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姐的品格> 17.梦幻三合一的大肥章

17.梦幻三合一的大肥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个下午郑好都处于阴云里,陈水星上课躲在书本后面偷偷摸摸的观察她, 看她眉头紧锁, 不言一语的样子, 只感到自己后背发凉。

  陈水星暗想, 如果狼崽子不是她亲戚,郑好估计早就把他大卸八块了吧。

  狼崽子他就庆幸他沾了点亲戚的光, 要不然哪还能在一中活的这么痛快。

  下午难得老沈没有拖堂, 竟然准时准点的放学了。

  在郑好走出教室的时候, 何晓欢跟在她身边关心了她一句:“郑好,你的脚好点了吗?”

  郑好一愣,莫不在意的点头,也没有回答她。

  他们走到楼梯口的时候, 刚好撞见楼上的程朔走下来。

  “郑好。”

  程朔拍了下她的肩膀,郑好扫他一眼, 也懒得搭理他,敷衍的摆了下手就朝楼下走去。程朔放缓脚步跟在旁边问道:“学校朗诵大赛你参加吗?”

  听闻这话, 郑好不由得一笑, 一副看智障一样的模样盯着他:“你觉得我会去参加那种活动吗?”

  答案很明显, 程朔也不由得笑了笑:“不会。”

  “那不得了。”

  “可是我会参加,你到时候可以看到。”

  郑好淡淡的哦了一声:“那祝你可以拿个金奖什么的,再搭配一个漂亮的女搭档代表学校去参加市里的比赛,很完美了。”

  程朔听出了她的嘲笑, 也不恼, 反而当作一本正经的祝福:“希望托你吉言。”

  而后他也不多纠缠, 下了楼道后与郑好分道扬镳。

  郑好看着何晓欢一路跟过来,现在还傻呆呆的看着程朔的背影,不由得出声拉她回神:“看够了没有啊?我走了。”

  何晓欢惊的红了耳根,连忙拉出一个笑容朝郑好挥了挥手:“再见。”

  郑好回到家属院后站在楼下瞄了一眼穆炎他家,想着他这时候差不多要淘米煮饭了,心里还憋着中午那口气,于是她径直往穆炎家走去。

  可他刚走几步,就看到穆炎蹲在楼道口往腿上擦什么东西,郑好靠近他:“不去煮饭?”

  穆炎一惊,下意识的抬头,就在这瞬间,郑好看到了他脸上的伤口,以及膝盖上那醒目的擦伤!

  “谁弄的?”

  她紧了下眼神,严肃着问道。穆炎恢复平日的神情,将手中的碘酒药拧好,随后又平静的站起身,那宽大的校裤盖住了他膝盖的伤。

  “饭已经煮上了,菜还要等一会,二十分钟后你过来吃。”

  说完就绕过郑好的身边要往楼上走,郑好一手抓住他一字一句的缓慢说道:“我问你谁弄的?”

  穆炎面无表情的凝视他:“我自己弄的。”

  “不告诉我是吧?越不告诉我我就越去查,要是被我知道谁弄的,我让他付出双倍的代价。”

  郑好突然来了脾气,穆炎对于她这话十分不满:“都说了是我自己弄的,就算别人弄的,和你有关吗?你能不能离我远点,不要管我的事?”

  “你丫觉得我是多管闲事是吧?”

  郑好一把抓住他的手冲他吼道,“你就不能我好好说话?我这是在关心你,你他妈给我整这句话我不要面子啊?”

  穆炎一顿,也自知自己过分了点,不由得缓和了语气:“我说了是我自己弄的。”

  “你当我傻子啊?这些伤你告诉是你自己弄的?有病?”

  “恩,我就是有病。”

  郑好听到穆炎这样说,突然觉得有些耳熟,这接话接的怎么那么像自己的风格呢?就在她思考的时候,穆炎已经走上了楼。

  虽然郑好还想着追问,但也知道狼崽子肯定不会说的。所以她干脆就不问他了,但是敢动狼崽子的人,她一定会问出来!

