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子有靠山>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交谈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交谈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被称为小萱的女孩,想都不能想正是吕青岩的好友郑萱!

  郑萱一脸微笑的看着温束庭,随后就注意到了吕青岩,她还没想到吕青岩竟然会在这里,只能有些尴尬的对着吕青岩微微一笑,对着吕青岩摆了摆手说道:“嗨?”

  “嗨你妹呀!”吕青岩抽搐了一下自己的嘴角。

  郑萱也只能挠挠自己的头,指了指温束庭给吕青岩介绍道:“他是我二舅,我妈妈的亲哥哥。”

  “二舅?!”吕青岩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郑萱和自己旁边的温束庭,这给他的冲击简直有些太大了,自己特别好的朋友郑萱,竟然管天罗地网中的第一天罗温束庭叫二舅,完全就是有些颠覆他的想法啊!

  “好了青岩,不要再愣神了。”温束庭笑着拍了拍吕青岩的肩膀,“刚刚聊的不是挺开心吗?你看,而且我早就和你说了,一会儿会有熟人过来让你不要惊讶,你看看现在一点儿都没有淡定的样子。”

  吕青岩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他也想淡定啊,但是这样的场景太不可思议了,怎么能够淡定得下来。

  郑萱来到了吕青岩的身边,拉着你的胳膊在对面坐了下来,温束庭也是蛮不在意的点了点头,坐到了两个人的对面。

  “其实我早就想和你们说了,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你看现在这个机会就特别的好,我已经告诉你了,可不要嫌我不够朋友啊。”郑萱说完这些话,对着吕青岩耸了下肩膀,又对着对面的淑婷眨了眨眼睛,显得非常的可爱。

  吕青岩看着两个人,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果他不是偶然碰到了温束庭和郑萱,可能郑萱的身份应该一直都会被隐藏起来吧,毕竟是第一天罗温束庭的外甥女,如果让其他的人知道他的身份,会给郑萱和温束庭都带来麻烦,而且也会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想利用郑萱逼迫温束庭做些事情。

  “温天罗,我已经感觉出来了,你怎么似乎就是故意这么做的。”吕青岩看向了温束庭,在得知温束庭是郑萱的关系之后,他面对温束庭的时候压力竟然减小了很多,说起话来也是随意了不少。

  “对啊,就是故意的,主要是小宣这丫头朋友太少,我也是想让你知道我们的身份,你也不要埋怨小宣提前不告诉你,这是我们强迫她这么做的,不然这丫头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样的乱子。”温束庭也算是帮助郑萱开脱了一下。作为郑萱的亲人,他当然知道郑萱是什么样的性格,还不如提前开口,不然郑萱说不定就要埋怨他这个二舅了。

  “二舅!你连我都不告诉一声我不和你好了!”郑萱有些故意的对着温束庭假装生气的说道。

  “我错了,我错了。”温束庭笑着摆了摆手,说是承认自己的错误,但是就是为了故意哄郑萱开心。

  温束庭和郑萱开始聊些事情,就是关于温束庭的亲哥哥,也就是郑萱的大舅扫墓的一些事宜,如果不是因为道元班这边突然来到燕京,郑萱也会找一个时间来专门来燕京给他的大舅扫墓的。

  吕青岩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因为温束庭和郑萱都在聊家里面的一些事情,他就完全插不上嘴,找到了一个机会站了起来,对着温束庭笑着说道:“温天罗,既然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行告辞了,这一次还准备好好看一看天罗地网总部是什么样子的,你和郑萱先聊。”

  “我和我二舅聊一会儿,一会儿咱俩一起走。”郑萱倒是什么都不在乎对着吕青岩随意的说了一句。

  “好了小萱,也不要耽误青岩忙一些正事。”温束庭和郑萱说了一句,随后转头对着吕青岩点了点头,“好吧,有事你就先去忙,既然你是小萱的朋友,那么我也算是你的长辈,如果有一些需要我做的事情,随时和我沟通就好。”

  “好的,谢谢温天罗。”吕青岩可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在家里面有祖奶奶给自己撑腰,在燕京有温束庭给自己撑腰,看谁敢找自己的麻烦!

  等到吕青岩离开之后,温束庭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吕青岩离开的地方,反问郑萱说道:“郑萱,你和吕青岩认识这么久,感觉他怎么样?”

  “能怎么样?就是那么回事儿呗,虽然有些时候看起来还没正经,不过每次在关键的时候,他都会不由自主的成为你的主心骨。”郑萱前一句看起来像是有点开玩笑,不过后面却完完全全的说了吕青岩的为人性格,总结下来就是两个字,可靠!

  温束庭点了点头,他对郑萱给予吕青岩的评价,感觉也很中肯,之后开始打量起郑萱的修为,“小萱,不错嘛,之前还是仅仅筑基的水平,现在看起来马上就已经要到炼精期的境界了,来和我说一说,这一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我发生了什么你还不知道,还不是去的秘境,在秘境中算是有了不错的收获。”郑萱轻松地说了一句,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对着温束庭突然问道:“对了二舅认不认识一个叫做商青的先天强者?”

  “商青?”温束庭微微的眯了眯眼睛,对着郑萱问道:“这个商青应该就是你们在秘境中碰到的那个帮助你们的先天期修真者吧?这个名字我还真的没有听说过,或许认识吧,但是他是不是这个名字就不一定了。”

  吕青岩有些事情需要隐瞒温束庭,毕竟两个人这才算是第一次见面,他对温束庭也可以做到百分之百的信任,但是郑萱不一样,温束庭可是她的亲舅舅,哪怕有些事情不和自己的父母说,她也会和温束庭说的。

  温束庭从郑萱的话中也算知道了那个人的名字,想必吕青岩应该也是知道的,但是没有和他说,他也责怪吕青岩很多的事情不和他讲,吕青岩有吕青岩自己的做法,他不能擅加干预,从吕青岩有主见这一点看来,以后应该或许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领导者。

  “啊切!”吕青岩在楼下直接打了一个喷嚏,还很好奇自己不会是真的感冒了吧,刚才想喝板蓝根,只不过是随意说的,看来一会真的应该买上一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