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子有靠山>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辈子只能出去一次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辈子只能出去一次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心而行,随意而行。”洪洗象没有因为温束庭的话而去点评什么,只是仅仅说了这八个字,因为他相信温束庭早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只不过他还没有做出果断的决定,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的事情,只不过是不知道应不应该去打扰那位前辈。

  温束庭看了正在喝茶的洪洗象,笑了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这种难受,最不喜欢和你们这些文化人讲一些道理,你们说事情一说就说一半,心里面直痒痒还很难受。”

  洪洗象也是笑了笑,站了起来,走到了窗户的外面,看着满天繁星对着温束庭说道:“我没有想说什么,只不过是你在胡乱猜测而已,这八个字只不过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一个话,也不知道说的有没有道理,我是没有机会去验证,但是你有机会。”

  “看没看到这满天的繁星,想到了什么?美丽的景色或者以前的什么事情?”

  温束庭抬头看了看外面的景色,并没有有什么太多的感悟,也似乎又有了感悟,微微的闭上了眼睛,思考了片刻,在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睛很明显明亮了许多,心里面已经有了自己的计较。

  “想开了?”洪洗象对着温束庭笑着说道。

  “想开了。”温束庭简简单单的话,却已经表明了自己豁达的心境,这或许就是他能够到达先天境界第一人的原因了吧。

  两个人又回到了原先的位置,坐了下来,只是静静的喝起了茶,谁也没有说什么话,一直到一整壶茶都已经被两个人喝的差不多了。温束庭才突然对着洪洗象说道:“还不出去吗?”

  “不出去,还没有到时候。”洪洗象这个人很有意思,一辈子都没有出过燕京,一次都没有,仿佛就生活在天罗地网的总部当中,自从天罗地网奖励开始,他就一直在这栋大楼里面一步都没有迈出过,本身天罗地网的大楼仿佛就是一个小的王国一样,要什么有什么,尤其像到了他这样的地步,都不用自己说,很多的人早已经给他准备好了一切。

  “什么时候才算到时候了?人这一辈子啊,也就前前后后几十年的时光,不去走一走多可惜,小时候年幼无知,到老了走不动道,中间也不过是眨眼之间而已,难道就不想出去看一看?”温束庭仿佛就是在故意勾的洪洗象一样,就是为了让他出去走一走。

  “不了,不了。”洪洗象对着温束庭微微地摆了摆手,随后又叹息了一声:“哎......我和你们不一样,全部都不一样,我这一辈子只能出去一次,这一次用完了就再也出去了,或许回都回不来了,所以啊,还是要挑一个时间段再说,而且我现在年纪还不算大吧,没有到了走不动道的那种地步,你也就别劝我了。”

  “是,你说的有道理。”温束庭还是为洪洗象略微感到有些可惜,他为了国家,为了天罗地网牺牲的太多,不仅牺牲了自己最美好的时光,还牺牲了最简单的自由。

  自由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算是一种相对的自由,没有绝对的,绝对的自由是没有任何束缚的,但是没有任何束缚的情况下就容易引发很多的麻烦。

  法律的存在就是为了约束这一部分人。希望他们能够在相对自由的环境中,能够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对了,你说的那个叫吕青岩的小家伙应该也来到了天地网总部了吧,我想要见一见,既然已经决定不去春城了,那么在燕京的天罗地网总部大楼,见一见那个人的后代,总归是好的吧。”温束庭突然嘴角微微的上扬,对着洪洗象问了这么一句。

  “你这人,好像个孩子一样,真的挺有意思的,明明已经做好了决定,你还非得来问我的意见,你说我真要和你背道而驰,你又去做了你自己的事情,你这岂不是让我很没有面子,怎么说我也是天罗地网中的第二天罗是不是?”

  `}更{:新最快~上}U0

  “咱俩认识了几十年了,你还给我这块讲究什么第二天罗?”温束庭很没有形象的白了洪洗象一眼,“你要跟我论一论第一天罗和第二天罗的事情,要不然咱们现在就在这里比一比,谁的拳头更硬一些。”

  “也好啊。”洪洗象也不怕温束庭对她做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不过正因为如此,温束庭就有点怂了,“算了算了,你打我一下不怎么样,我碰一下就跟你碰坏了,到时候其他人又来找我的麻烦,我可不会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行了行了,你早点休息吧,我也去回去休息了,在外头折腾了这么久,回家的感觉还是挺好的。”

  “嗯。”洪洗象点了点头,但是没有动,只是看着温束庭渐渐的离开。

  第二天吕青岩睡得非常的舒服,一大早上竟然连叫他起床的人都没有天罗地网,仿佛真的拿他们当做不存在一样,随便他们走动,想去哪就去哪,这让吕青岩也略微感到好奇,难道说这种挑选人的方式能够有什么好处?看个人的自觉性?

  吕青岩也没有真的特别的自觉,不过以后毕竟打算要进入天罗地网中工作,总归要给别人一个好的印象的,还是起了床,洗漱之后才出门,刚出门就看到从外面正在往里面走过来的连水盈、郑萱和冯巧玉三个人。

  “才起床?”连水盈看了眼吕青岩还有些萎靡的样子,很明显是睡多了造成的,像他们这种已经习惯了早起,突然多睡了一会儿,有些时候会让自己更加的难受。

  “对呀......”吕青岩说着话又打着一个哈欠,看了看三个人,“话说你们三个干什么去了?”

  “吃早餐啊。”郑萱随意的说了出来。

  “吃饭你们竟然不叫我,太不够意思了吧?”吕青岩狠狠的瞪了郑萱一眼,其实他起来的也不算是特别的晚,只是八点钟,吃早饭的时间也是八点,没有想到三个人竟然去的这么早,已经吃过饭了。

  “谁管你,从现在开始我们可是竞争对手。”郑萱得意的看了看吕青岩,仿佛是计谋得逞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