  上楼的穆炎跟没事人一样钻进了厨房,郑好百般无聊的坐在餐桌上,眼睛盯着那张全家福挪不开目光。

  说实话狼崽子长的清清秀秀是个好胚子,照片上的他笑起来也招人爱,可是现在的他,过于瘦弱,脸色也成天跟要债似的,怎么看都觉得难看,看久了还觉得身上有股子戾气。

  饭菜上桌后郑好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叫你妈出来吃饭啊。”

  穆炎把筷子递到她碗上,面无表情的回到:“她在医院,你吃完直接走就行,我去送饭了。”

  “医院?你妈怎么了?”

  郑好眉头一皱,昨天不是还好好的么,甚至还恢复了神智让她吃饭慢点。可穆炎并没有回答她,快速把饭盛到保温盒里后便匆忙出了门。

  “喂……”

  郑好咬着筷子叫了一声,见他头也不回,只能继续坐回位置上扒饭。

  这几天郑好都在四处打听穆炎被揍的事,陈水星知道她的意图后一脸的不可思议,她心里连连道这打的也太好了!狼崽子就是欠揍啊!自己早就想动手了。

  可是碍于郑好在那,她也不敢说出来,只是劝说了一声:“狼崽子太目中无人了,对你都这样更别说其他人了,被打一顿嘛,正常的事。”

  郑好瞪了她一眼,陈水星一顿委屈:“老板你瞪我干嘛啊,又……又不是我揍的。”

  后来,郑好从别班某个人的嘴里套出了那天穆炎是被王志鹏给揍的。当天下午,郑好就堵在了王志鹏的班级门口。

  只见她穿着一件黑色短袖,校服外套被她随意的系在腰间,斜跨的书包松松垮垮的吊着,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人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

  郑好从来不主动找事,可她一主动了,准没好事。

  旁边的人见到三班的郑好突然堵自家班级门口了,纷纷愕然的窃窃私语。

  “她怎么来了?”

  “咱们班谁得罪她了?那人傻吧!”

  “估计是傻逼,得罪谁不好,得罪这郑千金。”

  “要我宁可得罪王海娜。”

  “……”

  王志鹏还在呼呼大睡,被同桌叫醒说放学了,他才慢慢悠悠的睁开眼睛,随意的收拾了下书本便离开了位置。

  结果人还没完全清醒呢,就见郑好突然走到他面前笑着打了声招呼:“王志鹏,睡醒了?”

  听到这声音,王志鹏整个身体一激灵!立刻睁大了眼睛:“你来干什么?”

  郑好见他还是一脸惺忪的模样,右手忽然搭到了他的肩膀上。虽然郑好矮出了半个头,但气势,可是丝毫不输这大汉。

  “我来,当然是找你算账啊,要不然我来找你做什么?”

  郑好带着笑容径直开口,王志鹏没料到她竟然这么直接,想了下硬是鼓起一阵不屑的气势来:“算什么账?我可没惹你。”

  郑好眉头一挑:“你是没惹我,可是你惹到了我弟弟。”

  “你弟弟?你哪门子的弟弟?你家人我压根就他妈不认识好吗?”

  王志鹏甩开她,大步走离了教室。郑好紧跟在旁,双手抱胸一边走着一边抬起下巴:“你真没印象?还是你跟我装傻呢?”

  “你别跟着我!我根本就不想惹事,麻溜的走吧你,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不是很好?”

  郑好嗤笑一声:“你还挺有文化的啊?不过我今天不把账算清,我是不会走的。是个男人的话就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解决私事的地方。”

  王志鹏脚步一顿:“郑好,我真不想惹事。”

  “事情都惹上了,还立什么好人牌坊啊?别废话啊我跟你说。”

  郑好走在他前头下了楼梯,王志鹏脸色紧绷,走出楼道后他在郑好身后开口:“是穆炎那臭小子打的小报告?”

  听到这里,郑好的眼神不禁更为冷冽,这王志鹏不仅揍了狼崽子,看样子还威胁了他?难怪他宁可得罪自己都不说出原因。

  想到这,郑好语气更为不善:“我想知道的事需要他来跟我打小报告吗?”

  王志鹏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人,既然事情都发展到这样了,他索性理直气壮的挺起胸膛来:“我不想欺负女人,要是想替他出口气,你可以找男人来和我单挑!”

