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以身养魂> 68.委屈

68.委屈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V章订阅比例不足50%的读者看最近三天的更新会是防盗内容。  碧绿色的丸子入口即化,一股浅淡药香和植物清香在口腔里化开, 喻臻反射性闭嘴, 把殷炎还没来得及撤走的手指抿在了唇间。

  两人齐齐一顿, 抬眼对视。

  噗通、噗通、噗通。

  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声在耳边疯狂鼓噪,喻臻哗一下后仰,抿紧唇瞪大眼看着殷炎,说不出话来。

  殷炎收回手, 表情依然平静,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甚至还有闲心整理了一下衣袖,后仰一点靠到沙发背上, 说道:“不用怕,只是最低阶的养心丸, 能静心凝神。”

  耳边鼓噪的心跳声迅速淡去了, 仿佛刚刚的一切只是他的错觉。

  喻臻抬手摸摸自己的胸口, 发现心脏并没有乱蹦乱跳的迹象,疑惑地按了按,紧绷的神经被养心丸的药效迅速化开,引走了注意力。

  “养心丸?”他放下手, 往殷炎身边凑了一点, 视线好奇地落在他手上,问道:“你从哪里拿出来的?是魔术吗?”

  殷炎再次抬起了手, 喻臻反射性后仰, 反应过来后尴尬僵住, 抬眼小心看一眼殷炎还是没有表情的脸,侧头低咳一声,默默把身体挪了回来。

  “你说,我、我刚刚就是比较惊讶,对,比较惊讶,没有要躲你的意思,真的。”

  教科书般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殷炎等他靠近后抬手弹了一下他的额头,然后把手掌摊开,翻转,让手背朝上,回道:“养心丸来自于我的芥子空间,芥子空间存在于我的识海,进出的钥匙是我们手上的戒指。”

  喻臻被他仿佛大人教训小孩一般的敲额头动作弄得愣了愣,然后艰难消化了一下他的话,直接傻了。

  “我们手上的戒指?我们?”

  他伸出戴着戒指的手,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突然觉得手上的戒指在一阵一阵发烫。

  “你我命运相连,又皆为残魂,想重启我的识海,只能采用契约信物这种办法。”

  殷炎握住他的手,掌心发烫,似有力量流转:“你两次碰鬼,积攒的力量终于足够开启我的识海,但芥子空间特殊,以你目前的魂体强度,还无法顺利开启使用,所以暂时只能如此。”

  微烫的感觉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心里一丝奇怪的牵引感。

  殷炎挪开手,然后“噗”一声,一只只有巴掌大的白色毛茸茸小动物出现在了喻臻掌心。

  喻臻唰一下瞪大眼,摊开的手掌直接僵住了。

  “这是芥子空间的界灵,若我不在你身边,你有要求可以唤它。”

  殷炎解释,手指在蜷缩成一团的小动物头顶轻点,之后收回手,靠回了沙发椅背。

  轻点过后,动物本来蜷缩成一团的身体动了动,小爪子在喻臻掌心踩了踩,然后舒展开身体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站起身仰头看喻臻,张嘴:“喵~”

  喻臻提着的一口气哗一下松下,看着哪怕舒展开身体也只有他手掌大的小猫,疑惑问道:“猫?”还是只小到不能再小的奶猫。

  “只是幻化成了家猫的模样,它本体是一座塔,名为虚无。”

  虚无。

  喻臻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中性霸气的名字,又看了看手里虎头虎脑长相十分呆萌可爱的白色奶猫,实在无法昧着良心喊这个名字,压抑不住心中对萌物的喜爱,轻轻揉了揉它的脑袋,看着它乌溜溜的眼瞳,放轻声音问道:“那我以后叫你小无吧,你同意吗?”

  沉睡多年的虚无因为主人实力大损,魂魄残缺,所以也退化成了最初懵懂的模样,闻言歪了歪头,又踩了踩他的掌心,低头嗅了嗅他的味道,十分温顺乖巧地蹲坐了下来,轻轻甩了甩尾巴:“喵~”

  “那我当你是同意了。”

  喻臻难得露出了一个十分明显的开心笑容,刚准备把它抱到怀里,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敲响,然后手里一轻,戒指一烫,掌心的奶猫消失了。

  殷炎适时握住他落空的手,轻轻一捏把他即将出口的低呼阻了回去,对着房门说道:“请进。”

  有人脉好办事,只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殷炎就从一穷二白的残魂,变成了超级有钱的残魂。

  确认过转账信息后,殷炎带着喻臻在珠宝店负责人的恭送下出了珠宝店,直接去了四楼男装,选了一家风格简约的店铺进入。

  “你要买衣服?”

