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你做我裙下之臣> 第58章 让我死心塌地忘记。

第58章 让我死心塌地忘记。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容羡和他的老妈聊了这些重要的事情,我统统不知情,后来他打了电话之后拉开玻璃门进来,我问道,“谁呀?这么神神秘秘,还要出去出去接电话。”

  容羡长腿一跨就上床,掀了被子进来,“是我小情人~”

  “哟。”我一听就笑了,“你可总算开眼了,说,糟蹋谁家姑娘去了?”

  “去你的,我像那种人么!”

  容羡翻了个白眼,“我妈的电话,妈妈就是我上辈子的小情人。”

  我躺下了没说话,自顾自玩着手机,容羡刷到一条朋友圈,他说,“薄悦又在朋友圈秀恩爱。”

  我心里咯噔一下,但是还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反正他们天天秀,过阵子就该喝喜酒了。”

  “也是,他们正好结婚的年龄。”

  容羡夹着一个枕头滚过来,对我说,“小颜,你有没有结婚的打算?”

  我一听就想笑,“我结婚?算了吧,我就不去祸害别人了。佛都渡不了我,只有我自己能渡我。”

  “那我渡你。”

  容羡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他伸手,一双温暖有力的手臂从背后环住我,低沉的嗓音在我耳畔,对我说,“那,跟我结婚好不好?”

  我浑身一颤,转头对上容羡的眼睛,他的脸近在咫尺,那眼神太深了,一眼望不到尽头。

  我的眼神顺着他的身体往下,直到容羡将我狠狠搂进怀里,滚烫的呼吸交错,我吓了一跳,“容羡,你——”

  “我不想放着你一个人。”容羡抬头,伸手摸我的脸,激起我全身的战栗,这甚至让我开始防备眼前的男人。

  “哪怕你现在随便找个人闪婚也好,你要是找不到,就跟我闪婚。”容羡死死盯住我,“我不能放任你一个人。没有人照顾你的话,就我来照顾你。起码自己来更放心一点。”

  我看不懂容羡对我的感情,超出了正常爱情范畴的感情已经更像一种暧昧的亲情,我往后退了退,容羡伸手按住我的肩膀,“薄颜,萧里他想留你在身边,但是却不肯为你做出任何改变。这种喜欢根本就是为了取悦他自身而已。”

  我才猛地明白,原来萧里对我的喜欢,只是为了取悦他自己。

  “那,你为什么又突然之间说……”

  “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容羡的眼神滚烫,“要么,去找一个男朋友;要么,我做你的男朋友。”

  他给了我选择的,可是我根本没办法做出抉择,不管任何一个,都是勉强我自己。

  我皱着眉,“你别这样,我一个人挺好的,遇到喜欢了的再说。”

  起码现在我心里还都是萧里,装不下别人。

  容羡着急了,张嘴就过来啃我,他的牙齿触碰我脖子那一瞬间,所有惊恐的感觉回溯到我的脑海里,我颤抖着尖叫了一声,容羡用力按住我,他不做别的动作,就是用力地吸吮我的脖子,用力到牙尖在皮肤上戳出一个小点。

  察觉到我鸡皮疙瘩起来的时候,容羡伸手拍我的背,像是在替受惊的小仓鼠顺毛一样,我哆哆嗦嗦地整个人都瘫软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容羡满意地看着我脖子上的那个粉红色草莓,勾了勾唇对我说,“我让你看看萧里的真面目。”

  他这是想用这一个吻痕来刺激萧里?

  别开玩笑了,萧里不可能在意的。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烂人,随随便便都可以和别的男人上床,他要是会为了这一个吻痕生气,那他就根本不是萧里。

  ******

  可是事实证明,容羡看萧里比较准确。

  第二天起床我们一起去秋叶原买动漫手办的时候,在酒店大厅集合,一群人打着哈欠走出来,来到我面前那一刻,各个都瞪大了眼睛。

  陆在清的哈欠剩下一半愣是憋回去了,连着江凛都愣住了。

  小梨头更是夸张,指着我,你你你你你了半天,都没把后面的话说完。

  我觉得有点尴尬,笑了笑,“干嘛都拿这种眼光看着我?”

