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以身养魂> 30.女儿蕊

30.女儿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V章订阅比例不足50%的读者看最近三天的更新会是防盗内容。

  对于生活常识全部来自于原主记忆的殷炎来说, 他买东西的手法也遵循了原主的一贯准则, 甚至因为做过一宗之主而比原主更夸张, 那就是只买最好最贵的, 稍次一点的看都不看一眼。

  别墅区里的超市可不比其他平价连锁超市,里面进口的贵的东西一抓一大把, 想要好的绝对能找到,最后喻臻实在看不下去了,在殷炎准备拿一瓶超贵的洗发水时果断拽住他的胳膊,急声说道:“不用买这个, 妈刚刚说的是气话, 家里怎么可能缺生活用品,别再拿了。”

  殷炎侧头看他, 问道:“不买了?”

  “不买不买, 你是不是没吃饱,我们去吃饭。”

  喻臻可还记得他是饭吃到一半被赶出来的,现在肯定还饿着。

  殷炎收回手, 静静看了他几秒, 突然说道:“我要吃你做的饭。”

  喻臻:“???”

  他做的饭?怎么做, 超市又没厨房, 难道回家再开灶?那殷炎很可能会被正在气头上的仇飞倩再数落一顿。

  半个小时后, 殷炎把车停在了与别墅区隔着一个商业区和两个公园的高档电梯公寓楼下,带着喻臻和一堆在超市买来的食材, 熟门熟路的拐了进去。

  电梯直上最顶楼, 直接入户, 按密码开门后一间装修大气的复式公寓出现在眼前。

  “厨房在那边,保洁会定期来清扫,里面的厨具可以直接用。”

  殷炎随手指了下厨房的方向,然后脱掉外套,舒舒服服的靠到沙发上,看着喻臻,不说话了。

  喻臻:“……稍等。”

  厨房里的用具很新,明显是装修好后就一直放着,没人用过,仔细观察一下,还能看出边角处装修留下的崭新痕迹。

  这是一栋新房,还没人住过。

  喻臻收回打量的视线,把超市袋子放到料理台上,先琢磨了一下厨房里的用具,用水壶烧上水,然后才开始处理食材。

  现在这时间有些尴尬,不早不晚的,两人之前又吃了半顿,都不是太饿,所以喻臻只简单做了一锅拌面,炒了些虾仁做配菜,量不多,免得吃多了晚上吃不下。

  都是些好弄的东西,没过一会喻臻就端着东西出来了,直接放到了殷炎面前的茶几上,把碗筷递了过去,说道:“将就吃点吧,别吃太多,不然晚上该吃不下饭了。”

  殷炎还保持着他离开时的姿势,闻言点头,直到他在侧边的单人沙发上落座,才改变姿势伸手拿起筷子,却没有吃,而是唤了一声:“虚无。”

  一团白色毛球凭空出现在茶几上,然后慢慢舒展开身体,起身伸了个懒腰后迈着猫步走到喻臻面前,转身尾巴一扫,桌上出现了一个雕花小木盒。

  “里面是一些从修士洞府内采出的莲花种,带有灵气,若你想继续种花,可用它作养料,事半功倍。”

  虚无朝着喻臻“喵”了一声,尾巴再扫,另一个稍大的实木木盒出现在了雕花木盒旁边。

  “这里面的是息壤,可种万物,取之不竭。”

  虚无蹦上雕花木盒,继续甩尾巴。

  “无垠之水,可祝植物生长。”

  “乾坤转盆,初阶法器,内里空间约等于一亩,你可以把它放在这里,这栋房子是我用珍珠换来的,不会有旁人进入,你可以放心。”

  一个盒子又一个盒子,殷炎全部说完才伸筷子夹起一粒虾仁,说道:“我用这些东西,换你这顿饭。”

  虚无“喵~”了一声,灵活的从木盒上蹦下来,轻轻走到盘子边,叼走里面的一粒虾仁,甩着尾巴惬意吃了起来。

  喻臻目瞪口呆,傻傻盯着木盒和他们这一主一宠,嘴巴张了张,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顿饭,换这些一听就很厉害的东西,怎么想都不对等。

  殷炎这么说大概是为了不让他有心理压力,但是……

  “面条要凉了。”殷炎这么说着,又夹起一粒虾仁,喂到了喻臻嘴边,轻轻碰了碰,“张嘴。”

  喻臻反射性张嘴,虾仁入口,舌尖挨到筷子,鲜香的味道弥漫。

  “我的魂魄无法自主修复,只能靠你修炼养全,也就是说,你修炼所得的功德修为均会自动分一半到我身上,抱歉,成了你的拖累。”

  殷炎收回筷子,垂眼,仍是平静的表情,气息却低沉下来。

  “不是拖累。”