  喻臻勉强稳住了自己的语气,催眠自己没看到那些衣服吊牌上可怕的价格,一脸“淡定”地询问。

  “嗯。”

  殷炎点头,视线扫过货架,指了指其中一件白色毛衣,对安静候在礼貌距离之外的导购员说道:“这件,他的码,谢谢。”

  “稍等。”导购员立刻上前,视线没有太过冒失的直视客人,所以没有发现喻臻突然瞪大的眼。

  殷炎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适时回头用眼神阻了喻臻即将出口的拒绝,理所当然说道:“你的衣服全部被埋在了废墟下,需要买新的。”

  “可也不用买这……”

  “用。”殷炎打断他的话,又随手指了一件素色衬衣让导购拿码,然后走到喻臻身边,放低声音说道:“殷家在B市的生意做得很大,现在我是殷炎,你是殷炎的伴侣,我们穿的不是衣服,而是殷家的面子。”

  “……”

  喻臻想起仇飞倩一出手就是以万为单位的见面礼,拒绝的话咽了下去,在导购拿着衣服回来时主动伸手,接过衣服进了更衣室。

  衬衣、毛衣、羊绒外套、长裤、鞋子、腰带……旧衣一件一件脱下,合身的新衣一件一件上身,喻臻就像是被洗去了面上尘埃的珍珠,终于露出了本来的璀璨华光。

  没了那些偏大老气臃肿的棉服遮挡,他的身形终于清晰了起来。

  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比例很好却稍显单薄的身体,修长的四肢,漂亮的肩颈线条,弧度优美的脖颈……这些之前被臃肿棉服遮挡的细节全部露了出来,当他微微侧身时,从下颚顺着脖颈延伸到肩部身体的线条完美得让人忍不住想抱过去。

  但殷炎却后退了一步,还是一大步。

  刚好侧头看到这一幕的喻臻:“……”

  他不自在地动了动脖子,不再看镜中的自己。

  失去了棉服竖领的保护,他总觉得半露在外面的脖颈有些凉飕飕的,恨不得把衬衣衣领再往上拉一拉。

  “很奇怪吗?”他看向殷炎小声询问,伸手扯了扯外套的袖口。

  殷炎回神,虽然没人发现他刚刚失神了。

  他没有回答喻臻的话,而是侧头看向安静候在一边的导购,说道:“这些全要了,再帮我拿条围巾过来,要柔软一点的。”

  导购点头,转身去挑围巾,喻臻则忍不住朝殷炎靠近,然后殷炎又后退了一步。

  “……我身上有病菌吗?”喻臻停步,麻木询问。

  殷炎把定在他脖颈处的视线挪到他脸上,然后又挪到他头上,答非所问:“还差一点。”

  喻臻沉默以对,无声释放着郁闷生气的信号。

  导购拿着围巾回来了,驼色,羊毛材质,很软,也很厚实。

  殷炎接过围巾,终于舍得靠近,上前把围巾朝着他兜头围了过去,直把他的脖颈和大半张脸全部捂进去了才停手,然后轻轻拍了拍他的头,转身随着导购去结账了。

  心中短暂的升起一股微痒酥麻的感觉,但喻臻却没空注意这些,此时他的注意力全在铺天盖地围过来的围巾上,手忙脚乱的想把自己的鼻子从围巾的包围下解救出来。

  等他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时,那个刚刚惹他生气的始作俑者已经跑了,心中那丝酥麻的感觉也消失了。

  “总是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他拧眉小声嘀咕,意识到自己是在抱怨之后愣了一下,摸了摸脖子上软乎乎的围巾,低头,重新把大半张脸埋了进去。

  买完衣服,殷炎保持着和喻臻两步远的礼貌距离,把人带进去了下一层的某间高档理发店。

  “修一修他缺掉的刘海。”

  殷炎对发型师说完就走到一边的休息沙发上坐了下来,随手拿去一本杂志开始翻。

  喻臻侧头看一眼他此时平静得近乎冷漠的侧脸,闷着一张脸坐到椅子上,脑子一热,对发型师说道:“我要剃光头。”

  “佛修才需要剃光头。”殷炎头也不抬,平静开口:“殷家人不喜欢光头,我也是。”

  “……”

  更想剃了怎么办!