  郑好额头上的青筋动了动,转身不屑的勾起嘴角。她双手突然猛地一拽,王志鹏只觉得一股力道顿时困住手腕,还未反应过来,他的膝盖处被什么东西狠狠一踢,瞬间吃痛,胸口继而又被大力一撞,整个身体在顷刻间就被压倒在地。

  几乎是几秒钟的时间,王志鹏就被郑好摔在了地上。

  路过的周围同学吓的一阵惊呼,谁敢想到他们竟然就在学校里动起了手。

  王志鹏失了面子,气急败坏的爬起来怒吼:“你阴我!”

  郑好替他捡起旁边的书包递给他:“气的话你倒是还手啊,如果在学校不敢,我就带你去个好地方让你出出气。”

  她那得意洋洋的模样让王志鹏头顶的火都冒的三丈高了!

  “郑好你别激我,我是不会和你打的,男子汉大丈夫才不会和你们这种女人计较。”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这么中二?你看电视剧看多了吧?我告诉你王志鹏,今天有本事你就一直别动手!”

  郑好眼底一狠,上前对着王志鹏的膝盖后又是一踢,王志鹏连连后退避开她的动作。可是郑好不是普通的女孩子,不会跟他来那些胡搅蛮缠的抓头发理论,她出手可是实打实有招数的武功路子!

  他妈的这根本就不是个女人!

  王志鹏被他打了好几下,疼的两眼冒金星,打到深处,他再也受不了这种侮辱了,竟真的动手反驳起来。

  郑好见状,立刻收手往校门外跑去。

  “你站住!你他妈给我站住!”

  王志鹏哪想到她是打着打着就跑的路子,遂紧追不舍,拔腿就追到了郑好身后。他们两人在不少同学的震惊中相互追赶跑出了学校。

  跑了一段路,郑好到底还是不敌田径队出生的王志鹏,被他硬生生的拎住了衣领,拽到了身边:“郑好你给老子站住!”

  郑好索性停下脚步,气喘吁吁的笑了笑:“跑的够快啊。”

  王志鹏同样气喘,甩开郑好的身子呵斥她:“你有本事动手就别跑啊,孬种!”

  “孬种?我是念及你别在学校背上处分的好,所以才带你来这里痛快打一顿,你应该感谢我。”郑好四处环顾了下,王志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追到了钢铁厂的附属医院附近。

  这个钢铁厂是冷新市的大厂子,坐落在一中的后山下,厂区不仅有家属院,还有篮球场,大食堂,子弟学校等。

  而他们所在的地方,就是介于子弟学校和篮球场的交界地带,一个四周都是被墙围困的死角落,同时也是不少小混子解决战事的地方。

  王志鹏甩了甩大汗淋漓的头,指着郑好说道:“那臭小子我也揍过了,以后不会找他麻烦,我和他恩怨两清。我不想和你起冲突,你别缠着我。”

  他知道惹上郑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而且自己也不一定能够在她面前多威风,因为她不是什么都不会的弱鸡女,反而自己很可能还会被她反揍,再不济,万一她受点伤利用家里那点势力去学校唱他的衰,那王志鹏就倒了大霉。

  想到这些,王志鹏硬生生的压制住心底的怒火,让自己没有出手,反而颇为冷静的跟郑好说不想打。

  郑好还没有揍够,目光落到王志鹏的膝盖上,突然想起了穆炎那鲜血淋淋的膝盖。不过,她刚准备动手,她的身后就传来好几个嚣张至极的声音。

  “呦,王志鹏,我们真是冤家路窄啊,竟然能在这里碰面?”

  “还钓妹子呢!不害臊!”

  循着声音望过去,郑好看到了几个穿着二中校服的高个男生阴阳怪气的往他们这边走过来。王志鹏一见到他们脸色骤然一变,下意识的想逃走,可是他的身后是高高的墙壁,唯一的一条出口已经被他们堵死了。

  郑好察觉到王志鹏的异样,于是盯着那几个二中的人说道:“我和王志鹏还有事没有解决,你们如果和他有事,下次再找,这种事情也得讲究个先来后到吧。”

  见她口气不小,站在最前头的那个人嗤笑一声:“你是老几啊?就你还嚣张?你出门不照照镜子是什么样?怎么你们一中的人各个都跟傻逼似的,一个傻逼女的还敢这么嚣张的?”

  郑好暗沉了眼色,那人不耐烦的冲她怒吼着:“给你次逃跑的机会,别碍我们的事!今天王志鹏你就做好躺医院的准备吧!”

