了,我抬头对着天花板发呆,外面有人敲门,才把我的意识拉回来。

  我穿着睡衣去开门,赤着脚在地板上踩,拉开门容羡嘴里塞着牙刷看我,我后退几步,“别说话!你现在一张嘴肯定喷我满脸牙膏沫子。”

  容羡忍住了,去了厕所漱了口,上上下下清洗了一遍,再走出来看我,“你睡醒了?刚打算喊你。”

  “嗯。”

  我把萧里的事情稍稍放在脑后,没准萧里和以前一样,只是一时半会就腻了,等过阵子……说不定又需要我了呢?

  这个念头让我觉得自己很可笑。

  我只能对着容羡笑,“你等下有事吗?没事就下午和我一起去吃饭吧。”

  容羡说,“好呀好呀,反正我也没事干。”

  我看他一眼,“你不是当了大老板吗?”

  容羡摇摇手,“那个,投钱玩玩看的,我没想去娱乐圈干嘛。”

  “……”我站在门口几秒,我说,“等我换套衣服出来,下午陪我去影棚看拍摄。”

  容羡一口应下,我换了衣服,又在自己的独立浴室里洗了把脸,出去的时候容羡问我,“你化妆了吧?”

  我说,“没啊。”

  “那你脸看着真白。”容羡咧嘴笑了笑,“是不是前阵子窝在家里没出去?死白死白的。”

  “你直接说我脸白得像僵尸不就好了。”

  我从墙上摘下一顶帽子,随后又拿了一顶给他,“走,看完厂我请你吃饭。”

  “好啊。”容羡对于这个倒是不跟我客气,我们两个人走出大门的时候,容羡出于好奇看了一眼隔壁,问我,“住你隔壁的是谁?”

  我动作下意识僵住,随后才轻声说,“萧里。”

  容羡也沉默,隔了好久,我们走进电梯里,他才说,“我昨天……给萧里打电话了。”

  我猛地抬头看他,“你和他说了什么?”

  容羡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示意我放轻松,“就聊了点关于你的事情。”

  “关于我?”我看着容羡的表情,忽然间想到,萧里给我发那条消息,是不是因为和容羡聊到了些什么?

  “我就是想问问他对你到底什么态度。”

  容羡没有那么多拐弯抹角,过来捏我的脸,“我心疼你呢,这都几年了。”

  我迷茫地喃喃着,“五年了。”

  “是啊,五年了,小颜,等不到回应的爱情,只会让你越来越累。”

  电梯到了一楼,两边的门慢慢打开,容羡抓着我的手领着我出去,“你知道吗?我们三个人……”

  我后来听见容羡说了一句不知道什么话,但是电梯运转的声音,把他剩下半句话盖了过去。

  我茫然看着容羡的背影,他拉着我向前,我却拼命想停留在原地。

  不管谁路过我,我都只想等在原地,等萧里回头。

  然而萧里从来没回过头。

  容羡开车,我指路,我们很快到了工厂,小玉把单子拿给我看,进去的时候我又看见YOYO在那里和我的摄影师交流。

  自从上一次我们的新品得到了不错的反响之后,YOYO就常来我的影棚里拍买家秀,仿佛最开始一次她找我撕逼,泼我咖啡都不存在一般。

  她看见我身边换了个男人,眼生,还主动上来打招呼问我,“新男朋友?”

  容羡笑了,“不是,好朋友。”

  “你好。”

  YOYO倒是没了之前的针对,看着容羡去鼓捣摄影机了,她对我说,“挺帅的,哪个圈子的?”

  我眼皮都没抬,“想睡?”

  “别。”YOYO不是说真的还是在开玩笑,“我怕了你了,就问问,以为你换男人了。”

  “我换男人?”

  我看了一眼容羡,他个子高高立在不远处,正和摄影师一起对着5D3的相机采光,他拍照片出来一直都很有感觉,这个我也知道。

  我把目光收回来,对着YOYO道,“那是我绝对不能伤害的人。”

  “地位这么高?”YOYO不懂我们这种感情,装模作样跟我聊了几句,“那还说不是男朋友。”

  我没搭她的话,她也继续拍摄去了,容羡过了好一会才走回来,对我说,“你们这边灯光还是有点暗了,别的都还行。回头把买家秀发我,我帮你们后期。”

  “行。”

  我和他又去流水线看了一眼,他说我双手抱在胸前走那一圈的时候,就跟工厂老板娘似的,浑身上下写着“要是敢偷懒老娘砍了你们的手”的感觉。

  我笑了,容羡抓着一件衣服惊叹,“我靠,跟正品摸起来一毛一样!”