  喻臻看一眼表情茫然的发型师,把突然升起的小任性咽回去,贴心说道:“那就……剃个板寸吧,你自由发挥。”

  发型师闻言沉默,来回看看两人,果断把十分侮辱他审美和技术的“板寸”二字扫出大脑,选择性听进了“自由发挥”这四个字。

  他矜持微笑,观察了一下喻臻的五官,眼睛一亮,心中有了注意。

  一番修修剪剪吹吹烫烫,足足两个小时过后,喻臻终于被工作起来十分强势霸道的发型师从椅子上放了起来。

  镜子里的他仍是一头黑发,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卷,也没有乱染颜色,头发看起来比以前清爽蓬松了一些,一副很好摸很好揉的样子。

  刘海被彻底修过,露出了额头,鬓边的头发也被修掉了,头发整体短了一大截,突出了脸部五官,特别是眉眼。

  总之,很好看,让人眼前一亮的好看,却不会很刻意,显得十分自然日常。

  “辛苦了,多谢。”

  殷炎不知何时放下杂志站在了他身后,手一抬就盖住了他刚做好的发型,然后取出他之前摘下的围巾,再次兜头罩了过去,把他露出来的好看五官全部围了进去。

  视线被围巾全部挡住的喻臻:“……”

  他的脸有那么见不得人吗?心里又开始痒痒的,大概是想打人。

  喻臻脸上恢复了一些血色,四肢也开始回温。

  抵抗冷意似乎耗尽了他的精神,在药效的余韵和身周温暖的安抚下,他不知不觉歪着头睡着了,抱着殷炎的手臂滑落,搭在了殷炎身侧。

  殷炎察觉到后稍微挪开了盯着他看的视线,空出一只手把他的手塞到毛毯里,然后调整了一下姿势,好让他睡得舒服一些。

  机舱里并不安静,殷炎却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了,耳边只有喻臻浅浅的呼吸声,视线忍不住又落回了他脸上。

  喻臻的睫毛很密很长,眼尾微微上挑,明明是偏妩媚的眼型,却因为主人清正和善的眼神而从没被人发现注意过。

  但这些都只是暂时的,等喻臻褪去青涩,挣脱失魂所带来的胆小黯淡,这双眼睛会美得让所有人都忍不住驻足。

  我的。

  殷炎低头,悬停在那双眼睛上方,眼里的平静一层层化开,手臂慢慢收紧。

  喻臻这一觉睡得很香,只除了梦里也不知道是谁一直在他耳边打鼓,“咚咚咚”的声音虽然很有规律不太闹人,但却让他在梦里也被带得热血沸腾起来,醒来只觉得像是跑完了一场马拉松般,浑身上下软绵绵的没力气。

  飞机准点抵达B市,下飞机后仇飞倩拉着殷炎去取行李,翁西平去联系过来接他们的车,殷禾祥则去了洗手间,于是原地只剩下了精神好得出奇的殷乐和一副没睡醒表情的喻臻。

  “喻哥你太强了,居然一路睡了回来,看这脸上睡出的引子。”殷乐指着喻臻侧脸压出的折痕,像是看到了什么稀奇的宝贝一样,傻呵呵直乐。

  喻臻闻言忙抬手去摸脸,果然摸到了一条压根,猜测是在殷炎身上压出来的,不好意思地搓了搓,刚准备说话,一道只听过一次却让人记忆深刻的轻柔女声突然在身后响起。

  “你、你好,能聊聊吗?”

  喻臻一愣,侧身回头,就见之前在飞机上对着殷炎哭的女人站在身后,正一脸欲言又止的看着自己。

  他艰难回想了一下殷家人对她的称呼,礼貌点头回道:“韩小姐,你好。”

  “你知道我?”

  韩雅听完他的招呼却表情一怔,然后神情越发局促了,还带上了一点愧疚,突然朝他鞠了一躬,说道:“很抱歉辜负了炎的心意,这些年炎为我吃了很多苦,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仓促的和你在一起,但既然这是他的选择,那……希望你能对他好一点,我……替我向炎转告一声,对不起!”

  喻臻艰难转动刚睡醒的脑子消化了一下她的话,鉴于完全搞不清楚情况,所以只捡着自己知道的事情客气解释道:“其实我不知道你,所以你说的这些……呃,那个韩小姐,殷炎以前是喜欢你吗?车祸时,被他护在身下的人是你?”

  旁边的殷乐从见到韩雅出现时就觉得要大事不妙了,闻言忙跨上前一步把喻臻挡在身后,凶神恶煞地看着韩雅,生气说道:“你有完没完,我哥都结婚了!结婚了!是有夫之夫你懂吗?快走,别来烦喻哥!”