  说着他们直接冲王志鹏冲过去,郑好见状,一脚踹翻后面的那人:“我都说了先来后到,你们让开!”

  “你他妈活腻了?敢踹我!”

  “你们二中也不过如此,还搞学校歧视是吧?”

  郑好听不惯他们一口一个一中傻逼的言论,那人也不管她是男是女,突然从地上爬起来就要一拳揍郑好脸上去。

  郑好一躲,灵活的躬身跑过他们身边,拽起王志鹏就往外跑。

  “妈的给我站住!”

  后面那三人立刻追了上来,王志鹏见状,加快脚步,就如冲刺一般飞快的跑过林荫大道。而原本拽着他跑的郑好,不知何时被王志鹏拉着跑了。

  她跟不上王志鹏的速度,颇为难受的在硬撑着,直到甩开了二中那三个臭傻逼后,王志鹏才逐渐放缓了速度。

  他们跑下了厂区,在一栋老房子面前停下。

  郑好没有缓过神,踩在满是青苔的路上又没有及时稳住身子,在王志鹏放手的那瞬间,她突然摔到了地上,额头正好不偏不倚的磕到旁边的石头上。

  瞬间疼的她咬牙切齿,脑门上也立刻见了血。

  王志鹏一惊,赶紧弯腰拽起她:“握草你没事吧?!”

  郑好甩开他的手气冲冲的低吼:“你眼瞎啊,你看我这样像是没事吗?”

  虽然没有恐怖的大出血,但是脸颊旁从额头上流了三道血痕下来,也是够渗人的。见惯了大场面的王志鹏在此时都有点急了:“他吗你怎么打人没受伤反倒给摔伤了呢?你脑子是不是缺少平衡感啊?”

  “郑好!”

  就在这时,穆炎竟然背着书包从下面的阶梯跑了上来,他冲到前面一把推开了王志鹏,而后又从书包里掏出一套崭新的校服迅速撕开包装,又拿出一把剪刀快速的剪开校服。

  王志鹏和郑好皆为一惊,郑好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呢,穆炎直接把剪下来的那段校服布料麻利的捆在了郑好的脑袋上,使其按压着伤口。

  随后又突然脱下郑好的鞋子,刚准备拽下袜子的时候郑好猛地一收脚:“你干什么!”

  穆炎突然抬头狠狠的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就像刀子一样,郑好浑身的刺在这刀子面前瞬间顺毛起来。

  穆炎一把拽过她的脚,小心的脱下袜子看了下她之前的脚伤。

  已经开始结痂的脚趾裂开了一些,穆炎似乎在憋着什么,恼怒的瞪了王志鹏一眼后直接蹲在了郑好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就将他整个人背到了背上。

  “哎……你放我……”

  “你闭嘴!”

  穆炎出口打断郑好的话,大步背着她快速离开这里。王志鹏站了一会,也提脚紧跟了上去。

  他们来到最近的一家诊所里,刚进门呢,就碰到了校医。

  郑好一愣:“叶老师?”

  校医见到又是郑好,看到她额头上的伤时眼色一沉,招呼穆炎把她放到病床上去,而后走到她面前去掉脑袋上缠着的布料。

  “你前世估计是江湖女了。”

  听到校医这话,郑好忍俊不禁:“那叶老师,你看我这江湖女是惩恶扬善的侠女呢?还是祸水殃国的妖女呢?”

  “还不够疼是吧?”

  校医没好气的碰了下她的伤口,顿时郑好倒吸一口凉气:“下手轻点啊!”

  校医一边处理伤口一边看了看穆炎:“你们两个又闹什么冲突了?上次脚伤不够,再添个脑袋伤?隔壁夫妻打架也不像你们这样闹得频繁的,是有什么血海深仇啊?”

  听到校医这话,穆炎又红了耳根,连忙辩解:“这次不关我的事!”

  郑好发现穆炎皮肤白净,稍微一点情绪就能让他红脸红耳根,有时候脖子都红。

  “那你这伤又是怎么弄的?”

