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以身养魂> 17.节制

17.节制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商场出来时天已经快要黑了。

  殷炎平静着一张脸开车,喻臻平静着一张脸逗猫,两人一个坐在驾驶座,一个坐在后座右侧,中间仿佛隔着一个银河系。

  “喵~”

  虚无在喻臻掌心起立,前爪艰难地按到他脸上,似在疑惑他的长相,伸着脑袋不停嗅来嗅去。

  喻臻纵容地把它托抱在自己脸前,由着它嗅来嗅去,眼睛盯着它动来动去的耳朵,眼里的喜爱几乎要溢出来。

  “虚无。”殷炎突然开口。

  奶猫一僵,乖乖缩回爪子,朝着喻臻叫了一声,甩了甩尾巴,消失了。

  “……”

  喻臻放下手,看着殷炎的后脑勺,不说话。

  殷炎理直气壮:“虚无还太弱,不适合长时间停留在外。”

  喻臻聋拉着眉眼扭头看窗外,几秒后突然又把头侧了回来,身体歪了歪,调整到一个可以看到殷炎侧脸的角度,说道:“谢谢你。”

  帮忙清理出旧箱子、费心帮他积攒力量、找借口给他买衣服……殷炎虽然总是没表情,还时不时莫名其妙的和他保持距离显得很嫌弃他,但他能感觉得出来,对方是真的对他好,如同家人那般,自然而温暖。

  殷炎依然没有回头,甚至连开车的节奏都没变一下,但喻臻发现他突然眨了两下眼,十分突兀的两下。

  “殷炎这个身份是我的因果,给你买衣服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全我这个身份所附带的东西,你受我连累,不必道谢,是我该道歉才是。”

  仍然是平静的语气,恰好一辆车迎面驶过,灯光滑过,模糊了殷炎说话时的表情。

  喻臻靠在车玻璃上,心里突然又开始痒痒的,忍不住问了之前一直没敢问的问题:“你的名字是什么?”

  又一辆车驶过,殷炎这次没有立刻回答,安静了一会才说道:“殷炎。”

  “我是说你的真名。”喻臻把靠着车窗的头抬了起来。

  汽车拐入殷家人所住的酒店,稳稳停了下来,殷炎解开安全带,回头看着喻臻的眼睛,说道:“殷炎,在此界,我只有一个名字,殷炎。”

  这样说着,手指却往上,指了指已经彻底暗下来的天空。

  喻臻愣住,然后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能说,不能把真名告诉任何人,因为天道会发现。

  心里莫名弥漫起了一股浅浅的难过,喻臻随着殷炎下车进入酒店,在走入电梯前忍不住上前一步,再次扯住了他的衣袖,问道:“那我什么时候能知道?”

  殷炎侧头看他,突然抬手盖住了他的眼睛,回道:“等你变得足够强大,等我的魂魄借由你的身体得以补全,这天就再也奈何不了我。”

  叮,电梯门关闭,徐徐上升。

  电梯外,韩雅停在距离电梯口两步远的位置,怔住了。

  刚刚电梯内那个侧头浅笑,眼神温柔隐带傲气的俊美男人,是殷炎?是那个满身庸俗金钱气息的殷炎?是那个总是摆出一副深情懦弱模样的殷炎?

  不……殷炎怎么会是那个样子,怎么可能露出那样的神情,不是,肯定不是。

  “小雅!”伍轩快步跑过来,剑眉皱着,眼神隐隐带着不耐,压着脾气劝道:“殷家人摆明了不愿意见你,你又何必到处追着他们道歉,不就是一点被拦的货吗,我找渠道另调一批给伯父!”

  韩雅回神,终于从他那听到了自己想听到的话,却突然并不觉得如何开心。

  “对不起,是我任性了。”她低头,柔顺的长发滑落肩膀,越发衬出了她身体的柔弱和单薄,低低说道:“我就是害怕,我爸只有我一个女儿,偏偏我这么没用……”

  伍轩皱着的眉松开了,无奈又心疼地看着她,叹了口气,揽住她的肩膀朝外走去,声音柔了下来:“你就是太孝顺,别想这么多了,快过年了,伯父还等着你回家呢。”

  ……

  殷家人并不知道曾有人满H省的追在自己屁股后面想要道歉,此时他们正在热热闹闹的吃饭,仇飞倩还十分私心的把喻臻安排坐在了自己身边。

  之前殷炎带着喻臻回来的时候,她差点没认出人来,等认出来了之后,她简直要开心死了。

  她早知道喻臻长相不错,一身臃肿的棉服都没把他穿丑,但她没想到喻臻真正收拾好了之后会这么好看,外貌完全不输给娱乐圈那些靠脸吃饭的小鲜肉。

  特别是现在,喻臻到了饭店包厢后外套一脱,只穿着一件白色毛衣坐在那,简直又乖又毛茸茸,看着就让人觉得心里暖和和的。

  儿子车祸一场,这眼光审美,简直是有了质的飞跃啊。

  “这毛衣好,头发也剪得好,回头妈再给你多买几身,咱们每天不重样的穿!”