  喻臻匆匆咽下虾仁,连忙开口,笨拙安抚道:“你很厉害,如果不是你,我早就已经死了。”

  “如果不是你,我也早已魂飞魄散。”殷炎又看向他,伸手指了指那些木盒,又示意了一下手上的戒指,说道:“你我命运相连,不分你我。”

  不分你我。

  喻臻与他对视,心里到达陌生环境后产生的不安渐渐消失,重新踏实起来。

  不分你我……他默念这句话,也拿起了筷子。

  也是,现在这世间,只剩面前这个人和他相依为命了。

  吃完面条之后,喻臻在殷炎的教导下,逼出了一点碰鬼攒到的功德金光,与乾坤转盆绑定,激活之后撒入息壤,然后一个只有他能看到的一亩见方的田地出现在他眼前。

  “得买点工具,还有调节温度的东西,莲子得先育种。”

  说到自己在行的东西,喻臻语气变得自信欢快许多,脸上甚至隐隐带了笑。

  殷炎看着他的侧脸,低低“嗯”了一声,说道:“明天去买。”

  “那今天剩下的时间,我们去修炼吧。”喻臻突然侧头看他,主动提议。

  殷炎罕见的愣住,只不过因为他总是没表情,所以在喻臻看来,他只是回答得稍慢了一点。

  “你想修炼?”

  “嗯。”喻臻点头,压下心里本能升起的对碰鬼的害怕,努力保持冷静的样子,说道:“你帮了我,我当然也要帮你才行!”

  说完觉得这话有点不对,又补充道:“当然,也是帮我自己。”

  殷炎看着他,然后后退,再后退,转身就走。

  “……”

  喻臻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麻木看着他,问道:“你干什么去?”

  “洗碗。”

  “……”可碗明明在洗碗机里!

  公园角落,小湖边。

  “那、那我去了。”喻臻抖着嗓子开口,脸色白惨惨的,满身英雄赴死般的悲凉。

  殷炎坐在湖边的长椅上看着他,说道:“去吧,我在这里看着你。”

  自己开的口,怕也要硬着头皮上!

  喻臻深吸口气,转身,拧着眉眯着眼大步冲入湖边小树林,果然看到林中树木光秃秃的枝干上错落挂着很多绳子,每根绳子上都吊着一具面色青白的尸体,怕得心脏都快停跳了。

  不、不愧是有名的“自杀林”,举目望去全是“尸体”。

  像是察觉到有“同伴”到来,“尸体们”齐齐抬头,然后阴森森笑了:“啊呀,是半鬼呢,身上还有功德和灵气,吃下去肯定很补。”

  树枝晃动,鬼怪尖利扭曲的笑声伴着一股阴风直扑面门,喻臻的惊呼哽在喉头,猛地闭上眼,默念殷炎教给他的口诀,同时把体内的功德金光不管不顾的全都逼了出来。

  “小可怜,让我吃了你——啊——!”

  阴风在四周狂卷,身体的温度迅速流逝,一道几乎刺破耳膜的尖嚎声后,阴风平息,树枝疯狂晃动发出的沙沙声逐渐变弱。

  咔。

  有什么东西裂掉了。

  喻臻捏紧冰凉的手指,试探着睁开眼,见林中再没有那些绳子和青白的“尸体”,心神一松,腿一软差点坐到地上。

  能在龙脉所在城市活动的鬼魂,果然不是H省那些小打小闹可以比的。

  积攒的功德金光全部释放了出去,身边又没有殷炎牌人形暖手袋,冷意再次泛滥,喻臻哆嗦着搓了搓胳膊,却没有回转,而是迈动僵硬的双腿,在四周寻找起来。

  这个公园内的小树林是这一片有名的自杀林,每年都有人过来吊死,积攒的阴气特别足,又靠近湖泊,已经形成了一个勾魂界引。

  如果继续放任下去,迟早会出重大事故。

  殷炎带他直奔这里,看中的就是这里的界引和破引后能得到的大量功德。

  “在哪里,在哪里……”

  界引微小如豆,殷红似血,非鬼体不可见,破引后现身,会招来生灵啃食……脑中转着殷炎的话,他不停低语以免自己因为冷意而思维停摆,余光见一只松鼠从树上跃下朝着一块石头冲去,忙转身上前驱赶。

  “别吃,吃了会死的!”

  松鼠受惊跑掉,他蹲下身去掰那块石头,果然在石头后发现了一颗血红色的小豆子,触手极凉,忙捡起来大步朝湖边长椅跑去。

  好冷,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结冰了。

  湖边似乎比之前多了一些人,喻臻却全顾不上了,视线里只有正侧站在长椅边的殷炎。

  大概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正和人说着什么的殷炎转身看了过来,见他跑近,十分自然地张开了双臂。

  喻臻闷头扑了过去。

  砰。

  两人身体相撞发出一声轻微闷响,喻臻把自己塞到他怀里,死死抱着他,脑袋还在他胸口和肩膀蹭来蹭去。

  长椅周围的人全都傻了眼,之前和殷炎说话的斯文男子看了看他们“缠绵悱恻”的拥抱姿势,抬手扶了扶眼镜掩饰尴尬,低咳一声,问道:“那个,殷炎,这位是……?”