  郑好耷拉了下双腿,指着站在门口一声不吭的王志鹏道:“他害我摔的。”

  王志鹏被突然点名,脸色一顿,而后立刻扯出一个笑容来揽下罪名:“是是是,叶老师,是我拉着她跑不小心给摔了,然后就……就脑袋磕石头上了。”

  “你们还是高中生,某些行为方面多少注意点,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子。”

  校医话中有话,王志鹏那个二百五没有反应过来,但郑好可是一声就听出来了。立刻绷紧神情反驳:“叶老师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校医也不再多说,开始帮她缝合伤口。

  全程穆炎都闷声不吭,而王志鹏咬牙看着缝合,那表情似乎是缝在他身上似的,扭曲至极。郑好忍着疼痛,还不忘跟王志鹏翻了个白眼。

  从诊所走出后,郑好是额头上缠着绷带的患者。

  她瞥眼看了看王志鹏,突然踢了他一脚:“你跟着来干什么?我们账都还没算完呢!”

  “郑好!”

  王志鹏突然停下脚步,郑重其事的站在郑好的面前,看他这架势,仿佛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

  穆炎对他敌意满满,目光像一把把利剑一样冲他刺杀过去。可是王志鹏就当没看见似的,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郑好身上。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郑好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王志鹏忽然朝她伸出大拇指:“郑好,咱们以后就无仇无怨了,你的人,就是我的人,你弟弟,我给你罩着!你要是还有气没撒完,尽管往我身上撒,我肯定不会还手!刚才你有勇有谋把我拖出来,还跟二中那臭傻逼对刚,我敬你是条汉子!我服气!”

  郑好差点被朝他吐口水了:“汉子?你哪条眼睛看到我是汉子?我有第三条腿吗?”

  “什么三条腿四条腿的,总之我就是服气你,以后需要人手干仗,尽管和我提!我就把你当我好兄弟了。”

  王志鹏的豪言壮语在郑好看来就像一个古装剧看多了的智障,虽然他听不懂郑好的第三条腿是指什么,可是穆炎却是反应到了。

  瞬间他目光一抖,整个脸都红了起来,看着郑好的眼神也尤为嫌弃。

  王志鹏见郑好不再怼他,态度放缓,以为她默认了自己的话,开开心心的凑到她身边问她:“咱们可没仇怨了哈,以后我管你叫声郑老板,你这个弟弟,我肯定帮你罩着。对了,你刚才说的第三条腿是什么意思啊?”

  郑好无语的看向他,然后目光往下挪,最后落到了他的裆部。

  王志鹏不解的皱了皱眉,下一秒顿时反应过来,双手下意识的捂住,腿部一紧:“你……你……你不知羞。”

  狼崽子是纯情小男生她能够理解,毕竟才初中。可是王志鹏都高中了这些话都听不懂?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难道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

  难怪陈水星之前骂他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块头,果然不假。

  回到家的郑好躺在沙发上面不想动弹,狼崽子一路上也不说话,不管她是问什么,他就是不答,就跟不认识你似的。

  不过他这种反应郑好也习以为常了,懒得去计较。

  后来穆炎端着热乎乎的饭来到了她家,郑好家门没上锁,他直接走了进来。

  郑好听到动静睁开眼睛,微微一惊:“你怎么还……”

  “你为什么要掺和我的事?为什么明知道二中的人针对的是王志鹏,你还要去帮他?”

  穆炎冷冷的质问她,如果她当时及时退出不拉走王志鹏,她自己什么事都不会有。郑好解开保温盒的盖子,夹出几块茄子往嘴巴里送,不回答他。

  穆炎紧了紧眉头:“为什么不回答我?”

  郑好悠哉的嘴角一勾,慢吞吞的咀嚼着饭菜,随后冲他笑了笑:“你不也是经常不回答我的问题吗?我凭什么一定要回答你的?”

  她一时怼的穆炎无话,看到他气急的样子,郑好心里一顿畅快。

  她为什么要帮王志鹏呢?不,她帮的不是王志鹏,帮的是一中的校友。

  郑好有一个缺点,就是护犊子。

  凡是跟自己沾上点边的,她不乐意被别人玷污。比如狼崽子,狼崽子对自己好,郑好觉得他就是自己的人,王志鹏没有经过她的允许就揍了她,她当然要找王志鹏麻烦。

  但是一码归一码,往大了讲,王志鹏是一中的,是她郑好的校友,二中那群臭崽子羞辱他们一中,她自然护着一中。

  要是她不拉走王志鹏,那么王志鹏可就作为一中的人被二中的人痛打。

  所以在郑好看来,她帮的不是王志鹏,帮的仅仅是一中的校友。

  虽然有时候这种理论她自己都有点绕不明白,但她就是这样做了,并且还经常做这样的事,别人又能拿她怎样呢?