  费矢在一边上前,拍了拍容羡的肩膀,社会精英小叔大人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恭喜。”

  恭喜……恭喜什么恭喜?!

  江凛上上下下看我好几眼,他是从头到尾都知道我和萧里事情的人,所以在他眼里,我和萧里这层混乱又暧昧的关系不可能这么快结束。毕竟我爱萧里爱到死,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转头和他……和他的好哥们儿好上了。

  难得从江凛脸上见到这种表情,我说,“你这个表情挺好笑的。”

  “我……”江凛舌头都要打结了,“……真的假的?”

  容羡用眼神暗示我,我没看明白,直到萧里走出来。

  一路上他都是邪邪拉着薄唇,轻佻的笑,褐色的眼珠尤为漂亮,搭着笔挺的鼻梁,艺人般深邃又上镜的面孔,搂着身边的佳人,郎才女貌一对来我们身边。

  我转头那一刻,我看见萧里的瞳仁缩了缩。那一刹那,笑意僵在嘴角,意气风发的表情尽数粉碎,连带着身边气场都变了。

  我有些心悸,江凛喊了一声,拉回他的思绪,“怎么才下来?走,我们出发了。”

  说完就率先走出去,容羡和费矢这回变成了并肩,小梨头就跟着我一起走,用手臂戳了戳我,“你看见萧里那个眼神了吗?”

  我摇摇头,“什么眼神?”

  “恨不得杀了你的眼神。”

  小梨头在那里小心翼翼但是特别兴奋地脑补了一出大戏,“你脖子上这个吻痕简直一百分,妈的,我第一回看见萧里脸上能有这么明显的表情变化,我都快笑死了!”

  我有些紧张地往后看了萧里一眼,正好他抬头,那双冰冷的眼睛和我对上,我浑身一颤。

  总觉得像是做了什么背叛他的事情一样,可是转念一想,我本来也不算他的女朋友,又称得上什么背叛?

  走到店里的时候,小梨头带着我去买JK水手制服,她很喜欢关东那一块的高中生制服,手里抓了几套,完了又看我几眼,将一套红白的水手服塞到我手里。

  “喏!去换上我看看!”

  我愣住了,她把衣服直接丢我怀里,我说,“为什么要我去换?”

  “因为我要看上身效果啊。”

  我心说那你他妈怎么不自己试试,小梨头说,“我懒,你去不是一样么!而且你胸比我大,身材好,回头让我拍几张!”

  我其实也没什么好扭捏的,不过是换一套制服罢了,就拿着衣服进去换,另外一边小梨头也很激动地给萧里他们找了好几套cospcomy的衣服,兴奋地大喊着让他们统统去换上。

  其实萧里他们一路走来的时候就已经有好多女孩子在背后兴奋地围观了,我甚至听见有人夸他们个个都很帅,像是偶像团体。

  后来我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一边扯着裙子的下摆,一边想对小梨头说,“这个裙子有点太短了——”

  一抬头,发现店里所有男人都震惊地盯着我看。

  “我……草。”陆在清看见我也骂了一声,连着江凛都啪的一下扶额,容羡更夸张,一蹦三尺高,直接脱了衣服过来要替我披上,结果被小梨头一脚绊住,“你干什么!”

  “这裙子太短了吧!”容羡嚎了一嗓子,费矢倒是面无表情,只是笑着看着费璃。

  “呐呐,看见那边那个小姐姐没有?这腿我玩十年都不会腻!”

  “天啊好棒的身材,肯定是艺人吧?”

  “她和刚才那群超帅的男孩子是一起的,估计是好朋友。长得好看的人都是玩一块的。”

  “这身材……先撸为敬!”

