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子有靠山> 第二十八章 拒绝好意

第二十八章 拒绝好意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家主!”

  一声家主所有的人都是面带尊敬之意,这个不是虚假出来的,更不是因为他们真的尊重连家而做出来的,而是因为连钦山强硬的手段和先天的实力震慑出来的!

  连钦山看着眼前的场景,微微的眯了眯自己的眼睛,今天再看他们所有的人感觉似乎不太一样了,用淡淡的语气说道:“你们好久都没有聚在一起了吧?”

  似乎是一句问话,但是所有的人都明白,老爷子的话并不需要他们来回答。

  “连家看起来很大,但是也很小,人心总是难免有一些浮动的,这也是正常的事情,你们有自己的想法,我管不着,我也懒得管,可是!”连钦山的话突然一瞬间加重,环视了一下下面站着的人,“在我活着的时候,你们如果谁要表现出来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我是什么人,大家清楚,连家不是依靠着情分才做强做大的,靠的就是实力,是历经血液的洗礼才走到现在的地步!”

  “如果你们认为自己算是连家的人,安安稳稳便好,不用你们雪中送炭,给我做好了锦上添花的事情!明白吗!”

  “明白!”

  以沈护法为代表的众人连忙大声答应一句,背后都已经有些微微的冒出虚汗,他们清楚,老爷子动怒了!

  “该干嘛就干嘛去!最后再送给你们一句话,一些问题的解决之道不是躲避,而是让这个问题消失,或者......直接去杀掉制造这个问题的人。”

  最后的冰冷大家都明白,连钦山微微摆手,所有的人一哄而散,连钦山长长的叹了口气,“哎......”

  “爷爷,连家有我,有姐姐,不会出事的。”连水盈此时似乎是想连钦山在保证什么一样。

  连钦山盯着连水盈看了看,露出了一脸的慈祥,其中还伴杂着一些怜惜的成分,伸出手摸了摸连水盈的头,轻轻说道:“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因为我是连家的孙女!”

  很快连钦山和连水盈回来,现在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让吕青岩二人离开了,怎么说也要聊会天,互相沟通一下,人情世故,就是如此。

  吕莫瑶其实是不想继续待着的,因为她还想回去玩王者呢,在这里吕青岩不让她玩,就有些不乐意了,连钦山再知道吕莫瑶闷闷不了的愿意在年会后特意在客厅安了与喜爱大显示器,搬过来了很多的游戏,这才让吕莫瑶安稳了下来,开开心心的玩着游戏,也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

  “吕前辈,好久不见,竟然还是如此率真的性格啊。”

  “嗯。”

  “这一次打算在春城待多久啊,要不就在我们连家住下?”

  “不了,有青岩呢。”

  “喜欢玩游戏,一会儿都给你按到家里面呀?”

  “好。”

  “吕前辈......”

  “哎呀!又死了!”吕莫瑶一把将手柄放到地上,之后把吕青岩拉到了旁边,对着连钦山非常认真的说道:“一会儿,你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他,我没有时间回答你!”

  吕青岩一脸的无奈,在连钦山的面前还不能直接批评吕莫瑶,毕竟在外面还是要给她一定面子的,只能尴尬的对着连钦山笑了笑。

  连钦山也不生气,哈哈一笑,对着吕青岩说道:“吕前辈还真的是老样子,之前就是如此,现在也是没有变。”

  “她就是一个小孩儿,老爷子也别在意。”吕青岩点头说道,人家都给你坡下了,赶紧就结束这个话题吧,想起了之前的一件事情,从兜里将黑色卡片拿了出来,对着连钦山和连水盈说道:“可以将这章卡片的事情和我说一说吗?”

  连钦山先是拿过认真的看了看,之后有些意外的看了看吕青岩,“你从哪里得到的?”

  “我爷爷给我的。”吕青岩知道自己的爷爷和连钦山认识,也就直接说了出来。

  “吕老哥给你留下来的,难怪如此。”连钦山点了点头,算是理解了其中的含义,先是对着连水盈问道:“水盈,你怎么看这张卡片?”

  连水盈知道连钦山有意考她,说道:“我之前只是在家中的古籍之中看到过关于这张卡片的介绍,这张卡片不应该说是卡片,而是一张通行证。”

  “通行证?!”吕青岩大感意外,连忙问道:“通向哪里?”

  “不清楚。”连水盈摇了摇头,她也仅仅是知道这么一点,因为书籍里面就是提了那么一句,没有特别想洗的介绍。

  连钦山说道:“这张卡片确实是水盈说的那样,是一张通行证,同样也是身份的象征,除了拥有卡片的人之外,谁也不知道具体通向何处,是世界的某一个角落,还是说完全是进入到另外一个世界,没有去过的人谁也不清楚。”

  “不过,我建议你还是收好它,不要告诉其他的人,对你现在或许无用,但是将来或许就会需要了。”

  “哦......”吕青岩点了点头,如果是通行证,那么自己的父母是不是就在这个地方,爷爷确实是去世了,祖奶奶也说了,但是自己父母的事情祖奶奶却没有说,也没有告诉吕青岩他们去世,极有可能就是在这张通行证的所在之地!

  不知不觉间,吕青岩和连水盈两个人也是靠得有些近,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连钦山脸上出现了一丝的笑容,能然自己的这个孙女儿不当外人,可是不容易的,也有意撮合一下二人,笑着说道:“青岩,你和水盈在处朋友?”

  连水盈脸色顿时一红,仿佛熟透的苹果,一脸嗔怪,“爷爷!”

  吕青岩就是一愣,摇头说道:“没有,就是同学。”

  他不是没有听出来连钦山话中的意思,他也不是笨蛋,可是他不认为自己能够和这么庞大的连家真的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更*‘新"j最快_上Y☆0

  在没有祖奶奶之前的吕青岩憧憬自己未来是个什么样子?

  正常人是什么样,他就什么样,考上好的大学,大学毕业以后有一份不错的朝九晚五的工作,结婚生子,这就算可以了。

  这是大多数普通人的生活,可对于有些人来说,普通本身就意味着一种悲剧,但对于吕青岩来说,普通就是一种奢望的幸福。

  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是个伪命题,谁都得不到统一的答案,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