  是一件纪梵希的破洞毛衣。

  我勾勾唇,“你拿一件去,穿出去没人会怀疑是假的。”

  容羡颇为不屑,“嗤,无良商家,业界毒瘤。哥哥我就是披件麻袋,上面写个纪梵希,也没人敢怀疑我穿的是fake。”

  我乐了,“好,你气场两米八。”

  后来我走了,YOYO还在影棚里拍,见我离开,她拿出手机给萧里发了个短信。

  她问萧里,【薄颜有新男朋友了?】

  萧里坐在家中打游戏,穿着松松垮垮的卫衣,衣领都耷拉下去一边,露出大半边锁骨和肩膀,乍一看跟美人露香肩似的。

  男人戴着一副金色细框眼镜,是平光的,防辐射而已。他陷在沙发里,两腿盘起来,听见手机有声音就打开来看了一眼,随后看见了很久没联系的YOYO发来一条消息。

  薄颜有新男朋友了?

  萧里盯着那排字看了很久,手里的游戏手柄都没有动过,导致电视机上的游戏打到一半死了。

  可是萧里没来得及去管,就是盯着那排字发呆。

  新男朋友?

  容羡吧。

  不过他还没打字回复,那边就继续发来好多消息。

  【今天我拍外景,看见薄颜和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过来了,两个人关系好像挺好。】

  【那男的挺帅的,我问薄颜是不是男朋友,她说不是。】

  【她说是她这辈子都不能伤害的人。】

  萧里的瞳仁缩了缩,抓着手机的手指无意识攥紧了几分。

  指关节,隐隐泛出青白色。

  可是他没说话,还是那副冷冽的样子。他哪怕天塌下来都是无动于衷的表情,随便别人误解也无所谓,我一直觉得这种人很可怕。

  因为他的底线深不可测。

  萧里终于把另一只手上的游戏手柄摔掉,又仔细看了一眼,随后果断选择了删除好友。

  把YOYO删了。

  眼不见心不烦,省的整天给他发关于薄颜和容羡的消息。

  可是删除好友之后,萧里就这么缩在沙发里,盘着两条大长腿,一时之间不知道干什么。

  看来隔壁的薄颜和容羡下午就起床出去工厂了。

  换做以前,薄颜凌晨回家,非得睡到晚上才起来不可。他们之间也就容羡那个作息时间正常点,估计是他喊她起床的。

  命运沉默,三缄其口。房间里的空气一片寂静,仿佛没有谁存在过。

  一如此时此刻萧里的缄默。

  男人垂下眼睑,浅褐色的眸子里有什么情绪逐渐深深地化开。

  ******

  我带着容羡去吃了一顿洋房火锅,他点菜前问了我一遍,“要不要我给你省钱?”

  我乐了,“我要想省钱,就带你去吃海底捞。不吃什么洋房火锅了。”

  容羡想了想,“有道理,那我大开杀戒了。”

  “点吧,点你要吃的,我还不大想吃。”

  我看着火锅汤底,觉得胃口不是很好。

  兴许是因为怀孕也有关系,我最近胃口一直不大好,人家怀孕是被家里人养胖的,我怀孕却是越来越瘦。

  点完菜,那些新鲜的食材终于被端了上来,看着开始冒泡的火锅汤底,容羡在对面说,“你还是吃点吧,好歹还没打胎呢,你小孩多受罪啊。”

  我指了指自己,“那我也挺受罪的。”

  容羡叹了口气,“要是伤身体别打了,生下来呗。”

  我原本正在把羊肉涮下去,听见这句话一愣。

  我猛然抬头看容羡,“什么意思?”

  生下来?谁养?我?萧里?还是——

  “生下来我养啊,还能怎么样啊。”

  容羡耸耸肩膀,“你这么瘦,打胎估计都会危险。所以我说,真不行就生下来吧,我养,我要是养不动,就一起养,好歹还有个亲生父亲萧里,我们先问他要个一千万,就说是抚养费……”

  说着说着容羡自己乐了,“妈的,这么一算挺赚的。你别打胎了,小孩生出来归我,你还能有钱拿。”

  我一会错愕又一会被他闪电一般的脑回路给气笑了,“你拿我这当感情牌打呢?”