  商场冷面女强人一秒化身暖系唠叨老妈,对着喻臻隔一会夸一夸,时不时看一看,窘得喻臻耳朵尖一直是红的,饭也吃不踏实,差点筷子都不知道该怎么拿了。

  坐在对面的殷乐看得闷笑不已,一碗饭吃得撒了一半在外面。

  “明年小乐就要高考了,爸妈你们考虑好了吗,是送他出国,还是就考国内的学校?”殷炎突然开口,边说边顺手帮喻臻挪了挪碟子,然后咕咚一声,一颗丸子落到了喻臻碗里。

  喻臻一愣,忙用勺子把丸子舀起来塞进嘴里,小心去看仇飞倩,怕被她发现。

  殷家众人的注意力却已经被殷炎抛出的话题引开了,齐齐朝殷乐看去。

  喻臻见状松了口气,感受了一下口腔里弥漫开的药香和温度恢复正常的耳朵,不自在的感觉好了许多。

  “就留在国内,读B市的大学!”

  仇飞倩直接拍板,同时瞪了一眼想要提出异议的丈夫,凑过去压低声音说道:“当年小炎是怎么认识的韩雅,你给我心里有点数,我可不想小乐再去国外招惹到什么东西回来。”

  殷禾祥闻言果断闭嘴,看一眼松了一大口气的小儿子,没再提出异议。

  吃完饭仇飞倩去给殷炎和喻臻开房,她本来想给两人开大床房,但殷炎突然出现,硬是把房间换成了两间。

  “你这死小子,要领证的是你,现在又是闹的什么东西!”仇飞倩气得不行,压低声音训斥。

  “明天得早起赶飞机回B市,他今晚需要好好休息。”殷炎平静脸解释,理由敷衍无比。

  仇飞倩却立刻想歪了,上下打量他一眼,又看一眼不远处被殷乐拉着说话的喻臻,把房卡往他手里一塞,眼神瞟开去,含糊嘱咐道:“知道你年轻气盛,前些年因为韩……因为那个祸害憋着了,但小臻是男孩子,你、你温柔点,新婚也不能太不节制。”

  “……”纯洁的大能先生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凡人的话。

  “反正你给我悠着点!小臻这孩子我很喜欢,你可别瞎折腾给折腾跑了!”

  仇飞倩说这个也不太好意思,撂下这句话就踩着高跟鞋走了,徒留殷炎一个人拿着房卡,垂目安静良久,然后慢慢侧头,把视线定在了不远处笑得好看的喻臻身上,之后视线下移,落在了喻臻腰部以下的位置。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喻臻话语一停,抬手按住胸口,疑惑皱眉。

  “喻哥你怎么了?”殷乐疑惑询问。

  喻臻摇头,余光看到殷炎大步跨入电梯的身影,愣了愣,忙拉住殷乐追上去,提高声音说道:“等等,我们一起——”

  叮,电梯门关闭。

  殷乐抓脑袋,满眼不解和迷茫:“奇怪,我哥要上去怎么不喊我们,而且他刚刚明明听到我们喊他了。”

  喻臻一脸麻木,空白着脸说道:“大概是他‘洁癖’的毛病又犯了吧。”

  殷乐:“洁癖?”大哥什么时候多的这个毛病?

  第二天早上九点,众人登上飞机,喻臻被殷炎安排坐在了靠窗的位置,前面是殷禾祥和仇飞倩,后面是殷乐和翁西平,安全感满满。

  他坐好后扯下脖子上的围巾,刚准备侧头和殷炎说话,就发现前后方本来在聊天的殷家人突然齐齐安静了下来。

  “怎么了?”他疑惑。

  殷炎看一眼过道上靠近的某两个身影,摩挲了一下手指上的戒指,没有说话。

  韩雅没想到她费心找了好几天没找到的殷家人,居然会和她在回B市的飞机上碰到,还好巧不巧的坐在同一排。

  确切来讲,是她和殷炎隔着过道坐在了同一排。

  虽然她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殷炎来。

  今天殷炎穿了一身烟灰色的中长款大衣,内里搭一件高领黑色毛衣,下身是黑色长裤和黑色皮鞋,全身上下除了大衣领口的一枚宝石胸针,再没有其他亮眼颜色。

  明明都是基本款的衣服,但却被他硬生生穿出了一种清贵雅致的气质。

  特别是当他一脸平静,侧头垂眼,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接过一条与他穿着完全相反的暖色系驼色围巾时,那种冷暖色调相撞后迸发出来的华贵内敛质感,简直像是一幅精心构图后拍下的顶级画报,勾得人挪不开眼。

  太耀眼了,整个人像是在发光一样。

  面前的殷炎只五官隐约是熟悉的,神情和姿态全然陌生

  韩雅再次愣住了,像是第一次真正看清他的长相一般,视线黏在他神情平静的侧脸和修长有力的手指上,不自觉上前一步,低唤出声:“炎……”

  站在韩雅身边的伍轩皱眉,坐在殷炎前座的仇飞倩则直接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