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姐的品格> 63.第 63 章

63.第 63 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关系的彻底变化, 郑好这几天整个人都和平日的她有些出入。比如说讲话的时候都不由自主的放缓声音放慢节奏, 不像以前动不动的飚个脏话或者火气冲冲的来一句怼人的话。

  郑海觉得她可能是来大姨妈了,张雪鸽觉得她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穆炎却是一如既往,和平常并没什么两样, 如果非要说出不同来,可能就是他对郑好的关心越来越多。

  早上他的手里总是拿着两份早饭,如果下课没有很重要的事情做的话,他永远都是呆在自己的位置帮郑好讲题, 但这些在很多人看来都是很正常的, 毕竟当年郑好豪气给他捐款几万, 平常也都罩着他,两人姐弟关系是连校长都知道的,谁都不会往多了想。

  即使往多了想, 也不敢说出来,最多在心里嘀咕几句。

  郑好每天都处于亢奋的状态,但一直没有从害羞之中走出来。她觉得自己很莫名其妙, 自从答应在一起后, 她就变得不像自己了。

  与此同时,令她倍感压力的期中考试也要到来了。

  郑好第一次给自己的学习定下了目标, 她在上次摸底考的成绩单上标记了下自己期中考试预期前进的名次。

  就在穆炎出校门去拿穆妈妈送来的晚饭时,教室里来了两个不可思议的人, 一个是陈水星, 一个是欧阳蓓蓓。

  他们两个化着妆踩着高跟鞋在学校里面尤为乍眼, 不过现在是下午放学期间, 教室里也没多少人。

  陈水星张开双手一脸哈哈大笑的冲郑好这边奔跑过来,还是跟以前一样习惯性的拉过旁边人的凳子挪到了郑好身边:“郑好啊!我们都多久不见了,我可想死你了!”

  她一把就抱住郑好,恨不得将整个身子都贴到她的身上去。

  郑好惊了下,连忙恢复正常的神色将她箍住自己脖颈的双手给扒拉下来:“你怎么过来了?”

  陈水星的突然到来,郑好其实也是高兴的。他们两个自从高考之后就没有见过了,高考暑期陈水星去了美国,考的大学也是很远的地方,不像何晓欢离自己近一点。

  她回来一趟就比较的麻烦了。

  “当然是想过来看你了!我跟你聊QQ你也不经常回,折磨死我了,哼。怎么样,复读过的潇洒吧?”

  她和陈水星曾在网上聊过天,陈水星知道她弃考的原因是什么,所以两人见面了也没有提起弃考的事。

  陈水星刚问完话,就看到了郑好面前摊开的错题本,看到上面的字迹后,陈水星赫然的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盯着她惊呼道:“郑好,你居然搞学习了?”

  郑好不经意的合上本子,淡然回应:“都复读了,混呗。”

  陈水星冲她伸起了大拇指。

  就在这时候,欧阳蓓蓓也凑过来和郑好打了声招呼,而后目光便瞄向了穆炎的座位,她犹豫了下问郑好:“郑好,穆炎去哪了啊?”

  刚问完,穆炎便拎着饭盒从教室外面走了进来。

  见到陈水星和欧阳蓓蓓的时候他还礼貌的打了个招呼,陈水星顿时睁大了眼,上上下下的在穆炎身上打量着,之后再连连感叹:“我的妈啊,穆炎你是吃了什么蹿那么高啊?比起我高考那段时间,你可又长了啊!”

  陈水星目光发直的盯着他,简直无法把眼前这个翩翩少年郎和以前被自己欺负的弱鸡仔挂钩到一起,这就是天壤之别的差异啊。

  欧阳蓓蓓有些害羞的脸红了,郑好观察到她的目光时不时的就会看向穆炎,眼神中的贪恋,喜欢,渴望溢于言表。

  穆炎将饭盒打开,把饭菜都挪到郑好的面前提醒她:“汤还有点烫,慢点喝。”

  陈水星立刻艳羡的接话:“真是羡慕你有这么一个又高又帅的弟弟啊,话说穆炎,怎么那时候你不让我当姐姐!”

  穆炎打趣了一声:“如果你那时不拦着我回家的话就有可能。”

  陈水星讪讪地笑了笑,她也知道她揍狼崽子的时候是穆炎收到他父亲在地震中丧生的消息,也因为这个,陈水星后来对穆炎一直有些愧疚,现在提起来,心中酸涩:“那个事情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我也没想到。”

  “没事,都已经过去了。如果不是你,我怎么可能认识你们呢?”

  穆炎微微一笑,若无其事的吃了一口饭。

  他并没有责怪过谁,反倒如今要感激她来,如果不是她拦住自己,郑好又怎么会出面帮他?他和郑好又怎么会认识呢?