  “也挺好啊,这可是萧里的孩子。”

  容羡一脸贱兮兮的表情,“一想到萧里的儿子以后长大了要喊我爸爸,我觉得自己屌爆了。”

  “哈哈。”我被他这个画风清奇的思维逻辑给逗到了,这人怎么不用正常人的思维想事情,“那萧里估计不答应。他儿子肯定得归他。”

  “多简单。”

  容羡一边从火锅里捞东西,一边敲了敲桌面,“喏,我教你个方法。小说里不都这么写么,就那些个傻白甜女主生下小孩,被人陷害,然后男主拿着被人掉包过的DNA亲子鉴定对女主说,你个贱人,生下别人的野种。”

  我噗嗤一声,差点被噎到,“你没少看言情小说吧?”

  “哎呀,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也能这样。你生下来,就弄个假的DNA鉴定书,让萧里误解你。萧里就不会和我们抢小孩了。等到孩子大了,有自己思维了,对我们也有依靠了,再把真相告诉他。那时候萧里想把小孩抢走也抢不走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崽子喊我爸爸。”

  容羡显然陷入了自我臆想的美好幻境里,“太爽了这感觉,我们还能变着法子问他要钱。”

  我在一边用筷子敲敲碗,“唉,起床,搬砖了,别做梦了。”

  容羡翻了个白眼,“给你出谋划策呢,不听。”

  “生个屁。”

  我吃了一块土豆,“我年纪轻轻,还不想当未婚先孕的妈妈,而且要是生了,以后跟萧里还是会有诸多纠葛。”

  他不是让我去找别人,别再来烦他了吗?

  那我干嘛还要自找不快?

  容羡张着嘴巴愣了一会,随后道,“那你跟我结婚不就完事儿了么?”

  我抓着筷子的手一抖,直勾勾看着容羡,我说,“你再说一遍?”

  容羡看见我这个反应,笑了几声,“我说,既然不想被人觉得未婚先孕,那你跟我结婚不就完事儿了么?”

  我愣住了。

  容羡这话说的就像是“今天天气真好,菜市场里白菜真便宜”这种语气。

  “你没在跟我开玩笑吧?”

  我扯扯嘴角,“别闹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有感情了,认识太久了,我要下手老早下手了。”

  听见我用下手这个词语形容他,容羡捂着肚子笑,“没事啊,认识太久了就像亲情一样,爱情能组成家庭,亲情为什么不行?”

  我赶紧喝了一口可乐压压惊,“你不会真要娶我吧?”

  “看你的意思啊。”

  容羡自顾自己涮着脆毛肚,压根没觉得这话题的压力有多大,“我都行,你哪天想结婚了没找到人就跟我说一声。我跟你都这么熟了,结不结婚其实也一样,我又不会亏待你。再说了,我们家里人不是也很熟吗?”

  “……”这话说得结婚像儿戏似的。

  “可是我不喜欢你啊。”

  “刚才不是说了吗,亲情也可以组成家庭啊。”

  容羡忽然间抬头,用一种很认真的眼光看着我,“小颜,你要是没人要的话,还是嫁给我算了。毕竟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肯定继续把你当小祖宗供着。去别人那里就说不准了。”

  我笑着摇摇头,“算了吧,万一你遇到真爱了,那我就拖累你了。”

  “你拖累我又不是一年两年了。”

  容羡翻了个白眼,“装什么客气。”

  我和他互相怼来怼去把一顿火锅吃完,我去买单,容羡问了一句,“多钱呐?”

  “五千多点。”

  “好。”

  容羡拿手机给我转了个五千二,这数字倒是挺好看的,5200,像是情侣之间的转账似的。

  我失笑,“别跟我计较了,也没少去你家蹭饭,就当我请你的。”

  说完我在微信上点了拒绝把钱退了回去。

  容羡在一边哀嚎,就跟父亲没了女儿似的,“女大不中留啊!以前零花钱都要抢我一半的,现在五千二都看不上了。”

  我们走去停车场,我说,“对,五百二十万我倒是考虑考虑。”

  “滚蛋。”容羡被我气笑了,“数目太大了,不舍得给。”