  “好想认识她啊。”

  “是二次元的coser吗?面孔好漂亮啊。”

  “穿的是关东那边高中的校服吧?真好看。”

  我有点害羞,那些夸奖的日本话传到我耳朵里的时候,更加紧张,头一次穿这种二次元的东西在身上,还被那么多人围观,我后退两步,“要不我去换了?”

  回头时猛然对上萧里的眼神,他穿着一身名侦探柯南里面工藤新一的那套蓝色西装,刚换好走出来,就正好和我撞上。

  我看见男人错愕地站在更衣室门口,那眼神先是恍然了几秒,随后变作一片狂风暴雨的掠夺,如同弯月下的狼,闪烁着令人心惊的光泽。

  我立刻倒退几步回到更衣室里面,更衣室外面吊着一排衣服,我把那些衣服统统挂拢,喊了一声,“我去换衣服!”

  “诶诶!”小梨头拉不住我,“我靠,还没多拍几张呢,怎么就换了。”

  我抬手把上衣脱下来,一边解背后的抹胸文胸扣子,一边大声喊了一句,“你就是故意的!”

  可是下一秒,我听见这个隐秘的更衣室里传来一声声响,刚想回头,一只手猛地按住了我绕到背后解扣子的双手。

  浑身一哆嗦,抬头想去看镜子里是谁,就有人伸手捂住了我的嘴巴。

  一声粗嘎的日语传来,我被他死死按住,想挣扎大喊,他用力堵住我的嘴巴,“从你换好衣服出来就偷偷溜进更衣室里蹲你了,小姐,不如我们来做一点令人愉快的事情?”

  这低俗的语气让我全身战栗,那个男人又高又胖,力道是我不能比的强大,我刚扭过身子来想叫喊,他直接将一团内衣塞进我的嘴巴里,随后用胶带一圈圈缠住我的嘴和脸,这些东西竟然是他贴身藏着的,想来是个惯犯!

  “别怕,我这一次现拍几张照片就走,如果不想照片外泄,就乖乖今天晚上来我家里……”

  那个喘着气的死肥宅对我抖了抖肥肉,咧嘴笑笑,伸手摸了摸我的脸,我往后缩,不让他碰我。

  他过来把我双手绕到背后按住,我发出一声低吼,可是嘴巴里填满了东西,又被胶带封住,声音只有一声声闷哼。我脸色苍白,用力挣扎的时候稍微挣脱,便趁着惯性狠狠踹了他一脚,那个男人大喊一声くそ(可恶),过来抓我的头发。

  我觉得一般胆子小的死肥宅是不敢公开场合做这些的,因为这种更衣室,太容易被人捉住了,能嚣张到这个地步的,肯定是有一定的后台——或者说,天生追求刺激的精神犯。

  他卡着我的脖子,看见我身后的纹身,手指用力掐住我的肉,“叫啊,你这样子真是让人兴奋,穿着jk制服出来给男人看,不就是活该!可别怪我对你下手!”

  我发出一声呜咽,头发凌乱,脖子上那个吻痕被他发现的时候,日本男人更加兴奋,“原来你本来就是这种人啊,大小姐……”

  可是他的话音刚落,从后面猛地出现一个人影,单手就直接掐住了那个肥胖的日本男人的后颈,用力将他狠狠甩出去几米远!

  我红着眼睛看着萧里闯入我的视野,世界在他身后远去,他二话不说端起更衣室里的椅子狠狠砸在那个人的脑子上,暴怒中的男人带着令人觉得恐怖的戾气,日本男人的惨叫声传来,容羡他们想进来,被萧里一声怒吼——“都别进来!”

  几个人硬生生止住了脚步,还是费矢反应过来比较快,皱着眉头喊了一声,“报警先!”