  总之,王志鹏揍穆炎的事她心里还没有完全消火,但看在王志鹏对自己和穆炎态度的改善方面,她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次日郑好顶着头顶绷带去学校的时候一路上都引来了不少的目光,从她进校门开始,就察觉到各式各样的眼光往自己这边投射而来。

  但她满不在意,不紧不慢的迈着脚步走着。

  一到教室,陈水星就跟炸了毛的兔子似的跑过来:“老板!你脑袋怎么了?是王志鹏那傻逼干的吗?我昨天听说你放学去找他了?他肯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才……”

  “我自己磕的,没他什么事。”

  陈水星聒噪的话让郑好一大早耳朵就嗡嗡响,见她脸色不悦,陈水星减小了声音,但语气依旧气愤:“那他肯定也脱不了干系!我不会放过王志鹏的。”

  “哎我说陈水星,你别血口喷人啊。”

  陈水星的话音刚落,王志鹏就走进了他们班级。

  “你还敢来我们班?你信不信今儿让你走不出这教室。”陈水星一脸愕然的盯着他道,王志鹏翻了个白眼,“老板自己磕的,不关我事好吗?”

  说完他走到郑好面前,随手抽过旁边的凳子坐了下来:“老板,最近几天下午我天天送你回家,我跟你说,二中那帮臭小子这几天肯定会再来闹事的,咱们一起走,多个照应。”

  陈水星嗤笑一声:“你要是胆小不敢一个人走就直说,还说什么照应,笑死人了。”

  王志鹏那点小心思被陈水星一戳就破,他气急败坏的瞪了瞪她,正在这时老沈突然走进教室看到他们在一起,突然吼道:“郑好!王志鹏你们两个到办公室来!”

  郑好抬眼,极其郁闷的长叹一口气。

  王志鹏去了办公室之后一个劲的跟老沈解释:“沈老师,我和郑好真的没什么事,你听说的都是假的!我们没有闹事,真的!不信你问郑好。”

  “没有闹事?昨天那么多同学看到你们两就在教学楼下打架还不算闹事啊?以为跑出学校就没事了是吧?郑好脑袋又是怎么回事?”

  沈老师压根就不信任他们,急的王志鹏都发誓了:“沈老师,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担保我和郑好绝对没有打架闹事,昨天在学校里只是我们相互切磋,郑好的伤也是不小心给摔到的。”

  老沈看了看一语不发的郑好问道:“王志鹏说的都是真的吗?”

  郑好想尽快离开,敷衍的点点头。

  他们这种态度,让老沈十分不爽:“别以为没当面抓着就没事,你们两个做错了什么心里都有数!我也不多计较了,等会自习课你们去把操场给扫了!”

  王志鹏一顿:“老师我自习课要读书的。”

  听到这话,就连郑好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王志鹏这种人居然还说自习课要读书?真的是为了逃惩罚什么都能做。

  老沈脸色也极为难看,不等她说话,王志鹏乖乖的收嘴:“好吧好吧,那老师,我们是扫小操场吧?”

  “大操场!”

  “什么?!”

  出了办公室后郑好狠狠的踢了他一脚,实在忍不住骂了他一声:“你脑子装的都是屎吧?问什么操场啊,你拿着扫把去小操场没人管你,非得问。”

  结果老沈直接指定了大操场,活受罪!

  他们一中一共有三个操场,最小的就是小学部那边,自然和他们没有多大关系,毕竟隔的比初中都远。其次呢,就是他们高中部的老教学楼下,比最小的那个稍微要大一点。而最大的那个呢,是在初中部那块,大概有高中部这边操场的四五个大吧。

  于是郑好和王志鹏两人扛着自己的扫把来到了大操场里。这节课还有三四个班在上体育课,看到这两个高中部的在这边扫地,别提多稀奇了。

  王志鹏感觉自己丢脸丢到奶奶家了,索性把校服解开罩在自己的头上,把自个的脸裹的严严实实,跟做贼一样。

  郑好反正也不怕丢人,拎着扫把懒洋洋的绕着操场走,这哪是扫地,分明就是散步。

  后来,何晓欢过来了。

  她走到郑好的身边,露出一个笑容对她说道:“郑好,我来帮你吧。”

  郑好一愣,打量了下她:“你不上自习?”