  “刚才还说娶我对我好。”我摇摇头,装模作样感叹,“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

  傍晚四点,萧里刷到了一个朋友圈。

  【容羡:小颜长大了,看不起我的五千二转账了,说要五百二十万。】

  下面附了一张截图。

  微信聊天界面最上面的备注是【小祖宗】。

  【您转账给小祖宗5200元,等待对方收款】

  【对方退还了您的转账,钱已存入余额。】

  萧里原本闲着无聊刷着朋友圈的手指的一顿,停留在这条朋友圈上面。

  容羡和薄颜的关系看起来还是很好,就像五年前一样,各自跟在对方的屁股后头,像双胞胎似的到哪儿都是一对。

  而萧里,从始至终都只是在他们的身后。

  容羡的身体恢复健康,重新回来白城,薄颜肯定很开心,两个人估计又能玩好久。

  萧里想到这里又觉得想不下去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烦躁。

  他把手机关上,原本还好好的心情因为这件二连三的消息,忽然间就变得烦躁。

  到处都是薄颜和容羡。

  闭上眼睛都是薄颜和容羡。

  容羡昨天夜里在她家过夜的,也不知道睡的哪里。

  说起来,萧里好像还没在她帝景湾的房子里过夜过。

  男人站起身,去厨房冰箱里拿了一听可乐,呲的一声单手拉开,细长的指关节捏着那罐可乐,在喝了几口之后,他就这么维持着一个动作,整个人停住了。

  隔了好几秒,萧里像是猛然想起什么一般,冲进房间换了套衣服,随后抓起桌上的车钥匙迅速出门。

  出门的时候路过旁边房门,男人头也不转,连一丝目光都没有停顿。

  ******

  我和容羡晚上去了一趟容家,正巧容羡的老妈和萧里的老妈聚在一起聊天。

  她们俩也算是很久的闺蜜了,萧里的妈妈不知道我和萧里的事情,只记得我当年闹得天翻地覆那些丑事儿,看见我就咯咯笑,“小颜怎么来了?”

  “我家阿羡在,小颜肯定得来呀。”

  容羡的妈妈见怪不怪了,“羡羡之前一直在国外复健,刚回国就直奔去找你了,看来你们感情还是很好。”

  “缺个萧里啊。”萧里的妈妈坐在那里,一脸贵妇气派,“他来了,你们三个人就能凑齐了。”

  “那你把你儿子喊过来啊,晚上我们一起吃点。”

  容羡过去给他妈妈捏肩,他妈妈笑着让保姆给我倒了一杯红茶,“小颜怎么看起来这么瘦?最近在忙什么呢?是不是胃不舒服?”

  “没有的阿姨,中午刚吃的火锅呢。”我过去对着他妈妈道,“好久没来看你了。容羡当初出了事儿我就没敢过来……”

  “瞎说什么呢。”

  他妈妈拍拍我的手,“阿羡出事不怪你,你别自责。你们啊,一个两个都喜欢往自己肩膀上扛责任,萧里也是。从小看着你们仨一起长大的,出了事一个个都要站出来替对方扛。”

  我愣住了。

  萧里也是?也是什么?

  萧里的妈妈正好这个时候站起来去打电话了,我也没好意思问,两年前的车祸我肯定脱离不了干系,至于萧里,我就不清楚了。

  他在这之间充当着什么角色?

  后来我在容羡家里吃饭,吃到一半萧里来了。

  “唉,你妈妈可算把你喊来了。”

  容羡的母亲看见萧里也很疼爱,原来他妈妈刚刚站起来是去打电话叫萧里了,“快坐下,王妈,麻烦多加一份碗筷。”

  “没事,我自己拿就好。谢谢安姨。”萧里还是很受妈妈辈们欢迎的,我就亲眼见过一群贵夫人在背后夸奖萧里,夸得那叫一个天花乱坠。

  “哎哎,余敏的儿子就是帅啊,我儿子要能有那么帅就好了。”

  “态度还冷冷的,不爱搭理人,省心啊!”

  “人家多聪明,小小年纪就赚钱了,那玛莎拉蒂上大一自己创业买的呢。”

  但是没人知道,萧里心底深处有个最肮脏龌龊的秘密,那就是我。

  我看见萧里来了的时候,也有几分尴尬,毕竟我们早上刚刚互相无声约定了老死不相往来,可是因为圈子实在是太过相近,那么多熟人的联系,想断都有些难。

  容羡看出了我的紧张,倒是萧里还是那么冷漠地坐在那里,他妈妈问什么,他答什么。夹着筷子吃肉,一脸的爱理不理的腔调。

  萧里此人,平日里就轻佻放肆习惯了,从小到大也的确优秀,没人压他一头,自然而然性格变得又不羁又自我,他有的是资本把女人捏在手里玩死,身后还成群结队跟着一帮。

  我看着萧里,发现自己盯着他太久了,怕被两位妈妈看出端倪,赶紧去夹菜,结果正好伸到一块肉上面。轻轻一声,我的筷子和萧里的筷子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