  容羡手忙脚乱去报警,薄悦和费璃都一脸担忧地站在外面,费璃在担忧我,薄悦则……在担忧萧里。

  担忧萧里为了我会做到什么地步?

  随后我看见萧里一脚把那个男人踹得面朝地趴着,他蹲下去一手揪住他的衣领,一字一句,用日语威胁那个日本男人,“你自己把手机交出来,还是我来?”

  “在……在左边口袋里……”

  那个人吓得说不出话,萧里从他左边口袋里拿出手机狠狠踩碎,又忽然间笑了笑,伸手去他右边口袋里掏出一个微型摄影机!

  我瞪大了眼睛,没想到有人会同时带这么多偷拍工具在身上。

  萧里笑得妖孽,将芯片从微信摄影机里取出来,举在指尖,下一秒,男人低骂一声,那芯片硬生生被他在指尖捏碎!

  “你……你……”日本男人吐出一口血,“我不会放过你的,你是谁!”

  “你也配知道?”

  萧里上前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替我披上,撕掉我脸上的胶带,拿出我嘴巴里的布料,我当场哭了,我说,“他……他……”

  我能察觉到萧里愤怒到胸腔在剧烈起伏,他抱住我,抬头那一刻眼神宛如杀人刀,过去又是一脚踹在那个男人嘴巴上,我看见两粒门牙在空中伴随着鲜血划出一道弧度,随后滚落在地上。

  我往萧里怀中缩了缩,萧里声音冰冷,看见我被那个男人困住的那一刻,他内心就有一股无法克制的怒意,他嘴里的肉,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觊觎?!

  “等着日本的警方逮捕你吧。”萧里抱我出更衣室,“你这种社会渣滓根本不配做人。”

  那一天警笛拉响震彻整个秋叶原上空,连续作案猥亵女子的嫌疑人再次被捕,我坐在警局里瑟瑟发抖,萧里穿着风衣走进来,每迈出一个步子都带着风,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杀气。

  他伸手用力扯住了一个坐在我面前的日本警察的衣服后领,将他狠狠摔在墙壁上,用日语低沉地问道,“重复一遍你们刚才的决定?”

  “介于……你们刚才所作所为那一切……都是你们单方面的证词……更衣室并没有摄像头可以指证你们的台词,以及……作案工具以及被毁,所以也没有什么证据……”

  警方结结巴巴地说着,“所以……所以小野先生的案子,我们……我们无法立案抓他,证据链不充足……”

  那一刻我看见萧里脸上出现了惊天的怒意,甚至伸手直接抓住警察的脖子,“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放走一个罪犯?这是日本警方的态度吗?”

  “小……小野先生的爸爸是山口组的人,我们……”

  “少在这里说废话,要么给我把那个畜生抓起来,要么……”萧里一字一句,眸光宛若毒蛇狠狠缠住那人的咽喉,“等着我们回国,让中国官方大使馆来通知你们吧!”

  他不介意把事情闹得更大一点,萧里这辈子天不怕地不怕,被逼急了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出来。

  出门的时候萧里直接一脚踹碎了警局的玻璃门,包括旁边是竖着的牌子一起砸了,自古以来敢当着他们的面砸警方场子的也就萧里一个人横空出世。嚣张地把大门弄得一团乱,最后那个猥亵犯小野的哥哥出现了,带着一大帮山口组的人把我们拦住。

  费矢直接拨电话给国内的势力,包括陆在清,他们家里人已经坐飞机敢过来的路上,江凛和容羡的父亲知道了这件事已经派人联络日本的朋友,大家被山口组的众人围住的时候,我被萧里拦在身后。

  眯了眯眼,萧里只是扯着薄薄的嘴唇笑了笑,一串流畅的日语从他薄情的唇里吐出,“这就是山口组所谓的道?”

  “与你何干!”

  小野的哥哥吼了一声,“听说你把我弟弟打得头颅骨折,现在性命垂危,做好准备付出代价了吗?”