  何晓欢摇摇头:“我不想上了,反正老师他们开会去了,不会检查人的,我跟纪律委员说来帮你,他也不会记我名字的。”

  郑好一乐:“你还挺聪明啊,知道拿我做挡箭牌。”

  何晓欢以为她误会了,蹙眉连连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就是想过来帮你扫,好让你快点结束。不然一直扫不完的话会弄到很晚的,你头上还受着伤。”

  郑好恍然的点点头,但看着何晓欢的目光越来越狐疑。

  不过既然有免费的劳动力利用,郑好自然不拒绝。于是心安理得的将扫把递给何晓欢,自个慢悠悠的从校服里掏出一个口香糖嚼着。

  郑好双手负在身后,踢着脚跟玩一样,又漫不经心的问何晓欢:“为什么要逃课来帮我?”

  何晓欢握着扫把的手一紧,目光微垂,声音极轻的回答:“因为你帮过我。”

  恩?

  这回答就让郑好摸不着头脑了:“我帮过你吗?什么时候的事?”

  “很多次。”

  何晓欢扬起嘴角露出一个笑容,而后又转头去扫另外一边了。郑好正打算多问点呢,后背突然被人戳了下。

  她立刻转身下意识的要开口吼,结果没想到是狼崽子。

  此刻他还是那副面瘫脸,郑好吹了个泡泡不好气的问:“干嘛?”

  “你扫地就扫地,为什么要别人代劳?难道不应该是你自己该受的惩罚吗?”

  郑好一顿,立刻不高兴了:“别胡说啊,是人家看我脑袋有伤刻意来帮我的!你给我一边去……”

  她不悦的使了个脸色,穆炎正打算说话呢,一个女生屁颠颠的跑过来插话道:“穆炎,这是你姐姐吗?”

  郑好看着这个小矮个笑了笑,穆炎一口否认:“不是!”

  那女生脸色不变,双眼亮晶晶的跟葡萄似的冲着郑好说道:“学姐,你还记得我吗?”

  郑好打量了她几眼,觉得有些面熟,但是吧,又想不起来是谁。

  那女生笑嘻嘻的从校服兜里掏出一只记号笔示意着说道:“我是那天在食堂给你笔的人!我觉得你特别帅气,我特别崇拜你!”

  她的眼神中,也丝毫不减崇拜的目光。

  郑好还是第一次被人当面这么夸赞,尤其还当着狼崽子的面。这……让她心里有些飘飘然,对着女生的态度自然好了不少:“原来是你,哈哈,你好。”

  女生忙不迭的点头,雀跃的把记号笔递到郑好的手上:“郑姐姐,以后还需要笔的话我可以再给你!”

  郑好汗颜,这些初中生的脑回路她是真的有点捉摸不透啊。

  不过没有说上几句话,穆炎他们班体委就开始叫集合了,临走之前,狼崽子还冷着一张脸问她:“晚上你要吃什么菜?”

  郑好心情不错,情不自禁的调侃了一声:“叫我姐姐呢,我就告诉你。”

  穆炎脸色一沉,头也不回的走往了他们队。

  郑好无语的一笑,这傲娇样,可以啊小伙子,前途无量!

  扫了大半圈的王志鹏在这时候突然跑过来:“郑老板你认识张雪鸽啊?”

  看着王志鹏罩着校服问话,郑好极其烦闷的一把拽下他的校服:“张雪鸽是谁?”

  王志鹏似乎很高兴的样子:“就是刚才那给你笔的女生啊,小矮个!长的特好看的!”

  郑好见他那痴痴憨憨的反应,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你该不会是暗恋她吧?”

  “我可没有。”

  “没有最好,人家小妹妹一个,你还想老牛吃嫩草,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自己是哪个逼样,再看看人家雪鸽小妹妹,你好意思吗你?”

  王志鹏被她说的怀疑人生:“我有那么差吗?我感觉我长的挺帅的啊?”

  郑好翻了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