  殷炎安抚地揉揉喻臻的头发,侧头看向斯文男子,介绍道:“我的爱人,喻臻,失礼了,他有点粘人。”

  冷意稍褪,刚好从他怀里冒头的喻臻:“???”

  粘人?谁?

  花、花呢?

  他低头看看手里的花枝,又仰头望望光秃秃的桃花树,眼尖地发现树木最高处的某根枝丫十分突兀地断了一截,心里一抖,脑中冒出各种神神怪怪的猜测,干巴巴咽了口口水,再不敢多留,拎起背篓就朝着下山的小路跑去。

  安生日子过了没几天,喻臻又开始做梦了。

  梦境内容依然记不住,脑子一日比一日昏沉,更糟糕的是,消失一阵的四肢发凉毛病也随着梦境一起卷土重来了。

  又是一个艳阳天,他顶着硕大的黑眼圈坐在观门高高的门槛上,就着酱菜啃了一口包子,食不知味地咀嚼几下,视线无意识挪动,挪到了门外地上那根依然开花开得灿烂的桃花枝上,喉咙一哽,吃不下去了。

  快一个星期了,这根奇怪的桃花枝始终开花开得灿烂,上面的花不谢不蔫,粉嫩嫩的十分喜人,直把日渐憔悴的他比成了一根朽木。

  太奇怪了。

  他把包子放到门后的矮凳上,起身把花枝捡起来,伸手扯下一片花瓣捻了捻,丰沛的花汁沾了满手。

  正常的花瓣怎么可能捻出这么多花汁。

  思维迟钝地转着,花香弥漫,嗅觉唤醒味蕾,他鬼使神差地把沾着花汁的手放到嘴里舔了舔,然后甘甜扩散,混沌的大脑陡然一清。

  嗯?

  他僵住,意识像是从一场沉梦中苏醒,不敢置信地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在此刻突然显得十分好吃的桃花枝,惊慌地把花枝丢开,疯狂擦手。

  怎么回事?他居然觉得桃花汁液很好吃,甚至还产生了桃枝也许是巧克力味的这种诡异错觉。

  不对劲,一定有哪里出了问题。

  【小臻,这世上有些东西不是你不信就不存在的,等哪天爷爷走了,你就明白了。】

  【这颗平安珠你一定要随身携带,别弄丢了,明白吗?】

  脑中突然闪过爷爷曾经在耳边念叨过的话,他擦手的动作停下,心脏跳动的速度慢慢加快。

  四肢发凉、头脑昏沉、失眠多梦的毛病好像就是在他烧了平安珠之后出现的,最近碰到的那些幻听幻视现象也无法用科学的理论去解释。

  医生说过,检查报告显示他的身体完全没问题。

  地上的花枝自顾自开得灿烂,舌头上的甘甜感仍然没散,他收紧手,感受着冰凉指尖随着甘甜感的扩散而慢慢恢复的温度,额头渗出了冷汗。

  完了,他对自己说,不听爷爷话的惩罚来了。

  一辆低调的黑色豪车在不太平整的土路上行驶着,速度慢得完全对不起它的性能。

  “翁叔,你慢点开,哥身体还没好,经不起颠簸。”

  殷乐第五次开口提醒,听得驾驶座上的翁西平满脸无奈。

  “小少爷,再慢车就该熄火了。”

  殷乐看一眼窗外后退得十分缓慢的景物,意识到自己又犯了傻,干巴巴笑了笑掩饰尴尬,透过后视镜看向独自坐在后座的殷炎,不自在地挪了挪屁股。

  本来他应该也跟着坐去后座的,但、但最近大哥太过沉默,带得他也变得奇怪起来,总觉得现在的大哥带着点“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气质,让他觉得随意靠近都是对大哥的一种冒犯。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车祸一场瘦了一大圈的大哥不仅性子变了许多,就连长相都看着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明明五官还是那个五官,但眼珠和头发的颜色却一天比一天黑,唇色也从最开始不健康的暗红,慢慢变成了一种惹人不自觉多看的偏淡色泽。

  也许是瘦了的缘故,五官看起来更立体了,皮肤也变好了,就连身高似乎都比以前稍微高了那么一点点。

  这哪里像是重伤初愈,倒像是出国去整了趟容。

  后视镜里本来一直看着车窗外的殷炎突然收回了视线,抬眼望了过来。

  兄弟俩通过后视镜对上了视线,殷乐一愣,忙收回了视线。

  “怎么了?”