  勉强算起来,她还是牵线人。

  “话说穆炎你应该有保送资格了吧?”

  陈水星询问了一句。

  “具体的保送名额还没定,不过我在尽力争取。”

  听闻穆炎这客气的话,陈水星罢了罢手:“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你没问题了。”

  在他们聊了一会后欧阳蓓蓓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礼盒,她放到了穆炎的桌面上,笑着说道:“这个礼物是上次庆祝你拿冠军的礼物,我知道你可以拿冠军的,所以我早就准备好了,不过那天比完赛我去后台并没有找到你。”

  “哎呦,你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表现的不要太明显啊,还脸红了呢!”

  陈水星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在旁边调侃了欧阳蓓蓓一声,欧阳蓓蓓的脸瞬间跟熟了的柿子似的。

  而郑好则是目光一沉,看向了那个礼盒。

  穆炎不好当场拒绝,再说这礼物也只是冠军的贺礼,他便大方收下:“谢谢。”

  “哎呦呦,穆炎你快点高考吧,这丫头啊一直在等你高考完呢!”

  “水星你别胡说……”

  欧阳蓓蓓气急的要堵陈水星的嘴,郑好暗沉了眼色放下筷子:“别等了,他有喜欢的人了。”

  “啊?”

  “什么?”

  郑好此话一出,正在闹腾的陈水星和欧阳蓓蓓顿时傻了眼,震惊的一时说不出话来,尤其是欧阳蓓蓓,大抵是感觉到失了面子,脸上的无措更是明显。

  她尴尬的不知道把手往哪放,又窘又低落的扯出一个艰难的笑容:“那……挺好的,那女孩一定很好了。还有啊,水星刚刚只是开玩笑,穆炎你别放心上。”

  “啊对,我就开个玩笑。”

  陈水星也没想到气氛突然会这么尴尬,为了不让欧阳蓓蓓更加难堪,连忙把锅往自己身上甩。

  后来郑好看到欧阳蓓蓓狼狈离开的背影,觉得自己是个坏人。

  但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不是吗?穆炎是她的,她不喜欢别人惦记自己的人。

  郑海和张雪鸽吃饭回来的路上看见了陈水星和欧阳蓓蓓,进了教室后张雪鸽便八卦的趴在桌子上问了郑好一声:“好好姐,我看到上届你的同学水星姐和那个前吧主欧阳蓓蓓了,她们是来找你的吗?”

  郑好点了下头,张雪鸽又接着说:“那你们是发生了什么事吗?欧阳蓓蓓哭的很伤心啊。她一边走一边掉眼泪,止都止不住。”

  听闻这话,穆炎和郑好都皆为一愣。

  然后他们两个沉默了一个晚自习,回家的路上,郑好问了穆炎一声:“欧阳蓓蓓送你什么礼物了?”

  穆炎摇头,从书包里掏出那个礼盒来:“我没有看。”

  说着便拆开了礼物,里面有一张小小的卡片,以及一堆非常精美的千纸鹤。这些手叠的纸鹤用的纸都是很特别的,每一个都叠的很用心,很好看。

  郑好在卡片上瞄到了是99只。

  她伸手拿出一只细细的研究了下,心里似乎堵了一口气。

  次日,她利用课余时间逛遍了学校旁边的精品店,甚至还花时间打车去了二中和六中那边,终于让她找到了一种她认为比欧阳蓓蓓那纸鹤更加好看的纸张。

  然后她夜以继日,每天晚上回家之后还坐在床上孜孜不倦的叠纸鹤,为了不浪费时间,一边叠一边背单词。

  但前几日奋斗的后果就是导致睡眠严重不足,眼睛下方都有很明显的黑眼圈,每天哈欠也多了,上课动不动便开始打盹。

  她的异样被穆炎察觉到了,郑好生怕被发现,不得不放慢速度每天只叠一个来小时。

  距离期中考试只有两天的时候,学校突然临时停两天的晚自习,老师让大家休息好准备考试,当天下午放学之后就有好几个男生聚集在了穆炎身边。

  郑好扫完公共区的卫生后走到了教室里,她感到奇怪的瞄了围坐在自己座位周围的人一眼:“聚众干什么呢?”

  其中一个看到她来了,连忙迎了上去:“可算来了,我们电竞小组准备一起吃个饭啊!好不容易不上晚自习了,你也去呗。”

  郑好立刻拒绝:“我不去。”

  “哎呀还有其他女生啦,你是穆哥姐姐,我们是他兄弟,我们吃好的喝好的怎么能不带上你呢?你们说是吧。”

  周遭人连连点头,郑好看了一眼穆炎,旁人就当她同意了,抓起穆炎的手就让他起身:“走了走了,我们吃披萨还是火锅啊?或者去撸串吧!”

  “撸串撸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