  萧里轻描淡写一句,褐色的眼珠子像是冰冷又锐利的瑰宝,在愤怒的时候漂亮到令人觉得心惊,“头颅骨折都是便宜他的,你那种社会败类弟弟,应,该,去,死。”

  “混蛋!”

  我听见小野的哥哥骂了一句,“年轻人,你会为你的冲动后悔!我弟弟不过是碰了一下那个贱女人,她穿成这幅样子,活该被我弟弟摸,摸她是便宜她!女人就是用来出气的!”

  小梨头和薄悦都被这番强盗理论气得脸色发白,费矢眼里也跟着染上几分凶狠,“如果你们选择和我们道歉,原本是可以和和气气解决的,但是看来山口组大家似乎并不想和我们和平解决……”

  小野的哥哥啐了一口,“你们是谁?不过是大陆来的几个游客,也敢在我们的地盘上嚣张?!我弟弟就是拿那个女人出气了,怎么了?!滚回你们的国家去!”

  “出气是吧?”

  下一秒,我看见萧里身子迅猛地抄起大厅一个铁皮垃圾桶,狠狠冲着小野的哥哥砸过去,将他额头砸出一道触目惊心的口子,完了又抬腿一脚,对准人家的肚子踹出去好远——

  “那我他妈来也出气出气吧!看你长这样就是活该被人打得,怎么,你有话要说?!”

  “啊——!!”萧里突然间残暴的行为引来一声薄悦的尖叫,随后山口组几个人冲上去直接围攻他,我大喊了一声,“萧里!”

  陆在清和江凛骂了一声脏话直接跟着冲进去了,容羡左看右看抄起一把凳子跟着加入混战,旁边几个警察看得瑟瑟发抖不敢加入。

  费矢打了个电话大喊一通,“快!秋叶原警局——”

  五分钟后我们的人到场,喘着气大喊着,“住手!”

  人群中萧里抬头,嘴角还带着血丝,浑身上下都是瘆人的暴戾,一双眼睛红得像血,他发出一声如同野兽般的低吼,抓着小野哥哥的头往地上砸,一声一声,手背青筋暴起,指关节都泛着青白色!

  没有人敢上前阻止他,因为他周身的气场实在是太可怕了……

  后来费矢喊来的人抓着萧里使劲往后拖,萧里奋力挣脱,大概是觉得不够解恨,又是一脚直接踩在那人的胸口,我眼睁睁看着小野的哥哥喷出一口血雾,心中警铃大作,“够了萧里!你还想坐牢吗!”

  “他妈的坐牢就坐牢!”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萧里这样失控的样子,像是整颗心都被人挖出来一样疯狂。他被四个人狠狠抓住手脚,有人用中国话喊着先生冷静交给我们,可是萧里不听,像是一头发狂的狼,声音从喉咙里出来的时候都带着令人觉得压迫的冰冷怒意——

  “找死!”

  没有什么话比现在这种时候说出这两个字来的更加腥风血雨了。

  我眼泪当场就出来了,如今局势已经彻底混乱,刚才打群架的时候不管多少人往萧里背上抡拳头,他都没吭一声。多少人撕扯企图分散他的注意力,但他就是死死针对小野的哥哥,按着他往死里打。小野哥哥现在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估计比当初挨揍的小野还要惨。

  我上前给了萧里一个耳光,哭着大喊,“你冷静点!别闹出人命!”

  萧里这才猛地戛然而止,看着我,眼眶血红。

  薄悦站在我们旁边,可是此时此刻,是我将暴怒的萧里抱进怀里,他身体甚至颤抖着,我第一次看见萧里这样愤怒。

  他习惯了不动声色和无动于衷,不管多痛从来不说一个字,风轻云淡地和别人暧昧,从不给予真心。

  然而这一刻,我看见萧里猩红的眼眶,才发觉,原来他也会这样。

  天塌下来都没有这样崩溃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