  殷炎表情不动,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我现在是不是白得很难看,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苍白修长的手指落在脸上,骨节分明,明明是很养眼的一副画面,殷乐却突然觉得有些难过。

  “没有没有,大哥还是那么帅。”

  他用力摇头,觉得自己刚刚简直是魔障了,人瘦了五官当然会显得更立体,大病一场皮肤在医院捂白了,自然就衬得发色和瞳色更深了。

  天天吃营养餐,又被逼着整天躺在床上,这么休养着,皮肤不变好才奇怪。

  至于身高,以前大哥喜欢塌着背,所以不显个,现在因为医嘱时时挺直脊背,自然就看起来比以前高了。

  什么整容不整容的,自家的亲大哥,帅气是基因里带着的,整什么容。

  把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脑海,殷乐心里横着的距离感不知不觉消失,干脆转身扒住座椅,大大方方的又打量了一下自家大哥,美滋滋夸道:“还是妈妈眼光好,这新大衣穿起来真帅气,可比你以前买的那些夹克好看多了。”

  殷炎配合地拢了拢深色长款大衣的衣襟,没有说话。

  殷乐的视线随着他的动作落到他的手上,然后又挪了上来,定在他长长了许多的头发上,虽然觉得比起大哥以前特意弄的造型,现在这随意散下来的柔软黑发看起来更好看,但想起大哥的喜好,还是讨好说道:“哥,你头发是不是该剪了,等回了B市,咱们一起去剪头发怎么样?”

  “小少爷坐稳,要上坡了。”

  翁西平出声打断了兄弟俩的友好交流,殷炎没有应和殷乐的要求,只跟着嘱咐道:“坐好。”

  “哦。”

  殷乐应了一声,乖乖转回身坐好,还调整了一下安全带,乖得不像话。

  坡并不长,很快就平稳上去了,一条比之前更窄的土路出现在眼前。

  “直走。”

  殷炎开口,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

  殷乐觉得自己可能又魔障了,居然有种大哥现在很紧张的错觉,明明大哥还是一脸没表情,沉稳淡定得不像话的模样。

  土路有些曲折,越往里走树林越密,路面越窄。

  当路边出现一块树木断裂区域时,殷乐的视线定了过去,脸上的快活不见了,抿紧了唇。

  翁西平也侧头看了那边一眼,然后踩下油门,加快速度驶过了这片区域。

  道观已经近在眼前,殷炎看都没看事故现场一眼,视线始终落在前方,漆黑的眼瞳里倒映出道观的模样,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汽车在道观门侧停下,十分礼貌地没有挡门。

  殷乐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破的门和这么破的屋子,视线扫过院门上的老化缝隙和院内房舍简陋的瓦片屋顶,小心脏抖了抖,突然有些发虚。

  在他的脑补中,救了大哥的未来大嫂是一个带着朴实温暖气质的清秀姑娘,住处虽然简单,但屋前是花田,屋后是清泉,不沾凡俗事物,满身都是灵动自然的气息。

  他觉得只有这样的姑娘才配得上大哥,才能让被韩雅伤透了心的大哥迷途知返,一见倾心,明白爱的真谛是温暖和救赎,而不是虚伪的欺骗和无期限的绝望等待。

  “小少爷,脑补是病,得治。警察不是说过吗,救了大少爷的人是个住在道观里的年轻小伙子。还清泉和花田,平时少看偶像剧,多看书。”

  翁西平无情戳破殷乐的幻想,解开安全带下车。

  殷乐回神,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不自觉把脑补出的羞耻画面给说了出来,脸一红,忙回头看向后座想要解释,却发现后座已经空空如也,他家那车祸后变得特别沉稳的大哥早没了人影。

  嗯?人呢?车不是刚停下吗?

  他茫然侧身,然后在道观门口看到了自家大哥那帅得让人腿软的身影。

  观内。

  喻臻坐在陈旧的木桌前,紧了紧冰凉的手指,抿了抿完全没了知觉的嘴唇,垂目看向瓷碗里飘着热气的桃花粥,深吸口气,抬手,摸上了碗沿。

  没时间也没精力再去想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了,再这么冷下去,他怀疑自己会被活活冻死。

  叩叩叩。

  摸到碗沿的手指停下,他疑惑眨眼,摇了摇头。

  怎么有敲门声,又幻听了?

  叩,叩叩。

  桃花粥的香味飘了上来,被冻住的思维开始转动。

  他懵了几秒,终于意识到敲门声是从院门处传来的,不是幻觉,连忙起身,随手抓了抓自己晨起后没有打理过的头发,扯了扯身上臃肿的棉服,转身朝着观门快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