  韩雅眼里一秒含泪,后退一步低头说道:“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小乐你别生气,炎以前是喜欢过我,也确实是我害他出的车祸,我只是想来道歉……”

  “行了!你别说了,快滚!”

  殷乐最受不了的就是她这一副不跟人正面刚,一理亏就哭、就疯狂示弱的模样!外人看了还以为他殷家人合伙欺负一个女孩子呢!

  而且每次!是每次!每次这个韩雅在示弱之余都要说点让人膈应的话,他大哥好不容易拐了喻哥回来,现在韩雅在这一通说,万一喻哥听了多想,把喻哥气走了怎么办!

  这都多少次了,每次只要大哥醒悟一点,日子好一点,或者稍微听劝了一点,这韩雅就冒出来搞事,这么多年了,有时候他甚至想这韩雅干脆死了算了,死了家里的日子就能好过了。

  殷乐凶恶瞪着的眼眶不知何时红了,喉结滚动着,整个人像只绷到了极致的小公鸡,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发泄心里的情绪,反而露出了一副要被气哭的样子。

  喻臻没想到他会突然爆发,忙上前按住他的肩膀,绕过去挡住他瞪着韩雅的视线,伸臂抱住他拍了拍,然后退开身揉了揉他的脸,把他紧绷的表情揉下去,安抚说道:“别急,我来和她说,都是小事,她来道歉,咱们接受就是了,别气。”

  凶恶被揉散,殷乐看着喻臻拢着眉笨拙安慰自己的模样,心里一酸,声音低下来,带着哭腔唤了一声:“喻哥……你别走,我哥是真的喜欢你,你别抛弃我哥……”

  “我不走,以后殷炎在哪我在哪,不气,我在呢。”

  喻臻从殷家人的反应里多少猜出了韩雅都做了些什么孽,想起车祸那晚满眼的血色和渐渐失去温度的身体,心里对韩雅的客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出于人性的不赞同和不喜欢。

  他转身,把殷乐挡在身后,微微皱着眉,板着脸看着韩雅,郑重说道:“韩小姐,如果你是真心过来道歉的,那我代表殷家表示不接受,如果不是,那我只能告诉你,曾经喜欢你的那个殷炎已经不在了,请不要再消费过去殷炎曾经送到你手上的真心。”

  韩雅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一时间有些傻,嘴巴张了张,没说出话来,余光扫过周围看热闹的人,眼泪眼看着就要流出来。

  “大哥!”殷乐突然提高声音喊了一嗓子。

  大家的注意力立刻被引了过去。

  十几米外,殷炎正端着一杯热咖啡往这边走,身边没看到仇飞倩。

  听到殷乐的呼唤,他加快速度走过来,靠近后先把咖啡塞到喻臻手里,然后边往周围看边问道:“怎么了?你们……”

  喻臻没有回答,突然抬臂搂住他的脖子不让他往韩雅那边看,仰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侧头看向韩雅,示意了一下手上的戒指,说道:“不要再来纠缠我的爱人和他的家人,我不喜欢。”

  说完扯了扯殷炎的胳膊,转身说道:“走吧,妈妈呢,你不是帮她拿行李去了吗?”

  殷炎没动,低头看着他,突然抬手用力揉了一下他的头发,然后转身大步朝着韩雅的方向走去。

  喻臻:“???”

  “炎……”韩雅颤抖着唤了一声,脸上露出一个似哭似笑的激动表情,往上前迎了一步。

  唰。

  殷炎擦过她身侧,仿佛路过一团空气般直接路过她,走到仇飞倩身边接过装行李的推车,帮忙推行李。

  “给小臻的咖啡买好了?”仇飞倩询问。

  殷炎点头。

  “就你知道疼人。”仇飞倩笑着斜他一眼,视线扫过苍白着脸愣在原地的韩雅,嘴角微勾露出一个冷笑,凉凉说道:“这有些人啊,永远是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也不怕胃口太大,把自己撑死。”

  母子俩再次仿佛路过空气一般路过韩雅,和等在原地的喻臻汇合,一起朝着机场门口走去。

  韩雅余光看到周围看热闹的人,只觉得脸上像被扇了一耳光般火辣辣的疼,视线落在走远的殷炎身上,眼里冒出些不甘的情绪。

  回去的时候,殷炎和喻臻又单独坐了一辆车,殷乐本来想挤上去,被仇飞倩强势拽走了。